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 乱七八糟的局面6:冰稚邪vs鲁绮卡4

作品:龙零2328   作者:唐尸叁摆首   更新:2022-07-27 08:05:51   阅读:100.00%

    鲁绮卡虽然被恋魔神打中,但受伤不重,身上名为‘骸骨炼狱’的高阶绸袍在受到外在攻击时能在绸袍表层自生一层膜状护盾,能与风、火、雷、土四系元素产生共鸣,大幅加强这四系元素魔法的活跃度,使他用更少魔力就能调动起四元素的积极性。

    此外在绸袍之下,他还披着守心绶带,此绶带不但能以魔法护住心脏区域,更能坚守意志,让外部的精神影响难以入侵。

    鲁绮卡很快从恋魔神的冰柱前躲开,操控阿修罗四臂将冰柱打得粉碎。冰稚邪、月光龙在不同方位同时进攻,冰稚邪飞临更高处一手托天,一手指地,吸取空气中散发的寒气,并引导黑暗力量:“暗雪魔界·暗冰天袭!”此为暗魔界·黑暗天袭的变招,纳暗与冰双元素特性,托天之手引导两种元素汇集自身,指地之手将魔法力量倾泄而下。

    银色月光龙在同一时刻散发出巨大的暗能,黑暗力量弥散空中,为主人提供暗之力的支持。它冲天展翅在黑暗中,散发出皎月辉光,如同皓影空月,映出黑暗魔轮,随后降下一道几十长的暗裁之剑,速度比之魔法闪电丝毫不慢。

    “这小子果然正在学着将多种元素混合使用,先前使用封极盾的时候,冰面发暗看来不是错觉巧合。”鲁绮卡眼神深凝,召宝、施法动作神敏,阿修罗结卍字不破印硬接暗裁之剑,左手推出一个十几米直径,夹杂着沙与火的光圈,将暗冰天袭直接吸收化解,并以此股力量再塑魔法反击:“颚流星尘。”不过巨大的暗裁之剑穿透的余威也让鲁绮卡为之一震。

    光圈散做数百飞星,飞出奇妙的弧度在冰稚邪身边绽放出一片片橙红色的熔岩。冰稚邪应招接招,震吸半空数公里气流,强提魔力:“暗冰封·静寂之夜!”

    喷放的熔岩从四面八方向冰稚邪压缩,而聚风加压形成的冰寒向外扩散,散开的橙红熔岩离他还有十几米距离被慢慢冻结凝固成黑色的岩石,紧接着被强风吹蚀,迅速风化。

    然而鲁绮卡的守护巨脉狱瘤虫早已等待此刻,它释放自己的魔法力量,在风化未完之际,再次引爆凝固在空气中如磨盘状的黑色岩石,上百块黑石爆裂喷溅出更炽热的岩浆,眨眼就要将冰稚邪融化其中。

    冰稚邪猛吸一口气,超级的魔压将爆来的碎块、岩浆全部凝束空中,再将这团魔压猛然搅动,强行冻凝成冰雪,引发大雪崩再向鲁绮卡还击。

    这种你来我往的魔法化解与对攻短时间过了数十招,若不是有远处的苍夜之战,每一招都显得声势浩大,特别是在冰稚邪施法师尤为明显。

    观战者越退越开,他们反而因鲁绮卡与冰稚邪的交战变得安全多了。

    众人一方面为两人复杂的交手目眩神迷,用什么元素什么魔法,去化解对方的元素,降低对方的魔法威力。这里面不单单考验着彼此的战斗经验,更考验双方魔法的熟炼度以及魔法的广度。每一招的应变都在间不容发之间,稍加犹豫就是受伤的命运。

    观战许久,翼龙有些不解了:“为什么西莱斯特每次出招搞的动静那么大,那么夸张,动不动就将魔力扩散几公里,他在臭显摆什么?”

    犀牛听了想说什么,但没说出来。倒是薛西斯听了这话,说道:“那是因为他擅长的冰与暗两种元素,在现在的环境中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他不得已只能扩大魔力的控制范围来调动更多元素。就像刚开始,他将魔力满布空中,才凝结成一层薄薄的冰。”

    翼龙恍然:“原来如此,我竟忽略了这点。”他惊讶道:“那岂不是说他现在每一招魔法的消耗都非常巨大?”

    “不错,他的魔力消耗量更在老团长之上。”奎尔萨拉觉得自己这么说还是有点保守了。

    翼龙更不解了:“他这是什么打法?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不开启领域?在领域内至少对同系元素的操控不需要经过魔力导引。难道他认为自己不开领域就能和老团长一战?还是他最近开启过领域了,无法再启?”

    众人无法回答,只能静观。

    薛西斯发现大苏拉阿塔和加兰又打起来了,风翼侠·凯恩在一旁助战。他瞟了一眼脱不开身的冰稚邪,笑了一笑悄悄从众人中间退去。

    另一旁,同样在观战的邪鬼看出了什么,阴阴的笑了起来:“辛格这老头钻进了自己的圈套,这一战怕是不会很快结束。”

    旁边的沙盗们不解,有人问道:“邪鬼老大,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邪鬼指着天空:“你们看,到现在他们谁也没有开启领域。”

    “是啊,那又怎么样?”

    邪鬼说:“你知道,辛格对西莱斯特的优势在哪儿?”

    “这……”有人想了想,说:“在他多了好几十年的经验,丰富的魔法知识,深厚的魔力,还有……”

    “还有大魔导士的领域要强于魔导士。”邪鬼补充了一句。

    “是啊。辛格强过西莱斯特的地方应该有很多,分散了一条一条细说都说不完。”

    邪鬼说:“不用说那么细,辛格最大的优势是他领域的完整度和魔法的技巧熟练度,后一点从他们两人现在的交战可以看出来,辛格面对西莱斯特的反击几乎全是用最优解的魔法化解,而西莱斯特面对他的进攻,只能做到部份化解,更多的时候是强行用力量破除。”

    “这对西莱斯特不是好事。”

    邪鬼说:“但你们要算到西莱斯特比辛格年轻,辛格不算太老,但也有60多了,体力绝对比不过年轻的西莱斯特,至于魔力……哼。”

    沙盗讶异道:“听您的意思,西莱斯特的魔力在辛格之上?这不可能吧?魔法师的魔力是越久越深,辛格比他大好几十岁,魔力深厚程度应该比西莱斯特强很多,没道理反过来呀。”

    邪鬼微微摇头:“我不知道,但从那小子现在的战斗表现上来看,他守多攻少,以反击为主,似乎自信魔力更强过辛格。”

    沙盗们一时愣住了,觉得这太匪疑所思。

    邪鬼说:“如果事实如此,这意味着什么你们知道吗?这意味着西莱斯特的体力和魔力都强过辛格,别看现在辛格占据上风,长时间消耗下去,攻守之势必会逆转。这大概就是他不开领域的原因。”

    沙盗们顿时明白了,拍手:“原来如此。辛格是大魔导士成名已久,对战一个七阶的魔导士,还是一个青年小子,他要先开了领域那就真让人取笑了。”

    邪鬼笑着点头:“别说辛格这么在乎自己声名颜面的人,换成任何一个大魔导士交战一名年轻酗,都没有先开领域的道理,何况还有这么多外人看着,他更拉不下这张脸。”

    沙盗们也笑了:“除非他一开战就开启领域,那样还好看些。不过反过来想,除非生死忧关的八阶之战,或者是战场上,否则也没有哪个魔导士会随意开启最重要的力量。这么看来,只要西莱斯特硬撑着不开领域,辛格也只能含着这颗苦果战斗了。那样就变成了辛格用自己的弱点对战对方的优势了。只要不开领域,就能换到这大的好处,这招隐忍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呀。”最后这句‘划算’显然是站在西莱斯特立场上说的。

    ……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