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 打了再说

作品:妙手神农3366   作者:夜猛   更新:2021-11-25 18:41:16   阅读:99.40%

    就这件事的性质来说,此刻是他们占据了上风,所以只要郝建树保持沉默不语,那就可以保茁建树没事,就算是这个村民挨了打,后续郝建树还是有办法帮他找回场子的,可是这个村民将郝建树出卖掉的那一刻,矛盾开始转移到了郝建树身上,就如同余飞刚刚所说,他要是弄死了郝建树,就根本没有人可以帮这个村民主持公道了。

    而且现在郝建树是背后策划者这件事被公之于众,那余飞就有更充分的理由来收拾郝建树了。

    “郝支书,你这个人可真的是记吃不记打,我上次已经警告过你了,没想到你还敢在背后玩手段,现在你打算和我怎么解释这件事?”

    余飞咬了咬牙,对郝建书问道。

    郝建树此刻内心感觉自己日了狗,特别后悔,找了这么愚蠢的一个人合作,明明是必胜之举,现在开始被动了起来。

    可是事实已经至此,郝建树想给别人解释也没有任何作用了,因为解释再多都是白说,这位闹事的村民所讲显然就是事实,傻子都不会信他能够想到的那些狡辩。

    但是幸好现在从法律上来说,他们还占据上风,是余飞首先动手打了人。

    “刘传文,虽然说这件事背后有我帮忙出谋划策,但是你们的别墅建起来的确会影响人家,地里植物的阳光会给别人造成损失,这件事你们给予一定的赔偿,从法律上来说也是合情合理,但是你现在首先动了手,那这些事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你要是真的再对我动手,那就是殴打国家干部,性质就会更不一样了,你最好是想好了再说。”

    郝建树没办法,便只能据理力争,又搬出来自己现在的身份,希望可以将余飞给吓唬住。

    “你觉得老子今天回来是和你们讲理来了吗?”

    余飞冷笑一声,要是放在平时,遇到这样的问题,他还会感觉为难一点,想要循规蹈矩的处理这件事,但是今天不一样,他已经连续好几天因为失去丁桃桃而没有休息,整个人的情绪就仿佛随时要爆炸的火药桶,他不想和任何人讲道理。

    余飞一句话就将郝建书给问住了,因为余飞这会儿就不是和他们讲道理来了,遇到一个不讲理的人,你要通过讲理和别人解决一件问题,那真的是天方夜谭。

    郝建树感觉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以前所使用的那些手段在余飞的面前,全都似乎失去了作用。

    就在他打算再次开口的时候,却看到余飞一步步向他走了过来。

    “你要干嘛?我给你说打人可是犯法的!”

    郝建树慌了,余飞显然不是过来和他讲话来了,他害怕的一边后退一边说道。

    可惜他这话对余飞没有任何的威慑,余飞猛然加速,两个箭步就冲到了他的面前,左手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举了起来,他的双手下意识的捏住了余飞的左手手臂。

    可余飞的右手再次扬起,又是从天而降的一巴掌。

    郝建树被一巴掌打的直接陷入了眩晕之中,双手软软的垂了下去。

    可是因为被余飞抓着衣领举在空中,所以没有如同刚刚闹事那个村民一般摔倒。

    所以余飞反手又是一巴掌。

    顿时在郝建树的脸上出现了一左一右两个对称的巴掌印。

    不过这还没结束,余飞直接一脚将郝建树又给踹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几米之外。

    郝建树这次是真的被打晕了过去,躺在

    地上宛如死猪一般。

    闹事的村民惊恐的看向了余飞,他没想到余飞真的动手了,他的靠山已经被余飞打晕过去了。

    “哥,我错了!我不要赔偿了,你让我走行不行?只要你别打我,咱们什么都好说,我给你赔钱都行!”

    闹事的村民终于怂了,也知道了自己这样的渣渣,在人家大人物之间斗法的时候就不应该加入进来,所谓神仙打架殃及池鱼,此刻他觉得他自己那一巴掌挨就挨了,也不敢找余飞索要赔偿,甚至所谓的阳光补偿费他也不要了,只求可以健健康康的离开这里。

    “为什么不要了?我们的别墅肯定会挡住你家地里的阳光,你继续要啊,不要害怕,对了我还打了你一巴掌,这一巴掌你可以向我索要不少钱的,比如精神损失费、营养费、误工费、陪护费、医药费等等。”

    余飞开始苦口婆心的告诉这个闹事的村民,他坚持到底可以获得哪些好处?

    可是闹事的村民听到这话并没有一点开心,反而更加害怕了,余飞显然说的都是反话,要是余飞打算给他钱,根本就不可能说这些。

    “挡住就挡住了,影响不会太大,又不是彻底挡住了,虽然中午可能照不到太阳,早上和下午还是可以的,对我家地里的产量影响其实很小,而且我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都是乡里乡亲的,我受到郝建树的蛊惑前来闹事,是我的不对,咱们应该互相保持团结友爱,所以我这一巴掌是我活该!”

    闹事的村民是彻底怕了,自己开始给自己找台阶下,反正就是只要余飞不揍他,干什么都行。

    “不得不说,你比郝建树这个人要识时务的多了,这个时候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我想打你连理由都找不到了,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了错误,那么就赶紧给我滚,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余飞十分无奈,感觉还没打够,这货竟然已经认怂了,既然如此,他也只能放这个人离开了,毕竟郝建树才是幕后指使者,这人就是一个可怜的棋子而已,那一巴掌都已经足够他铭记终生了。

    闹事的村民听到余飞放过他了,急忙捂着脸转身就跑。

    现场就剩下了还没有醒过来的郝建树。

    刘传志急忙跑过去查看了一下郝建树的伤势,不过也看不出什么,郝建树被打晕了过去,脸上只有两个清晰的巴掌印,嘴角有血迹流了出来,估计这是里面的牙齿被打掉了,但是他晕了过去牙齿还没有吐出来。

    刘传志急忙走了回来,挡在了余飞和郝建树的中间。

    “传文,我看差不多就可以了,你再打可能就要出事了。”

    刘传志急忙对余飞说道,生怕余飞冲动之下真的将郝建树给打出个好歹来。

    那些工人也急忙走了过来一起劝解余飞,在他们看来,余飞这个人和他们老板关系很好,所以也都算是自己人,劝一劝余飞也是为了余飞好。

    就在大伙儿七嘴八舌的劝解余飞不要再动手的时候,突然村口有警笛声响,几辆警车向村内行驶了进来。

    警笛声距离这边越来越近,那些工人和刘传志顿时都紧张了起来,还以为这是谁报了警,警察赶来抓余飞来了。

    而在警笛声响起的时候,躺在地上看起来昏迷不醒的郝建树噌的一下就爬了起来,其实他刚刚已经醒来了,但是又害怕自己爬起来被余飞再打一顿,所以干脆躺在地上,假装自己还在昏迷之中,现在听到了警笛声,感觉腰杆

    硬了,立马站了起来。

    他刚刚站起来,一辆警车便行使过来,停在了工地的边上,几名警察走了下来。

    “刘传文,我给你说你完了!今天你打了我,等你被判刑关进去,我弄死你哥哥和你嫂……”

    郝建树十分得意的指着余飞大声说道,那几名警察已经向这边走了过来了,在他看来,余飞胆子再大,总不敢当着几名警察的面对他动手吧。

    可是在他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所有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因为余飞竟然猛的就冲向了郝建树,没有任何征兆,刘传志都没有来得及阻拦,余飞便冲到了郝建树的面前。

    啪!

    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之下,余飞一巴掌将刚刚站起来的郝建树又给扇的趴在了地上。

    郝建树是真的被打蒙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余飞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动手。

    刘传志等人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急忙一窝蜂的冲了上来,将余飞给拉住,毕竟警察叔叔已经正在往这边走了,当着警察叔叔的面打人,这是不是太给人家不给面子了。

    这么多人阻拦,余飞也没有挣扎,毕竟他力气太大,害怕一不小心伤到了这些关心自己的人,便停下了手,不过刚刚这一巴掌是真的解气,专治郝建树这种小人,以为来了靠山,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余飞这一巴掌就让他明白了,你面对那些真正想打你的人,无论你背后有什么靠山,除非你的靠山可以当场拦住,不然该挨的打,一巴掌都少不了。

    郝建树脑袋晕乎乎的,爬起来的时候满嘴都是鲜血,嘴里还吐出来了好几颗白森森的牙齿。

    “你们看,你们看!他当着你们的面就敢打我,你们快把他抓起来!”

    郝建树指着余飞大声的叫喊着,这话当然是对那几位穿着警服的警察所说。

    可是几位警察全都面无表情的走到了郝建树边上,什么话也没说,有一人竟然拿出来的手铐迅速将郝建树的两只手给铐在了背后。

    “干什么呀?你们不是应该来抓他来了吗?为什么把手铐铐在了我的手上?”

    郝建树惊恐万分,对几位警察说道。

    “我们是反贪局的,你涉嫌敲诈勒索,收受巨额贿赂,我们现在要带你前去接受调查,治安管理的事情……不归我们管!”

    给郝建树戴上手铐的那位穿着警服的人冷冷的对郝建树说道。

    他们这段时间全都在调查余飞送给他们的那些证据,今天终于准备充分,所以前来抓捕郝建树来了。

    他们要是想管,其实完全现在也可以给余飞顺便也带个手铐,但是他们想到郝建树为非作歹,对村民做的那些事情,所以故意想要无视这一件事,就只执行他们今天前来的事情。

    郝建树懵了,他是真的懵了,他之前还以为这些警察是有其他人报了警才来抓余飞的,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反贪局的人,竟然是抓捕他来了。

    而且郝建树并不懂人家这些人的内部职责分配,人家这些人说他们管不了余飞,郝建树,也只能相信这些话。

    此刻他最害怕的当然是这些人反贪局这个身份。郝建树这些年是真的没少为非作歹,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被抓的一天,提前也没有接受到任何的风声,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举报了他,或者是自己什么时候引起了组织的注意,反正今天看起来他好像完蛋了,比余飞要率先完蛋。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