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章 奇峰急转

作品:官场先锋2017   作者:岑寨散人   更新:2021-04-08 13:06:05   阅读:96.29%

    听到这个突兀消息,白钰还没从提拔正处职的喜悦中走出来,但以龙忠峻的人脉和渠道肯定不会错,以龙忠峻的为人也不可能在此节骨眼上以这种方式泼冷水,赶紧问道:

    “您听到什么了?为何必须到省里?”

    龙忠峻道:“关于你的提拔问题,成书计一直以种种理由卡着不肯上会——提拔太快不利于年轻干部长成等商砀摘帽再给予奖励你与庄骥东之间不好平衡等等……”

    “庄骥东也提了正处级!”

    “就是平衡的结果,”龙忠峻道,“几经沟通未果,本来付寿静已做好推迟一年再说的准备,不料昨天成书计主动提出讨论人事议题还把你放到第一个,让常委们非常费解!之前就有个不确切的消息,说成书计不知透过什么路子跟省**吴通攀上关系,前阵子有人亲眼看到吴通周六过来,在成书计陪同下不知去了哪个地方,有说有笑互动非常亲切自然……”

    咦,作为沿海系的吴通应该知道程庚明即使在黄海系内部已经声名狼藉了吧,怎会自降身份与他搅到一块儿?

    白钰念如电转,问道:“您怀疑他跟吴通串通好了要给我穿小鞋?那样的话,还不如继续把我压在副处级?”

    龙忠峻解释道:“一般来说省组织部不会直接插手副处及以下干部调动,但官至正处就会被纳入异地交流岗位交流范畴,随便被扔到哪儿都有冠冕堂皇的说法,反正组织部门说了算!”

    “好,我知道了,谢谢龙主任提醒!”

    白钰意识到问题的严峻性,匆匆挂断电话后沿着人行道边走边琢磨,半小时后先发短信给贾复恩,这是明确可以给自己的帮助的省领导,关键时刻起码要打听到准确消息。

    几分钟后贾复恩仅回道:知道了。

    直到晚上都没消息,忐忑不安之下不得不与白翎联系,白翎也判断程庚明反常的背后必定要作妖!

    因为只要白钰在商砀守着,宥发集团违法乱纪弄的庞大野生保护资源就没法运出去,令程庚明恨得牙痒痒。

    然而前两次失败教训太惨痛了,事不过三,嚣张如程庚明也不敢冒险直接对方晟下手,因此宁可火线提拔,把烫手山芋扔给至今没摸透白钰深浅的吴通。

    退一步说,以白翎和白家如今的处境,吴通纵使知道白钰身世但自恃有沿海系撑腰,也不会畏缩不前。

    白翎沉重地说眼下暂时只能等贾复恩的消息,而何超既然已站到于煜那边就大概率不会帮白家,雪上加霜的是,去年军部对各省警备区首长做了调整,通榆换了位从沿海发达省份过来的,原来的想法是为王益峰保驾护航……

    白钰问道,能不能厚着脸皮再请居思危帮忙?

    白翎说碰到沿海系的人居思危也没辙,除非寻到钟级别部路子或许吴通能松口,但必须是级别很高的领导,呃,樊红雨……

    不可能!白钰道。

    白翎叹道我也知道不现实……思路要广啊,所有可能性都得过滤一遍……实在不行我厚起脸皮找范晓灵,她跟沿海系也说得上话。

    白钰烦恼地说问题是情况不明啊,或许省组织部根本没动静,费尽心事找到吴通人家还一头雾水呢。

    嗯,那就等等,要沉得住气。白翎无奈地说。

    心神不定等到晚上十一点多钟,贾复恩终于来了电话,简洁地说:

    “明天下午四点到会务中心709室,到时有人接洽。”

    贾复恩要面谈,可见不是小事!

    白钰的心悬得老高,辗转反侧到凌晨一点多才睡着。

    贾复恩所说的会务中心是指离省府大院不远的五星级希尔顿大酒店,因为装修考究设备先进且大中小各类会议室齐全,成为申委省正府的指定会务酒店。

    慎重起见,白钰下午三点半就来到酒店会务中心,这才发现706大会议室正在举行全省**系统的专题大会,透过门缝隐约看到贾复恩坐在主席台中间。

    这样的话709室应该是贾复恩会议期间休息之用,很多领导也有休息期间个别谈话的习惯。

    门虚掩着,轻轻敲了两下里面有位眉清目秀的女警员迎出来,带着笑意询问姓名和工作单位,确认后请他坐下并端来茶和水果,然后轻盈地退出去。

    四点整,贾复恩准时推门进来。

    白钰连忙站起身相迎,贾复恩拍拍他,与他并肩坐到长沙发上,然后低声说:

    “昨天了解过了,最近省组织部那边是有一批异地交流干部,目前具体名单还没出来,好像起步都是正处级,与你的判断一致。”

    白钰听了心一沉,道:“那就是了,程庚明不可能无缘无故做好事,所以提拔压根就是要把我赶出商砀!”

    “你有什么想法?”

    “……我想继续留在商砀抓经济,争取明年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贾复恩长长沉吟,良久道:

    “昨晚我考虑的结果,还是离开商砀比较好。”

    “啊,为什么?贾叔叔!”白钰震惊万分地问。

    “站得高,看得远!”

    见白钰没听懂,贾复恩继而道,“叔叔站在省级层面,看到的东西比你多些,此乃其一;其二,你不能总在贫困县打转,需要适时跳出来认真总结,图谋更高发展。”

    白钰解释道:“我是觉得干一件大事应该有始有终,不然的话前期做了那么些基础工作……”

    贾复恩抬手打断:“每个领导干部都要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和‘功成不必在我’的风度,你在苠原做得很好,到商砀表现更好,这就够了!继续在商砀工作,明年或许会摘帽,或许不会;程庚明或许会有更阴险手段害你,或许不敢——看看,你平安无事达到目标的可能性只有四分之一,干嘛冒那个风险?至于你念念不忘的宥发集团,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根据我掌握的信息京都方面短期内并不打算取缔,也不打算有所动作;与此相对应的是,程庚明仍会稳稳当他的町水诗委书计!”

    “这样啊,那也太……”

    白钰失望地说不下去了,心里陡地空荡荡无比失落。

    贾复恩目不转睛盯着他:“以前碰到类似硬茬,你爸教导我们必须避其锋芒攻其不备,从对手想不到的地方发起攻击!老领导总是对的,因为笑到最后的总是他!小宝,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贾叔叔,我不怕到新地方从头来起,就担心省组织部把我发落到无关紧要的边缘部门,让我有劲使不出。”

    “那又怎样?!”

    贾复恩一字一顿地说,然后道,“象你爸那样每步都踩在实处,始终处于发展经济一线的情况,是京都几大家族和老一辈开明领导们合力齐推的结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也别想复制你爸的人生!忙有忙的好处,你的生活很充实;闲有闲的好处,能够静下心多读书多思考,何必在意一时得失呢?”

    白钰豁然开朗。

    不禁想起纪晓岚写的那首围棋诗:局中局外两沉吟,犹是人间胜负心。那似顽仙痴不省,春风蝴蝶睡乡深。

    遂道:“那我索性不去管它,保持良好的心态继续工作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何去何从任由组织安排。”

    贾复恩眼中露出孺子可教的赞许,隔了会儿道:“不会不发生……组织部与**厅之间有着比较好的互动,我会出面帮你争取最好结果,碍于情面,哪怕吴通与程庚明之间有猫腻也不好意思做得太过分,官场嘛就是这样,不停地做加法减法。”

    贾复恩到底基层干警出身,说话直率,这种话放到何超身上就绝对不可能。

    “多谢贾叔叔指点,我一定记住您的教诲。”白钰感激地说。

    出了希尔顿大酒店,同样走在街边人行道,与昨天相比心情迥然不同。

    经贾复恩点拨,白钰觉得自己的视野宽了两三成,思考问题的立足点又高了几分,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这种点拨,在一个人的仕途当中弥足珍贵,太早太晚都不行,只能在适当的时候适当地机会,一两句话就足够。

    由此可见樊红雨不愧身居钟组部要害且重要的领导岗位,凭着细腻敏感的嗅觉评估出于煜和白钰之间失衡,及时派遣贾复恩空降通榆。

    不是每个组织人事干部都能做到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的;也不是每个组织人事干部都能因材施用,把合适人选放到合适岗位。

    既然程庚明使出釜底抽薪招数,白钰也没啥好顾忌了,上任第三天以***身份发出两道行政命令:

    一是在砀林镇通往芦山生态保护区的后山小路上修建五米高的隔离墙,永久阻绝任何人出入!

    二是在高速公路修建永久性检查站,将临时性车辆检查固化下来,原则上小车免检快递车辆抽检货车逢车必检,彻底斩断宥发集团货物输出通道!

    理由是加强生态保护区资源管理,严厉打击贩卖贩运野生保护动物!

    他还以化名方式在省**厅旗下网站和app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加强森林**执法的文章,强调指出充分应用高科技手段强化生态保护区监管,区域面积较大交通不便的山区河流可实施无人机24小时网格化定点监测,让偷盗偷猎者无处遁形!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