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章 硬性考核

作品:官场先锋2019   作者:岑寨散人   更新:2021-04-12 12:39:18   阅读:96.38%

    白钰反应也很快,刚才站在大办公室一圈介绍都记在心里,当即皱眉道:

    “是那位叫吕思妍的女孩子?”

    他的眉头皱得很明显,言下之意不希望那样的女孩子跟在身边,自己还没结婚,容易被人说闲话。

    马智兵笑道:“不是女孩子,都结婚好几年啦,就是长着娃娃脸看上去年轻。”

    张烨成则说:“小吕学的计算机专业,读研跨到经济专业,考入经贸委前曾在国企工作过,才思敏捷工作能力强,各方面都符合白处的要求。”

    “除小吕之外三位同志年龄以及我和烨成年纪都在四十以上,涉及高难度计算机恐怕还要白处教呢。”马智兵笑模笑样道。

    “那就试试!”

    白钰向来把工作能力放在首位,其它困难都可以克服,当即拍板道,“请通知她准备好亏损省属国企相关材料和数据,我最迟后天过来。”

    离开经贸委时,见天色已晚白钰拨通于煜手机,笑道:“没晚饭吃了怎么办?”

    “我请客,我请客。”于煜情绪很好地说。

    原来就在同一批,于煜由正科级提拔为副处级,总算把处长助理的实职落到实处。

    当在酒吧得知白钰提拔正处且调到经贸委,于煜很高兴,丝毫没有芥蒂之意——他内心深处始终提不起对白钰的敌意。

    “以后我们能经常一起喝喝酒聊聊天,再也不孤单寂寞了。”于煜开心地笑道。

    白钰仔细审视他,道:“夏艳阳那边怎么样,半年之约……现在都快一年了吧?”

    “别提了,说再给她更多时间,她需要静心治疗,我快失去信心了——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被女孩子拒绝?”于煜转而问,“你那个半年之约呢?”

    “更别提,连消息都没有,”白钰丧气道,“咱哥俩真是同病相怜,举杯浇愁愁更愁,哎,省城有没有交什么朋友?叫过来热闹热闹。”

    “没问题,我这就联系。”

    于煜爽快应道并发了短信,不到二十分钟门口人影一闪,有位红衣女孩出现在两人面前。

    “啊,是你!”

    白钰惊呼道,对方——卓语桐也目瞪口呆,没料到白钰竟然就是于煜所说的“哥哥”!

    于煜好奇地问:“你俩认识?”

    卓语桐略加迟疑没与于煜并肩而坐,那样显得过于亲密,而是不偏不倚正好坐到两人中间。

    “扶贫业务,在商砀打过交道,”短短刹那白钰已恢复平静,举杯道,“说来那条直通省城的城际快速通道还要感谢卓小姐。”

    卓语桐听得心一紧,满满的难言苦涩,勉强应道:“举手之劳不算啥。”

    于煜没察觉到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笑道:“语桐的酒量也很厉害,第一次就把我喝趴下了,哈哈哈……”

    “是吗?”

    白钰都不知怎么回应,卓语桐也低头不语,似乎不想多提与于煜之间发生的细节。

    “我快失去信心了”,于煜这话不仅有感而发,也是有底气的,因为有卓语桐这样俏丽可爱的大美女作后备。

    问题是,去年卓语桐亲口要求当白钰的后备!

    同时当兄弟俩的女友后备,这种荒唐事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正踌躇是不是暗示于煜点什么,酒吧门上的响铃又响起来,进来两位打扮得很入时的女孩,走了几步其中一位与刚抬头的白钰目光撞了个正,轻呼道:

    “白……”

    硬生生把“处”字咽了回去,很显然在酒吧这样的诚提体制职务相当不妥。

    又是一个意外,居然是下午报到时刚刚见面,经推荐初定为自己助手的吕思妍。

    白钰不动声色微笑道:“小吕也过来休闲啊?”

    吕思妍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忙不迭道:“随便转转……您慢用,我们继续到别家瞅瞅……”

    说完拉着女伴飞一般溜出酒吧。

    于煜揶喻道:“蛮不错啊,新认识的朋友?也不过来陪杯酒。”

    “新单位的。”当着卓语桐的面白钰不愿多谈。

    “新单位?现在不在商砀当***了?”卓语桐问道。

    于煜道:“正式介绍一下,我哥现在是经贸委经济运行处副处长,括号正处级。”

    白钰失笑道:“瞧你,连相声的套活儿都搬过来了,还带括号。”

    卓语桐则两眼瞪得浑圆,滴溜溜不知在想些什么。

    到后来于煜想象的三人小斟没搞成:白钰不愿多喝,于煜自己酒量有限,卓语桐很奇怪地只喝饮料滴酒不沾。

    第二天上午回到商砀,得知自己的继任者已经到位——商林县常务副***包育英!

    这是市长付寿静与**张浩东联手的结果,本来程庚明想让庄骥东接替,然则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付张等诗委常委不象以前畏首畏尾,程庚明也不象以前威不可当。

    体制内气势总是此消彼涨的。

    对于白钰的离任,最为不舍的便是俞树,既出自公心也有私心,公心相对多些——他很担心包育英达不到白钰的高度,完不成制定的今年所有指标达到摘帽指标的计划。

    庄骥东则更多表现出某种程度的惊愕,之前庄彬透露的信息说程庚明已说服吴通要狠狠教训一下白钰,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尝到狂妄的代价。

    ——吴通为何愿意帮忙?庄彬说他有个收集且用古古怪怪方式提炼眼镜王蛇内丹的癖好,据称能够延年益寿。眼镜王蛇有所谓内丹是小概率,且多数种类眼镜王蛇都列为保护动物,吴通长期为找不到原材料而苦恼。程庚明设法打听到之后,每个月都亲自陪同吴通到宥发集团控制下的生态保护区,每次都满载而归,吴通十分满意故而与程庚明私情甚笃。

    可调到省经贸委任正处实职副处长,也不算教训啊,这当中出了什么岔子?庄骥东实在搞不明白,而眼里的白钰更加高深莫测起来。

    交接工作花了一天多时间,本来第二天下午包育英准备召开***办公会,请白钰列席详细交代全年工作,晚上俞树那边准备好盛大的饯行晚宴。临近中午白钰接到自称是促进国企扭亏为盈领导小组办公室联络员老周的电话,通知下午三点开会,必须准时出席,不得请假。

    没办法,午饭都没吃便匆匆赶回省城,途中打电话给吕思妍,说抓紧整理相关资料数据,中午一点前我要看。

    来到经贸委经济运行处的副处长办公室,没来得及仔细,吕思妍已捧着一叠材料进来。

    目光所及,白钰惊讶地说:“这么少?”

    吕思妍道:“白处,这些是我挑选的精华部分,应付下午领导小组会议没问题,若深入研究的话,今晚之前我再送一批过来。”

    “很好。”

    白钰对她的七巧玲珑心颇为满意,刚翻了两页却听她放低声音道:

    “白处,昨晚的事我很抱歉,请别放在心上……”

    “昨晚……没啥事吧?”白钰莫名其妙。

    吕思妍头垂得更低,声音更轻道:“我不该……请白处别在其他处领导面前提起,行吗?”

    难道省直机关有规定工作人员不得随意出入酒吧?那自己和于煜不也犯规了吗?

    “唔。”

    白钰随意应了一声旋即埋头钻研那叠材料。

    下午三点四十分,白钰到副主任办公室与管约明会合一起前往会议地点,进门一看,嚯,坐了四十多号人后面还源源不断有人进来,哪里是领导小组分明是大组啊。

    落座时管约明低声道:“做好思想准备,今天要挨批。”

    “啊!”白钰一惊,暗想自己的前任做得该有多糟糕,以至于领导小组碰头会被点名的程度。

    四点差两分,正府办傅副秘书长和两位秘书匆匆进了会议室,宣布会议开始后沉声道:

    “省领导对我们领导小组的工作态度工作作风和工作成效很不满意!根据最新拿到的利润数据,去年列入领导小组帮扶对象的27家省属国企当中只有6家扭亏为盈或实现大幅减亏,原因在于政策性扶持!其它21家亏损更加严重,省领导就问我,当然我也要问在座各位,去年大半年时间究竟干了些什么?!是不是假借调研跑到国企在郊外的生产基地钓鱼?经贸委的老秦来了没有?”

    管约明如释重负道:“向傅秘书长报告,老秦转调研员了,此项工作由刚从商砀调来的白钰同志负责。”

    傅副秘书长在笔记本上记下,接着说:“还有部门同志到企业调研,下车后就开打牌然后喝酒,喝得醉醺醺后上车回家,调研报告呢由企业提供,这算什么调研,能拿出什么切实可行的建议?!到头来就一句话,请求正府给予扶持!”

    会场静悄悄的没人敢吭声。

    傅副秘书长,副职且又姓傅,其实两年前就享受正厅待遇,他与岳峙为首的本土系关系不错,因能力强有魄力又得到徐尚立赏识——两者并不矛盾,在官翅跨多系的干部占大多数,小道消息很可能推荐到某强力省直部门主持工作,在座大抵是副职,还真怕傅副秘书长有朝一日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第一印象就欠佳。

    “鉴于领导小组消极怠工低效无为的情况,省领导决定今年起采取切块式的硬性考核,达不到指标的,领导小组要向各位所在单位通报并提交省组织部备案!”

    傅副秘书长厉声道,此言一出不但白钰听得晕头转向,连管约明等副厅级领导都惊呆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