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当事人亲自上阵

作品:黎明之剑1442   作者:远瞳   更新:2021-10-17 18:36:34   阅读:96.84%

    塞西尔南境,黑暗山脉某处,一座古老的法师塔内突然亮起了辉光。

    这不甚明亮的魔法辉光稍稍驱散了法师塔中的昏暗,令那些仿佛被尘封在历史中的古老书籍、卷轴与放满施法材料的置物架都被笼罩在一层似真似幻的光影中,而在光影交错之间,又有一个身影突然浮现出来。

    他穿着只有古典法师们才会穿着的阴沉魔法长袍,一头花白的头发异常杂乱地披在脑后,疲惫与憔悴遍布他的面容,就仿佛已数年不曾休息,他手中托举着发出微光的水晶球,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慢慢踱步在那些陈旧古朴的书籍、木架之间,目光从那些被封存在水晶瓶中的魔兽血液、魔法药草之间缓缓扫过。

    突然,这满脸憔悴之色的老法师在一个置物架前停了下来,他的双眼死死盯着架子上摆放的一颗淡紫色水晶,那水晶明明没有与任何法术阵列连接在一起,这时候却向外释放着恒定的蓝紫色微光,又有神秘的符文不断从其表面浮现出来,仿佛在传达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知识和真理。

    老法师脸上的惊愕表情渐渐转化为狂热和欣喜,他死死盯着那正在产生异象的水晶,嘴唇抖动了几下,终于忍不住以低沉的嗓音打破了法师塔中的沉默:“魔法女神啊……您的辉光终于指引了我的道路!它产生效果了……水晶自发充能了……以知识与真理为名,愿您的光辉亘古不灭!”

    而随着老法师这情难自禁的念诵,古老的法师塔中仿佛突然卷过了一阵微风与低沉鸣响,周围那些在魔法辉光下摇曳的光影仿佛一下子被拉长、凸显出来,老法师本人的身影更是在黑暗中变成了一个散发着白色微光的轮廓,而在他身后的黑暗虚无之中,则有一个散发着神圣气息的虚幻投影渐渐浮现,这模模糊糊的虚影向老法师投来了意味深长的一瞥……

    “卡!这条过了——道具把灯光打开一下。”

    黑暗的房间边缘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法师塔中“古老阴森”的气氛瞬间被这声音打破,紧接着便是几声魔晶石灯启动时的轻微鸣响,数个明亮的光源随之照亮了这里的一切,木质的置物架、纸壳的道具古书、卷轴以及各种用道具做出来的“施法材料”都暴露在灯光之中,房间边缘那粗糙古朴的石质墙壁也随之呈现出真面目——光影抖动间,所有的“墙壁”都消失了,露出底下的投影水晶以及更远处的摄影棚内景色。

    一名正在不远处操纵魔网终端的工作人员站了起来,对布景中央的“老法师”竖起了大拇指,又有几个人从之前的投影幕墙后面走出来,其中包括脸上带着笑容的菲尔姆、伊莱文和芬迪尔。他们来到“老法师”面前,伊莱文上前拍了拍后者的胳膊:“一如既往的完美,帕尔诺先生,尤其是您最后的表情——那一瞬间我都要以为您真的是一名虔诚信徒了。”

    “感谢您的赞誉,伊莱文先生,”一位侯爵如此亲切的态度明显让“老法师”有点受宠若惊,他脸上绽出笑容,一边关掉手中托着的水晶球的能源开关一边说道,“不过其实我觉得刚才那段台词还可以更……‘丰富’一点的,如果是类似‘祈祷’的内容,我觉得……”

    扮演老法师的帕尔诺先生话刚说到一半,一个略带磁性的好听女声便突然从旁边传来并打断了他:“不用改不用改,我觉得这就挺好的。”

    帕尔诺循声看去,看到一位身材异常高大、身着华丽黑色长裙的女士正带着笑意站在那里——尽管已经共事了一段时间,但这一刻他还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迫力扑面而来。

    帕尔诺不知道这位女士的来历,他只知道菲尔姆、伊莱文和芬迪尔三位先生都对这位在新剧中担任女主角的“米娜小姐”极为尊敬。

    说实话,作为一名曾在旧王都极负盛名的老演员,帕尔诺始终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位“米娜小姐”会如此受到三位先生的敬重——她的表演虽然很自然,但具体到“技术层次”却明显和真正娴熟的演员有着不小差距,她也经常在关于“魔法女神”这个角色的定位上发表一些惊掉人下巴的言论,然而三位先生不但很认可她那些离谱的看法,甚至还专门因她的建议对剧本做了不少改动……难以理解,真的是难以理解。

    话说回来……这位“米娜小姐”真的是一个职业演员么?帕尔诺每次想到这个问题便分外疑惑。他不敢说自己认识全国的演员,但像眼前这位如此“伟岸”的女士只要露面便会令人印象深刻,她如果真的曾出现在舞台上,那哪怕演技再怎么不好,其名声也一定是会传播出去的——可帕尔诺压根没听说过她的名字。

    不过不管这位米娜小姐的来历如何,既然连菲尔姆先生都认可这件事,帕尔诺当然也不会多说什么——他尊重菲尔姆先生这位“魔影剧”的开创者,当然也尊重对方在这方面的“权威意见”。

    “那今天上午就先到这里,”伊莱文的声音打断了帕尔诺略有些发散的思绪,这位西境公爵之子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帕尔诺先生,下午我们直接拍‘受启演绎’和‘阴影’那一幕,您先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熟悉熟悉之后的台词和剧本——我们这边再和米娜小姐讨论讨论她那边的几个镜头。”

    “好的,伊莱文先生。”帕尔诺露出笑容,微微弯腰致意之后便走向了通往演员休息室的通道,现场的其他工作人员也收到了指示,开始次序离场。

    用各种布景道具布置出来的“古代法师居所”中很快便安静下来,最后只剩下了三位年轻人,以及身材异常高大的“米娜小姐”。

    直到这时候菲尔姆才终于舒了口气,紧接着便又有些拘谨地看了弥尔米娜一眼,脸上的笑容显得分外别扭:“那个……您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一上午我就露面俩镜头,还都是隔着幻象站在背景里发呆,比起给理事会写报告要轻松多了,”弥尔米娜很随意地摆了摆手,语气格外随和,“倒是你们,这些日子一直忙忙碌碌的,还要想办法指导我这个一窍不通的新手……”

    “咳咳,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菲尔姆顿时咳嗽起来,“这个……这……这是我的荣幸,我哪有资格指导您……我只是个凡人……”

    年轻的魔影剧创始人多少有点语无伦次,可这却怪不得他,谁又能想到世间竟会发生如此奇事呢?他只不过是接了神权理事会的委托要拍个以“神明”为主题的魔影剧罢了,谁知道只不过是去咨询一下魔法女神相关的专业知识,第二天魔法女神就亲自来了,而且表示要“我演我自己”,这事儿别说他醒着的时候,就是去年被伊莱文和芬迪尔联手灌趴下的时候都想不出来……

    哪怕是到了现在,他想起这事儿来也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可事实就在这摆着——在片场上一抬头就能看到这位小巨人般的美丽女士在视线里晃来晃去,还充满好奇心地问这问那,不是研究那些摄影专用的设备就是跟工作人员打听各种在常人看来属于常识范畴的事情,这对于片场不知情的普通人而言大概只能说是有点奇怪,但对于他这个知情者……那刺激可就太大了。

    比起应对这位米娜小姐,这部《万法主宰》的拍摄本身反而成了他在这里最轻松的工作,毕竟整部影片最困难最专业的的部分已经有“当事神”来直接解决了……

    “在这里就不要在意什么‘凡人’的问题了,小家伙。”弥尔米娜看出了菲尔姆的窘迫,不由得笑着说道。

    她感觉这很有趣——跟老鹿一起窝在忤逆庭院里无所事事的时候她一天二十多个小时高强度追剧,那些有趣的魔影剧帮助她消遣了许多无聊时光,而其中将近一半的魔影剧都是出自这位年轻的凡人之手,后者的创造力与想象力在当时便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现在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就站在她面前,看上去却是如此窘迫局促。

    “希望您没有觉得魔影剧的制作现踌乱吵闹,”菲尔姆终于定下神来,却又露出有些尴尬的样子,他看了一眼那些在灯光下无所遁形的布置以及因全息投影关闭而显得光秃秃的背景区域,无奈地摇了摇头,“任何一个光鲜亮丽的舞台背后都是如此杂乱,这大概和您想象中的景象有些落差……”

    “我倒不这么觉得——恰恰相反,我觉得这一切都非常有趣,”弥尔米娜笑了起来,“我看过你制作出的许多魔影剧,很早以前便对这一切背后的事情很感兴趣了。而且要说起光鲜亮丽的舞台背后……”

    这位高大的女士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后露出有些复杂的笑容轻轻摇了摇头:“如果你知道更加光鲜亮丽的神国背后有什么,就不会再这么说了。”

    菲尔姆一时间有些困惑,不知道这位“女神”为何突然感慨这些,但他眼前的女神显然也没打算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听到对方很快便转移了话题:“我们不谈这些了——说说下一步的拍摄吧。接下来的拍摄流程是‘非线性’的对吧?我们好像可以先制作一些剧情后期的东西?”

    “啊,是的,”菲尔姆立刻点点头,当话题回到自己的专业领域之后,他一下子显得轻松自然了许多,“魔影剧的拍摄过程和观众们最终看到的成品不同,也和传统的舞台表演不同——我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许多片段的拍摄先后。按照计划,我们接下来准备先完成最后几幕的制作,这主要是考虑到档期,嗯……最后几幕……最后几幕的话……”

    菲尔姆刚流畅地说了几句便突然有点卡壳,尴尬犹豫的神色再一次浮现在他脸上。

    这一次不等弥尔米娜开口,旁边的芬迪尔便忍不住用胳膊肘撞了撞菲尔姆的胳膊:“你别卡住啊——继续说,最后几幕怎么了?”

    “是这样的,最后几幕就是‘神陨’和‘葬礼’那两段……”菲尔姆神色古怪,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弥尔米娜的脸色,“主要内容一个是……女神陨落,一个是撒……撒那什么……”

    然后他就看到魔法女神本人露出了异常愉快且期待的神色:“哦!这就到名场面了么?”

    菲尔姆:“……啊?”

    “陨落和撒骨灰是吧,这两个没问题,”弥尔米娜笑容愉快地说着,“陨落那一幕我私下里已经练习过好几个版本了,各种特效的都有,到时候我先用幻象给你们演示一遍,你们看哪个版本好一些我再亲自演一遍,撒骨灰的话……”

    这位“魔法女神”一边说着一边思考起来:“说实话,骨灰不太好演,不过我可以尝试一下……”

    “这个不用演!”眼见着女神的思路似乎跑到了奇怪的地方,菲尔姆终于惊叫起来,“我们准备了道具的!”

    “啊,有道具啊?也对……”弥尔米娜露出恍然的模样,紧接着微笑起来,“那我明白了,我负责撒是吧?”

    菲尔姆:“……”

    年轻的魔影剧创始人心中不禁冒出感慨:女神果然难以揣测——退休之后就更难揣测了……

    讨论一番之后,“米娜小姐”终于满意地离去了,只留下三个年轻人面面相觑呆站原地,安静又略显尴尬的气氛持续了不知多久,菲尔姆的声音才终于打破沉默:“我回去之后得喝一杯……”

    “算我一个,”伊莱文也轻轻呼了口气,“中间有好几次我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经受考验。”

    说到这他摇了摇头,又无奈地补充了一句:“我父亲绝对不会相信我正在干什么……”

    “我压根不敢让我姑妈知道我在干什么,”旁边的芬迪尔则苦笑着摊开手,“如果让她知道我好不容易获批一个长假却把时间都放在了魔影剧上而不回家的话……她会把我冻在城堡屋顶上直到长假结束的。”

    “有这么夸张么?”菲尔姆诧异地看了这位好友一眼,“我记得维多利亚女公爵好像也没那么反对你做‘魔影剧’啊,上次她不是还看了咱们一起……”

    “问题不在魔影剧,问题在我不回家,”芬迪尔叹了口气,“她说她帮我物色到了一个很好的姑娘——你们是了解我的,我在这方面有自己的意……”

    “我觉得问题也不在这儿吧,”不等芬迪尔说完,旁边的伊莱文·法兰克林便无情地打断了他,“最大的问题不是上次你和维多利亚女公爵通讯的时候说了一句‘你不也没嫁出去’么?”

    芬迪尔:“……”

    菲尔姆不动声色地往旁边远离了两步。

    芬迪尔:“你躲那么远干什么?”

    “我觉得维多利亚女公爵下一秒就会骑着龙从北境杀过来,”菲尔姆一脸认真,“我怕到时候溅自己一脸血。”

    (妈耶!)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