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重若千钧的稻草

作品:崩坏纪元99   作者:礼祐   更新:2021-10-17 18:35:40   阅读:95.98%

    “?!”西奥慌忙退后一步,高举起手机,大喊道:“我连碰你都没碰你,你可别在这碰瓷啊!”

    躺在地上的女生静悄悄地没有动静,额头隐隐渗出血迹。

    “西奥!你完蛋了!”

    “你把丝琳气成这样9不承认自己的错误?!”

    “把手机给我!”

    “你算什么东西!”

    “丝琳?丝琳?”

    现场顿时陷入骚乱,而始作俑者西娅辛,此时则低下脑袋,掩饰她那因为心情激动而露出的诡笑。

    ‘杀了她!她把你害成什么样?你还留她一条性命?’

    ‘杀了她...’

    脑中的声音一直在蛊惑,老师的进场与女同学哭泣的声音交杂在一起,显得格外混乱。

    “呜呜呜~老师,你看西奥把丝琳气晕了!”

    “老师你可来了,西奥用手机偷拍我们!丝琳跟他说了几句,气到摔倒在地...”

    “你们放屁!我没有9不是你们先在那造谣生事!骂人家西娅辛!一个个没良心的东西!”

    “西奥!闭嘴!”

    “谁有纱布绷带?!”

    “叫救护车啊!”

    意识领域内聚集的光点越来越多,无人关注的西娅辛兴奋到浑身发抖。

    如果有精通意识领域的强者,一眼便能看出西娅辛的意识体诡异膨胀扩大数百倍,将整栋教学楼包裹在内。

    巨量的意识绿点不时移动,却始终没有逃脱西娅辛的意识包裹,只要她想...

    ‘杀了她们!人类注定是肮脏的,帮他们洗清罪恶,是你的职责!’

    意识巨手缓缓收拢,即将碾碎周边意识绿点的那一刹那...

    西娅辛裙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整栋教学楼都在她的意识感觉之下,眨眼间便读取到消息。

    (西娅辛,信件已经帮你寄出去了,预计两天后到达西普里尼州的军管营。对了,今天晚上我可能不在家,桌上留了零钱,你自己解决一下个人晚餐。

    备注:凯文)

    恍神状态下的西娅辛瞬间收拢回意识,鼻尖渗出汗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摧毁整栋教学楼内的生命。

    “呼~呼~”

    后怕的情绪生起,背后冷汗直冒,西娅辛疯狂在自己意识中寻找那个蛊惑源头!

    唰——

    在西娅辛的感知中,她进入到一片纯白之地,大地中央高高立起的王座上,正静静坐着一个虚幻人影。

    “是你?”西娅辛感到压迫,又感到亲切,虚幻人影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严厉的长辈。

    人影没有回话,但西娅辛能感知到祂的失望。

    再回神时,纯白空间崩散,西娅辛无论怎么努力收集碎片,那些碎片还是化作点点星芒消散。

    “西娅辛?西娅辛?”

    西娅辛抬起头,发现是老师在她面前呼唤。

    “你没事吧?”女子感觉西娅辛的状态不是很对。

    “谢谢老师关心,我...我没事。”西娅辛想起这位老师,善良、喜欢小动物,家里的孩子刚刚会走路,每天上班都笑呵呵的,有时还会给孩子们发放零食,办公室内的猫咪就是她养的。

    ‘我刚刚...要杀了她?’

    “没事就好,一会让医生检查一下,等放学后,你和西奥来我办公室一趟。”

    。。。

    天愈冷,放学后平时能看到的傍晚余霞几近消散,夜幕扯开铺撒在大地上,亘古不变的几颗星星坚守在它们的位置上。

    西娅辛回到冷寂的出租屋内,意识感知到桌上的零钱,垂头坐到一边。

    “我要把妈妈和弟弟接过来,还要报答凯文叔叔...我要好好读书,不能惹事...”西娅辛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该换个学校就读?

    在马上要抹杀丝琳意识的那一瞬间,她犹豫了,丝琳只是嘴贱了点,给些教训得了,还不至于把她杀死。

    后面的时候,她莫名感到很畅快,想要把那种感官无限放大,想把所有人全部清洗掉。

    ‘祂说的是对的,人类都是肮脏污秽的,包括我自己......’

    一个半月后。

    “抱歉,老师,我工作很忙,暂时不能到学校来,没什么事我先挂了,老板那边还在催我。”

    嘟~嘟~

    手机中传开忙音,席琉无奈放下手机,看向面前安静乖巧的人儿。

    自从西娅辛来到这个班级,她便注意到这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尤其在听说西娅辛因为病症原因导致眼睛几近失明时,她更是心疼的不得了。

    好在艾弥莉很喜欢西娅辛,和西娅辛成为了朋友,几乎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艾弥莉是谁,她那时还在幻想,有艾弥莉在西娅辛身边帮助,西娅辛一定会幸福快乐。

    然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个原本形影不离的好闺蜜就此决裂,艾弥莉也因为家庭因素不在来学校上课。

    西娅辛成为昔日艾弥莉身边那群跟屁虫的攻击对象。

    这些事情,她大多还是从西奥那边了解到的,不然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年龄不大的一群小屁孩,居然有如此心机,嘴中吐出的话语也是如此不堪入目。

    从丝琳昏迷的那天开始,原本就沉默寡言的西娅辛变得更加沉默,除了上课时老师的提问,她甚至一天都不会和同学交流一次,哪怕是同桌埃文、友人西奥...

    她像是一台机器,每天固定时间,绝不干一件多余的事情。

    也是自那天开始,平时年纪排名前五十的西娅辛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上次小测更是拉开年纪第二30多分的差距。

    无论哪位老师,都对西娅辛满意的不得了,觉得她会被联邦顶级学府‘泰莱雅大学’提前录取的可能性极高。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西娅辛不像是正常孩子,没有朋友,没有交际,一直埋头学习,宛如设定好的程序,偏偏她的监护人还特别忙,压根没有时间来管她。

    “老师,五点三十分了,我走回家大概需要四十多分钟,我能先回家了吗?”

    席琉还想在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不知该怎么说出口。她找西娅辛谈话不是一次两次,每次这个小家伙都是认真倾听,结果什么也不做!

    “唉~路上注意安全。”席琉揉了揉西娅辛头发。

    “好的,谢谢老师。”

    西娅辛略一鞠躬,背起书包离开办公室。

    今天她回家时的脚步略显急促,俏脸上也有淡笑,放在平时,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星期前她收到母亲寄过来的邮件,表示已经完成全部检测,会在今天夜里和弟弟他们飞到中央州北云机场,和家里人分离近半年之久的西娅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家里人。

    与此同时,令西娅辛完全没有想到的两个人,正坐在一起商谈。

    艾弥莉成熟了稍许,脸上的幼儿稚嫩化作青涩少女容颜,而凯文则不复平日时的疲倦,以一副“大佬坐姿”坐在沙发上,气势十足。

    “这次能成功吗?”艾弥莉皱眉,她每每观察西娅辛的近况,都会觉得心疼不已,反派boss她已经当够了!这具身体父亲的离世,也让她本身倍感压力,加之联邦大选,她已陷入联邦政治漩涡之中,整日疲累不堪。

    “肯定能成功。”凯文笑道:“别看现在的西娅辛乖巧听话,其实她一直紧绷着神经,加兰和东凯特是她最后的希望。”

    “真是太巧了。”艾弥莉皱眉看向屏幕,此时的西普里尼州军管营内,正爆发出一场崩坏事件,拥有神经毒素能力的拟似律者,在加兰的班机起飞两小时后爆发!但神经毒素,早已播种在军管营之中的每个人体内。

    “加兰和东凯特也被传染了,他们一下飞机就会被包围,你猜去接机西娅辛会是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也无所谓,在泰莱雅联邦,一旦被崩坏感染,几乎必死无疑!即便加兰和东凯特死不了,我们也得让他们去‘死’!

    当然,还有我副躯体,想想看,有救命恩情的叔叔陪她一起去接机,结果因体质原因不小心被感染死去,哈哈,我挺喜欢这剧情。”

    艾弥莉斜了凯文一眼,她感觉凯文愈加变态,嘲讽道:“恶趣味。”

    “这可不是我的恶趣味。”凯文强调道:“我觉得崩坏也想选择西娅辛成为律者,不然怎么会这么巧?我还想等加兰他们来之后,让西娅辛熬个一段时间,然后再让他们患上崩坏病,没想到...没想到崩坏自己动了手!”

    艾弥莉沉默片刻,“西娅辛的意识强度被她锻炼的极为夸张,到时八重霁能不能冲破她的意识防线?”

    凯文也没了声,半晌才道:“总部那还有不少意识强者,封锁住西娅辛,应该不是问题。”

    “好了,我也该去参演最后的部分。”凯文站起身,调整了一下身体状态,原本精瘦的男子顿时双腮下凹、眼眶发黑,身形也瘦弱了不少,给人一种快熬出毛病的感觉。

    “别让加兰和东凯特真死了,不然我怕八重霁也没办法压下西娅辛。”艾弥莉叮嘱道。

    “这次上面会配合我们行动。”凯文指了指天上,“她们也认为这次的成功几率最高。还有,梅博士在前段时间监测到崩坏的动静,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祂又不在了。”

    “是吗?”

    “反正足以说明小西娅辛的情绪极不稳定,当无数次累计的苦难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崩坏的能级会有多高?以泰莱雅联邦的体量,我们会见识到最强空律的诞生!”

    “压死小西娅辛的,可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艾弥莉心情沉重。

    凯文摆摆手,大跨步离开密室。

    。。。

    “好了,小西娅辛,站在这里就行,不要太往前。”凯文拉住紧张兴奋的西娅辛,防止她扒在栏杆上。

    “好的,叔叔。”西娅辛那双无质化的漂亮眼瞳有扩散的趋势,双手抱着自制的接机牌,颇有一种望眼欲穿的架势。

    “今天跟房东签了合同,明天我们就能搬到大一点的家里,今个让你那位叔叔跟我出去睡,你和你妈妈、弟弟,还有卡西拉阿姨睡在一起。”

    “嗯嗯!”西娅辛侧过身,抬头仰视凯文,俏脸上的笑容忽地有些僵硬。

    这还是她印象中的凯文叔叔吗?

    她已经连续半个月没有见到凯文叔叔了,他俩总是能完美错过休息时间。今天刚见面的时候,她太过兴奋,竟然没有注意到...

    昔日里保养极好,帅气多金的凯文叔叔,变成了瘦弱的大叔,发边隐约有变白的痕迹...

    “叔叔...”

    “怎么了?”凯文笑着低头询问。

    “我...”西娅辛一把抱住凯文。

    “好了好了,西娅辛不是孝子啦。今天的飞机奇迹般的没有晚点,一会见到妈妈和弟弟他们,可千万不要哭鼻子哟。”

    “不会的!”

    “让让!让让!让快开!”身后突然传出嘈杂声,数十名全身防护的持枪战士朝停机坪那边跑去。

    “p6324号机,接亲友的民众请配合站内工作人员有序撤离;p6324号机,接亲友的......”

    广播来回播报,场内开始骚乱,有人询问,有人安抚,不过众人全在有序撤离。

    西娅辛不解地看向远处,又抬头看向凯文,“叔叔,怎么了?”

    “好像是有什么事,不让接机了。”凯文皱眉,拉起西娅辛的手,“我们先跟着出去。”

    西娅辛心头的不安感忽然变重,分散出意识感知跟随那队士兵,接着超越士兵,一直探寻到远处客机的内部!

    “!”

    整个机舱内部乌烟瘴气,乘客们的咳嗽声不断,她感知到熟悉的能量在内肆虐!

    同时,熟识的四人气息全在一起,小东凯特陷入和卡西拉阿姨陷入了昏迷,妈妈和加托文意识迷糊,脖颈上有紫色纹路闪烁...

    “全体注意,一旦发现感染体身上有异变的痕迹,即刻击杀!”

    “是!”×n

    士兵们的声音被西娅辛窃听道,她整个人僵在原地。

    ‘异变的痕迹?妈妈那种算是异变吗?’

    “小西娅辛?”凯文转头,似在疑惑为什么她不继续往前走。

    “妈妈她们有危险!”

    西娅辛只说了这一句话,调头就往停机坪所在的方向冲去!

    同时,上方的工作人员发现了逆流的女孩儿,连忙指挥人员制止。

    ......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