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作品:高攀95   作者:木甜   更新:2020-07-23 10:54:49   阅读:100.00%

    第95章

    蓦地,    奚苒想到岁三,表情变得有些悷悷。

    沈从宴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得罪了她,    一时之间,    颇为摸不着头脑。

    只得拼命朝贺铭遥使眼色。

    希望能得到好友暗示,加以弥补一番。

    免得惹得贺铭遥心上人不高兴,被重色轻友的兄弟秋后算账。

    偏偏,    贺铭遥睁眼瞎一样,    完全没有给他任何反馈,    只专注地瞧着奚苒。

    沈从宴在心底“哼”了一声。

    忍不住鄙视他这种老房子着火、人设崩塌行径。

    “……苒苒?怎么了?”

    奚苒摇摇头。

    “没事。”

    说完,起身去旁边拿了些甜点,垂下眼,小口小口、慢吞吞地咀嚼着。

    再没问什么。

    ……

    虽说是内部庆功宴,    实际上也请了一部分老牌媒体。

    因为提前沟通过,所有媒体人都没有带设备进来,    只当做简单晚宴,蹭一顿饭。

    至于出去之后要怎么写报道,    也是公司早就安排好,    不必思虑太多。

    但谁都没想到,贺铭遥和沈从宴会齐齐到场。

    贺铭遥不算娱乐圈名人,    主要是活跃于金融财经频道。

    可沈从宴就不同了,大制片人加集团继承人,让他整个人都散发着金光闪闪气质,    能将媒体目光全数吸引。

    许久没有新投资,    加上低调出席本场庆功宴,    似乎皆是讯号。

    终于,有人再忍不住蠢蠢欲动。

    陌生面孔纷沓而至,向这个小角落靠近。

    奚苒不想被关注,站起身,毫不刻意地悄悄离远了些。

    自然,贺铭遥也跟着离开。

    两人一同避去了阳台。

    华灯初上。

    酒店地处市中心闹市区,因着市政规划,周围不见高楼大厦,但完全不缺热闹。

    宴会厅在酒店三楼。

    从阳台这个位置望出去,近处是葱葱绿植,远处是烟火人间。

    奚苒呆呆地看着远处灰蓝天际,眼神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贺铭遥则是并肩站在她旁边。

    踟蹰良久。

    他试探地开口问道:“在想你那个同事的事情吗?”

    奚苒回过神来,点头,“嗯。”

    “别操心太多,每个人想法不同。”

    她轻轻叹气,“不是,我只是在想,她知不知道喻导病了。”

    ……

    很显然,岁三完全不知道。

    她本就比奚苒年纪还要大两岁,早就年过而立。

    表面看起来单纯腼腆,实际上也沉沉浮杠多年,更世故且更成熟,心智也坚定。

    说起来,比奚苒狠心多了。

    既然已经决定不和喻洲纠缠什么,当然不可能再去探听与他相关事。

    只要喻洲自己不来千方百计地告诉她,岁三就什么都不想知道。

    倒是喻洲,在医院里躺了几天,什么动静都没有。

    倏忽间,开始心浮气躁起来。

    他不想在岁三面前示弱,给她看到自己这幅模样,又想要得到这女人一丝丝地关心和关注。

    犹豫再三。

    到底是拜托了周远。

    周远非常爽快地应下来,前来探视一番之后,将探病照发到朋友圈,等待岁三自己发现。

    喻洲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是耐心等待。

    然而,等了好几天,也没等到半点消息。

    喻洲终于忍不住,主动打电话给岁三。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

    打不通。

    又试着打微信电话。

    【您还不是对方好友,请先加对方为好友。】

    ……居然被拉黑了。

    喻洲气得不行,抬手,将手机砸了飞出去。

    ……

    奚苒压根什么都不清楚,只是听了好友那么几句话,自然不敢妄加揣测。

    叹了口气,她摇头,“不想了。岁三比我成熟,自己有分寸。而且,看样子,她也不像是能被喻导欺负的人。”

    从那天办公室吵架就能看出来,哪怕喻洲脾气再大,岁三都能四两拨千斤。

    感情困扰嘛,只要她完全不放在心上,永远都是喻洲憋气。

    贺铭遥见她缓和神色,也不免松了口气。

    他用力握了握奚苒手掌,低声问道:“那我们要先走吗?看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奚苒摇头,“你先走,我还要留一会儿。”

    “为什么?”

    “你是投资人爸爸,我是小编剧。”

    言下之意明显。

    导演和几个主演都还没走,她凭什么摆架子啊。

    贺铭遥笑起来,“投资人爸爸的女朋友,也可以有一些特权。”

    “……”

    “苒苒,你愿意吗?”

    -

    时间过得飞快。

    四月过去是五月、六月,天气一天天燥热起来。

    转眼,江城入夏。

    奚苒生日就在高考那天。

    代表着,她终于正式迈入了三十岁大关。

    因为手上有工作,人走不开,没法回沧平。再加上奚苒弟弟他们学校暑假放得早,又想来江城玩,一家人合计一番,就决定奚父奚母和弟弟一起到江城来玩几天,顺便给奚苒过个生日。

    知道这件事后,贺铭遥立刻行动起来。

    “苒苒,我听弟弟说,他们下周就来江城了……爸妈住哪儿?”

    奚苒正贴着面膜、对着电脑在整理资料。

    闻言,她眼睛都没抬一下,含含糊糊地开口:“他可真能通风报信。”

    是个当间谍的好人才。

    贺铭遥笑了笑,顺势坐到旁边。

    抬手,替她将落下来的鬓角往后撇了撇。

    但由于奚苒一直低头,耳廓压不住,总还是要往下掉。

    贺铭遥干脆按着她这一缕头发,再没松手,姿势很是别扭,也不嫌累。

    他慢吞吞地开口,问道:“让他们住咱们之前那套婚房怎么样?够大,房间也够多。那个房间,爸妈还没见过吧。”

    奚父奚母自奚苒结婚后,再没来过江城,当然没见过他们俩婚房。

    贺铭遥这么提议,也是想着,全方位弥补一番。

    “……”

    奚苒半天没说话。

    良久。

    久到贺铭遥坐立难安,几乎要换个提议,让他们住另一套别墅时。

    她终于将面膜揭下,丢到垃圾桶,拍了拍脸,不紧不慢地答道:“行吧。”

    贺铭遥长长地松了口气。

    “那好,我马上让人去安排。”

    ……

    6月6日。

    奚父奚母先弟弟一步,到达江城。

    贺铭遥正好有个会,实在走不开,奚苒也不好请假。

    只能让徐明开车去接人,送到大平层那边。

    晚上。

    弟弟也顺利到达。

    贺铭遥还没下班,奚苒先一步去了那边。

    一家人在大平层里团聚。

    奚父奚母都是老实人,虽然知道这个“前”女婿有钱,高门大户、万贯家财,但除了之前拜年时那些礼物,也再没直观感受过。

    直到这会儿。

    连弟弟都看直了眼。

    他小心翼翼地在大平层里转了几圈,拉过奚苒,低声问道:“姐,这房子要多少钱啊?”

    奚苒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啊。这个楼盘是贺家开发的,应该不要钱吧?”

    弟弟:“……”

    相比之下,爸妈问得问题,就显得人性许多。避开家里阿姨,他们俩偷偷问奚苒道:“苒苒,你不是和贺先生离婚了吗?怎么?你们俩还住在一起吗?”

    之前,奚苒说要租房,问家里借过钱,这件事奚父奚母都记得。

    但看这架势,倒不像是出去租房了,还是很亲密啊。

    奚苒摇头,“没有,我们俩都不住这边,这是之前结婚的时候住的。因为爸妈你们要来嘛,这里正好空着,贺铭遥就说用来接待你们。”

    “……那你们,用钱上,平时分开吗?”

    “当然分开啊。”

    自从奚苒手上拿了几部作品后,工资底薪、提成奖金都跟着水涨船高。

    要是电影上映之后,反响良好,估计都要迈入高收入人群行列。

    贺铭遥虽然说着追求她、喜欢给她花钱,但大部分时候,还是自己用自己的。

    奚父奚母对视一眼。

    皆是摇头叹气。

    真是说不清理不明的关系。

    不过,贺铭遥回来之后,就再没有人表现出什么异样,看起来都是其乐融融模样。

    一家人一同吃了饭。

    贺铭遥回锦绣路,奚苒留在大平层陪爸妈。

    ……

    转眼。

    到了六月八日、奚苒生日这天。

    恰敲是个周六。

    贺铭遥安排了丰富节目,带着奚家一家,从早一直到晚,都是全程陪同,态度好得简直算是伏小做低了。

    知道他是为了复婚。

    这般讨好,连奚父奚母都免不了动摇。

    夏日,日落稍迟。

    晚饭安排在郊外温泉酒店。

    七点多,夜幕彻底降临。

    贺铭遥开车。

    库里南缓缓驶入酒店。

    将车钥匙交给门童后,他下车,牵住了奚苒手心。

    奚苒愣了愣,挣扎,“我爸妈还在呢。”

    贺铭遥缓缓转过身,眼睛里满是笑意。

    “苒苒。”

    他打了个响指。

    倏忽间,大堂所有灯齐齐关闭。

    整个酒店瞬间进入一片黑暗中。

    奚父奚母和弟弟皆是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怎么了?停电了吗?”

    黑暗中,贺铭遥牵着奚苒的手,慢条斯理地往前走去。

    “腾——”

    一束灯光打到他身上。

    大堂边放了一架白色三角钢琴,平日里偶尔会有乐手前来表演。

    贺铭遥缓缓坐到了钢琴凳上。

    面对着奚苒,他轻轻缓缓地开口:“爸、妈、弟弟,今天麻烦你们,帮我做一个见证。”

    “……”

    “苒苒。”

    他温柔地喊了一声。

    手指落到琴键上。

    “其实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咳,第一次,可能说得不好。”

    贺铭遥清了清嗓子。

    依旧是平静表情,眼睛里却满是微笑与宠溺。

    “苒苒,我们在你二十三岁时相遇,在你二十五岁时相识。从前的很多年里,我都不是一个合格的爱人,让你受了太多委屈,很可笑的是,我太晚才意识到这一点,实在抱歉,请求你的原谅。”

    “今天,你三十岁了,人生进入新的阶段。我非常诚恳地拜托你,希望你未来的人生,还是有我参与。”

    “我以前有多不好,以后就会加倍、加一百倍地对你好。”

    说完最后一句。

    他手指轻轻动了起来。

    流畅音符从琴键下缓缓荡漾开,温柔又动人,一点一点、飘到了每一个角落。

    贺铭遥弹得是一首电影插曲。

    前不久,两人一同看过。

    电影里有一句台词,让人念念不忘。

    ——“我能遇见你,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注1]

    奚苒手指紧紧地攥了起来。

    “苒苒,生日快乐。”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