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被自己人出卖

作品:师叔万万岁1610   作者:东南俗人   更新:2022-07-21 19:12:08   阅读:98.96%

    任天赐有些惴惴不安,但是明确的知道这个时候反抗这两个鲛人,只会造成与之相反的后果。

    所以他尽力压着自己内心的心虚,淡定的走了过去。

    而他走过去的这个动作,让那两个鲛人战士眉头皱了起来。

    其中一个紫鲛战士说:“为何是模仿人族的模样走路,你的尾巴呢?”

    另外一个赤鲛战士说:“你的耳鳍怎么也没有?身上的鳞片也很少,难不成你是一个混血儿?”

    说出来这话之后,两个鲛人战士陷入了有些排斥和厌恶的反应之中。

    这很正常,虽然并不排斥其他异族的混血儿,但是对于本族的混血儿,鲛人却意外的排斥。

    因为他们认为那是叛徒。

    任何一个思维正常,没有叛徒之心的鲛人,都绝对不会和人类在一起,更不会和人类生产孩子。

    被扣上这么一顶大帽子,任天赐哪里支撑得住呀?

    他连忙开口解释,但是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求助性的看向苏凡,苏凡往前走一步:“我们和他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一些时间,对于他的一些意思能够精准理解,不如让我来为你翻译如何?他没有声带,他的声带被人类割去了,无法开口。”

    ——这是他现编的。

    苏凡编出来的这个理由,也很好的转移走了两个鲛人战士的吸引力,他们的神色都变得愤怒起来了。

    紫鲛:“居然有人类敢割掉鲛人的声带?”

    赤鲛:“什么人类简直大胆!不过他们要这东西拿去干嘛?”

    苏凡的脸色正常,完全看不出来他在一派胡言:“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他还刻意的做出来了一副惊讶的模样。

    “陆地上一直流传,鲛人拥有最美丽的声线和歌喉,像是海里的海妖,有一些会指引在大海中迷路的船只,行驶方向依靠着歌声指引,还有一些非常的残暴,会杀死落水的人,所以在地面上的评价褒贬不一。”

    “还有些人说声带能够治愈,甚至能让声音变得更好听,所以既然有人需要,自然会有人因为这种莫须有的可笑事情丢失了性命,他还算是运气好,没有丢掉性命,只不过丢掉了一些身体上的零部件而已。”

    苏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其他人知道的话,恐怕都要被他唬住了。

    而两个鲛人战士,很明显就已经被彻底唬住了。

    他们对任天赐的神态也变成了心疼,他们对人类的厌恶更深了一层,赤鲛甚至拿起了手里的武器,恶狠狠的说:“不要让我再在微蓝之海看到任何一个人类,不再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无耻的人类简直恶心,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就肆意的伤害我们的同伴!”

    “谁说不是呢?我也很讨厌人类。”苏凡叹了一口气,“我的一些同族都被人类驭使,失去了自主权,终生也没有自由。”

    “对于我们蜘蛛蛊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恐怕就是自由……不过我们也没有很惨,仅仅只是失去了自由而已,你看他,连你刚刚询问到的耳鳍,都已经被人类割下去了。”

    “而且不知道人类给他涂抹了什么样的药水,导致他的耳鳍没办法再生长,据说是因为人类觉得耳鳍丑陋,而且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谣言说耳鳍可以联系到距离比较近的同伴,他们生怕被卖出底细。”

    说实话……

    任天赐只是不能开口说话,并不是耳朵聋了。

    其他人是又能开口说话,又能够听清楚苏凡在说什么,毕竟苏凡开口说话,没有刻意的避开在场的任何人。

    他们听着苏凡说出来的话,脸上没有任何的动静,但是心里一个个吐槽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尤其是任天赐,他甚至感觉到了迷茫。

    他自己怎么都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多的身份背景?

    什么时候给自己加了那么多的戏?

    不过……任天赐没有出声反驳苏凡,因为在他面前的两个鲛人战士,看着他的目光也越来越心疼了。

    苏凡的心里有些暗中得意,他编故事的手段,和编故事的速度,以及逻辑性,真是越来越合理了。

    两个鲛人战士简直气的七窍生烟。

    甚至都快握不住手里的三叉戟了。

    “怎么会有这样邪恶的人类?怎么会有这样可怜的同胞,你竟然还能够活下去,真是不可多得……”

    “不如你们跟我一起回到我们的部落中做客吧?你这个小可怜,恐怕没有在部落中生活多久吧?一定很向往部落里的生活氛围吧。”

    任天赐无语,转过身,朝着苏凡比比划划。

    ——早在下来之前,他们就已经约定好了,也早在下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任天赐并不能在水中开口说话,所以约定好了一些手势动作代表的意思。

    现在任天赐所笔划出来的意思是说:“咱们不如还是赶紧脱身吧。”

    两个战士看到任天赐比比划划,并不能明白是什么意思,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苏凡。

    苏凡脸上的笑容变都没有变,直接开口翻译:“他的意思是,他真的很感动你们对他竟然这样宽容。”

    “他也很想跟着你们一起去部落,但是很担心你们的族人会排斥他。”

    “怎么可能?就算是颜色不同,但是鲛人从不排斥同胞。”赤鲛直接反驳,看着苏凡的眼神中带着不赞同。

    不过想到苏凡不是他们的同胞,也就原谅的苏凡无礼的话语。

    毕竟不知者不怪。

    “但是你们有所不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人族气息?”

    苏凡一说话,直接爆了个大雷出去。

    任天赐险些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也就是因为这呆滞,让他没说出来什么,他整个人的心里都只回荡着一个念头。

    兄弟,别搞我呀!

    我在鲛人的面前没被拆穿,反倒是被自己人拆穿了。

    这叫什么事儿呀?

    令他没想到的是,两个鲛人战士,皱皱眉头说道:“确实感觉到了,怎么?”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