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2章 问题不大

作品:师叔万万岁1622   作者:东南俗人   更新:2022-07-26 09:04:57   阅读:99.69%

    “怎么可能?图案怎么可能会忽然散开?”

    “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案例。”

    “是出了什么问题吗?该不会是鲛人泪坏掉了吧?”

    “别胡说,鲛人怎么可能会坏?你不要忘了这到底是谁炼制出来的,按理来说,只要是锻造师没有出问题,灵器就绝对不会出问题。”

    “那就不应该呀,等等你们看,琴弦又发生了其他变化。”

    一群鲛人围观着任天赐议论纷纷。

    任天赐心里慌的不得了,不明白为什么这东西在自己的手上,忽然发生了令周围的鲛人都那么震惊的变化。

    不过唯一令他觉得有些安心的就是,这变化,看起来并不像是太过于恶劣的方向。

    否则,自己不能好端端的还呆在这里,恐怕早就已经被抓起来,跟之前被抓进去的那些人一样,投入大牢里了。

    只见,那鲛人泪忽然散开鲛人图案后,出现了一个黑色月亮的图案,一时间,鲛人都震动了。

    “人类?怎么可能会是人类?”火的反应很大。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任天赐,满脸都是被欺骗的愤怒和悲伤。

    “你怎么会是人类?你明明不是鲛人吗?”

    任天赐在这时候被戳穿,情绪反而淡定了下来,甚至还有心情去想,原来在这个名为鲛人泪的灵器中,黑色月亮的图案代表着人类。

    不过……

    更加诡异的发展来了。

    还不等其他鲛人有什么因为情绪过于激烈。而做出来的暴力举动,被琴弦勾勒出的黑色月亮图案,又一次散开了。

    让所有的鲛人脚步都停在了半途中,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皱着眉头,看着鲛人泪又一次变化琴弦。

    而这一次变化出来的却是一个蜘蛛的图案。

    “蜘蛛?”火惊疑不定的把目光投向了苏凡和白夜。

    在这里能够和蜘蛛有联系的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但是他刚才明明没有拿鲛人泪去测试苏凡,测试了任天赐,怎么可能会和蜘蛛扯上关系?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鲛人图案,蜘蛛图案,黑色月亮,同一时间被勾勒出来,浮在半空,随后,鲛人泪彻底失去了其他的动静。

    “难不成鲛人泪是坏掉了?”这一次连无忧都有些皱着眉。

    他摆了摆手,暂停停了这场仪式,随后把鲛人泪从任天赐的手中拿了过来,手中握着手柄闭上了眼睛。

    随后,无忧又轻轻睁开,眼睛里充斥着疑惑不解的神色。

    他喃喃自语:“没有坏掉,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因为后天形成的一些原因?”

    就在这个时,在所有的鲛人都举棋不定的关头,苏凡忽然张了张嘴,说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你知道些什么?”无忧忍不住询问。

    虽然他看起来一副对所有的事情都漠不关心的模样,但是事情涉及到鲛人的炼器大师所做出来的灵器,由不得他不关心。

    更何况他只不过是情绪淡漠而已,并不是失去了情绪。

    现如今发生了这样奇怪的现象,哪怕是无忧都忍不住刨根问底。

    就在刚才,苏凡的脑海中经历了一番头脑风暴。

    他的心里也浮现出来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无忧重新把鲛人泪从任天赐的手上拿回去,明明手已经接触到了鲛人泪,可表情却依旧困惑不解。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明,这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灵器?

    如何测试,测试出来的到底是什么,要依据琴弦所勾勒出来的物体,进行推测。

    而不能直接了当的获得答案。

    在发现这一点以后,苏凡敏锐的发现了其中自己可以操作的空间。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确定一个疑问。

    “我的心里,或多或少有一些猜测,但是也有一些疑问需要长老为我做出解答。”苏凡如是说。

    他能够肯定,无忧绝对会回答他的问题。

    虽然任天赐的身份存在疑惑,但是苏凡和白夜可是货真价实的并非人类。

    鲛人只是讨厌人类而已,对于其他种族的态度还尚可,更何况,小公主现在排在他的身上呢。

    无忧就算是不回答谁的问题,也不会不回答他的。

    鲛人的阶级虽然不太明朗,但是对于王祖和皇族的崇敬,是刻在骨子里的。

    果不其然,无忧听了他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苏凡的心里有了一个底,张口就问。

    “我想知道这三个图案的含义,如果只单独出现一个的话,是不是代表着正常?你们的态度如此震惊,是因为图案不应该产生变化,对吗?”

    无忧的心里面,为苏凡的敏锐嗅觉而感到震惊,不过苏凡说的话没有任何错误,所以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苏凡的心里也就更有把握了。

    他开口说道:“那么是不是从未发生过这种几个图案轮番出现,随后又一起浮现固定的状况?”

    “没错。”无忧点头应下。

    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种事情只要出去随随便便的打听一下,就都能够打听到,而且鲛人泪并不是一件灵器,只不过是许多灵器的总称。

    ——或者说这是一件批量生产的灵器。

    放在各个部落中,用来判断到底是人类还是鲛人。

    话说到这里,苏凡的心里也就更加有底了,先是酝酿了一下感情,随后开口。

    “我想这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最少在被赶出蔚蓝之海的时候,小绿还是一个纯种的鲛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他现在并不是纯种的了?怎么可能?后天的话为何会混淆血脉?”火的性格和他的名字一样着急。

    他急匆匆的冲上前来询问。

    苏凡刚好发愁没有人接住自己的话,就看到火冲了上来,问出了这么一番话,在心里暗暗的给火点了一个赞。

    他随后开口。

    “硬要说的话,这涉及到人类世界的一些医术,也就是人类所用的医术。”

    再说出来这些话语,之前苏凡的心里好好的合谋了一下。

    因为他知道,只要把这一关过去,从此之后,在蔚蓝之海,他们就给了一个真真正正不能够被怀疑的身份,说是能够在这里纵横,也不为过。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