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九章 林间偶遇

作品:奥灵猎人1039   作者:鹏创   更新:2021-10-17 18:35:39   阅读:98.21%

    圣元前1053年。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午后。

    年仅十岁的弥昆独自一人行走于农场郊外的林间小道。

    今天家主的农场事务忙碌到了异常的地步,人力紧缺,甚至就连幼小的弥昆也都从宅邸被调去现场给自己的父母帮忙。

    忙忙碌碌一整个上午,情况总算得到了缓解。

    于是,在和父母共进一顿简陋的午餐之后,弥昆便是离开农场,返回家主宅邸。

    久违的农务活让弥昆全身酸痛,倍感劳累,同时也令他的内心更加厌恶这种只能在底层为那些老板老爷卖命效劳的卑贱地位。

    “该死的......手臂都累得抬不起来了......”

    弥昆一边快步行走于郊外田路,一边晃着自己的胳膊低声沉吟,稚嫩的面容充斥着烦躁与不快。

    (我目前虽说能够吃好穿好,可是论身份,依然只是别人手下一介微不足道的仆从。)

    (未来像是这种没出息的工作想必还有很多很多......)

    (该死......自己必须得早早想办法......争取在未来翻身立命,当家做主,彻底抛弃这种卑贱的地位才行......)

    想到这里,弥昆一脸阴郁地揉了揉肩膀,再是将注意力全部集中于返程归途。

    然而,没过多久,宁静祥和的林间小道前方,便是多出了一道不平凡的黑影,躺倒在道路的正中央。

    见到此状,弥昆表情一变,细目望去,随即发现了黑影的真身。

    只见躺在地上的乃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老人。

    他身穿一席漆黑如夜的大衣,留有一头银白色泽的长发,手握一根修长精致的手杖。

    布满皱纹的苍老面容之上,长着一颗被伤疤斜穿的盲眼,至于另外一颗完好的眼睛则是半睁半闭,仿佛正处在昏迷的边缘......

    这名银发独眸老者的出现,瞬间吸引了弥昆的注意力。

    他的容貌,他的服饰,他的气质,以及他那对焕发着钢铁光泽的怪异手臂......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显得与弥昆所处的年代格格不入,显然都是他不平凡来历的象征。

    (这个人的打扮......好奇怪!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服饰!)

    弥昆站在老人十米开外的位置,一脸讶异地暗自思考,同时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粗糙不堪的麻布素袍。

    (难道这是从其它地区过来旅游的某个富豪大人物不成?)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他又怎么会倒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呢?)

    (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身边连个像样的护卫都没有,明明这片郊野并不存在什么危险的野兽啊?)

    (我应该上前帮助他吗?)

    (倘若能够留下这份恩情,之后,自己说不定能够从中讨得非常大的好处......)

    (然而,如果他是个危险人物,那自己这么做,岂不就是羊入虎口了?)

    性格精明的弥昆,默默注视着老人的身影,没有鲁莽上前,也没有着急离开,而是陷入了矛盾的思考,开始反复权衡接下来的行动利弊。

    结果,沉默的空气很快就遭到了打破。

    而打破这份沉默之人,并非弥昆,而是老人自己。

    “啊......”

    只见这名神秘人士沙哑呻吟一声,再是缓缓睁开那颗苍老深邃的银白独眼,转目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年幼弥昆。

    弥昆瞪大双眼,下意识退后两步,然而看见老人嘴唇干裂,面色苍白,眼神憔悴,俨然一副病怏怏的脆弱模样之后,却又马上停止了后退的趋势。

    “孩子......我需要帮忙......你能够过来扶我一把么?”

    标记。

    圣神安格里诺昂德在动荡的世界之中,为芸芸众生创造了圣光净土这片安宁祥和的土地。

    不过祂的一切神力活动主要集中于捍卫圣光净土的时空稳定,以及提防深渊族群的外界侵入。

    至于人类文明内部的社会发展进程,身为神明的圣光没有进行过多干涉,仅仅只是提供了一个崇尚美德,推广生产,重视人权的大纲教义,随后便是全权交给圣光教会这道效忠于自己的信徒组织,进而将统治这片国度的重任托付给了教皇为首的信徒一众。

    生产、文化、经济、科技、法律、政治......

    对于圣光净土各个社会领域的发展进程,圣光教会只能选择摸石头过河,一步一步地探索、试验、推广......

    并且,由于迷宫坑洞与深渊族群日以继夜在净土各地造成威胁与动荡,因此圣光净土早期的社会环境显得极其落后,极其动荡。

    远古时期,光是维护人类文明的安全与秩序就已经足以让圣光教会焦头烂额,更别说还要在这些夹缝之中图发展,谋进步了。

    不过,即便如此,圣光教会还是不负圣神信任,硬是将净土社会缓慢却又有序地发展壮大了起来......

    圣元前1053年。

    当时的圣光净土,已是处在以内陆农耕文明为主,沿海商业文明为辅的时代。

    这个年代,社会水平仍然显得十分落后,陶器处于发展中期,铁器处于发展早期,农业渔业畜牧业共同分担着生产大闸,繁荣昌盛的城市聚集地不过两手之数,距离未来的科技革命还存在着十分久远的距离......

    圣光教会承担着抵御外敌的军事职责,同时维护着文明内部的秩序,调节与介入各地区域的矛盾冲突。

    在教会的引领下,剩余的平民大众,只需要专心于农业、渔业、畜牧业......以及与所有领域息息相关的商业。

    由于圣光教会打从最开始就建立了以人为本的美德教义,所以圣光净土的社会体系一直以来都不存在所谓的奴隶制度一说。

    不过,即便如此,人类内部仍然存在着阶级差距。

    而造成这份差距的便是资产的不平均分配。

    弥昆,便是当时出生于圣光净土底层阶级的其中一名农民之子。

    他的父母为当地的地主耕耘田地。

    尽管受到教会的法律庇护,弥昆一家活得不至于像是奴隶一般没有尊严,没有保障,不过整体的家境仍旧十分拮据窘迫,仅仅只能满足吃饱喝足的基本生存需求。

    不过,与平凡粗鄙的父母不同,弥昆天生聪慧,能说善辩,记忆超群,学习与思辨能力极强,在农民团体之中可谓是出类拔萃的闪亮存在。

    基于这等别致的天赋,弥昆在年幼时期偶然受到了当地领主的喜爱,之后便是转而被其收为自家长子的贴身侍从,幸运得到了与富家大少爷一同生活学习的机会。

    他的父母跟着一起受到恩惠,改善生活,因此对领主的慷慨感恩戴德。

    然而,弥昆表面佯装感激,对领主一家表示忠诚,内心却不以为然。

    只因为,伴随着他一起降生于世的天性,不光有“聪慧”,更有“贪婪”。

    领主让弥昆从简陋的农场大棚搬到宅邸的附属小屋,结果,弥昆却渴望能够将整座宅邸本身全部变成自己的门户居室。

    领主给弥昆读书的机会,助他一步步地获得知识,增长阅历,开拓视野,结果,弥昆却反过来鄙夷蔑视自己的农民父母,愈发地看不起愚昧无知的他们,并且深以自己农民儿子的身份为耻。

    领主的儿子与弥昆相伴成长,将弥昆当做自己的兄弟一样信任亲赖,结果,弥昆心里却总是在盘算未来要如何从少爷的手里榨取更多的利益,兴许自己还有办法将领主的整个资产全部占为己有也说不定。

    总而言之,孩童时期的弥昆,平日装作乖巧懂事,平易近人,实则却是天生一个狼子野心,不念恩情,只求利益的野心家。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弥昆变得愈发痛恨贫穷,痛恨愚昧,同时更加痛恨自己身为侍从只能整天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的耻辱身份。

    这个孩子从不安于现状。

    别人给弥昆的越多,弥昆就想得到更多。

    至于手段是骗取,还是剥夺,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所谓。

    这便是铭刻在弥昆骨子里的“天性”。

    当然,对于金钱、家境、名利的这些狂热,仅仅只是弥昆的儿时追求。

    待到他正式成为一名青少年之后......

    弥昆就会通过噩梦的召唤彻底重塑三观,转而便会醒悟过来,这些平淡无奇,唾手可得的玩意......说实话,根本没有什么价值。

    唯有至高无上的超凡力量,以及堆积如山的猎物尸骸,才是自己真正应该穷尽一生去追捧的目标。

    在这之后,弥昆的人生轨迹,就这么追溯时间开始曲折前行。

    15岁,弥昆觉醒第一重噩梦,由此摆脱了凡人身份,接着被猎团招入麾下,刷新三观,改头换面,建立起了全新的人生理想。

    17岁,弥昆觉醒第二重噩梦,正式成为一名猎人,同时愈发地沉迷于奥灵之力的强大与神奇。

    20岁,弥昆觉醒第三重噩梦,在猎团之中已是打出了不小的名气。

    26岁,弥昆觉醒第四重噩梦,变成独当一面的猎人精英。

    31岁,弥昆觉醒第五重噩梦,晋升为早期猎团的顶级战力成员。

    43岁,弥昆觉醒第六重噩梦,同年猎团正式确立极猎团体的头衔与制度,根据实力与功绩的生涯评估,弥昆最终晋升为最早一批极猎的第三席。

    136岁,极猎一席瑟尔佛舍突然叛变,弥昆与其他极猎受命前去追杀,途中极猎二席奎泽失踪,弥昆等人继续执行任务,截击瑟尔佛舍,惨痛失败,唯有弥昆一人苟延残喘,精神崩溃,继而在迷宫展开了消极避世的流浪岁月。

    421岁,弥昆在冥冥之中感应到了神物的召唤,成为空中列车之主,正式迎来了人生的反转,随之投入到了针对神物的漫长学习、漫长研究、漫长修行之中。

    1853岁,弥昆与赛因赛艾在迷宫相遇相识,隔年出于玩乐消遣的心态,建立了欢愉剧院的雏形。

    1918岁,欢愉剧院的势力规模越做越大,同时弥昆的神物引起猎团的注意,双方就此拉开了漫长的战火序幕。

    1997岁,欢愉剧院的规模扩张到了顶峰,隔年,猎团与教会对弥昆一行人展开联合围剿,仅是一晚上的时间便是血腥肃清了欢愉剧院的九成战力,弥昆果断舍弃欢愉剧院这个组织独自逃匿,与其余部下暂时分散于迷宫天地,继续专心投入到对于神物的深研与修炼之中。

    2051岁,杰提斯科基通过神物的联系找到弥昆,提出合作意图,弥昆对此兴趣盎然,决定就此重新复活欢愉剧院。

    2052岁,弥昆与杰提斯科基联手突袭猎团,之后决定驱虎吞狼,替恶神哈维约旦引路,为圣光净土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2057岁,弥昆正式抵达深渊炼狱,与哈维约旦达成合作协定,几天之后,欢愉剧院本部随即遭遇奥灵猎团的全面突袭......一场牵扯多方,猎人、小丑、骑士、圣光、深渊全部参战,关乎世界存亡的超凡战役就此打响。

    以上便是遗物猎人弥昆一生重大经历的简要概述。

    一切本应如此。

    然而,事到如今,弥昆却是赫然回想起来......

    在某个偏僻的记忆角落......

    他还亲身遭遇了一件事情......

    一件非常诡异,非常惊悚,非常魔幻的事情。

    1997岁,欢愉剧院的规模扩张到了顶峰,隔年,猎团与教会对弥昆一行人展开联合围剿,仅是一晚上的时间便是血腥肃清了欢愉剧院的九成战力,弥昆果断舍弃欢愉剧院这个组织独自逃匿,与其余部下暂时分散于迷宫天地,继续专心投入到对于神物的深研与修炼之中。

    2051岁,杰提斯科基通过神物的联系找到弥昆,提出合作意图,弥昆对此兴趣盎然,决定就此重新复活欢愉剧院。

    2052岁,弥昆与杰提斯科基联手突袭猎团,之后决定驱虎吞狼,替恶神哈维约旦引路,为圣光净土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2057岁,弥昆正式抵达深渊炼狱,与哈维约旦达成合作协定,几天之后,欢愉剧院本部随即遭遇奥灵猎团的全面突袭......一场牵扯多方,猎人、小丑、骑士、圣光、深渊全部参战,关乎世界存亡的超凡战役就此打响。

    以上便是遗物猎人弥昆一生重大经历的简要概述。

    一切本应如此。

    然而,事到如今,弥昆却是赫然回想起来......

    在某个偏僻的记忆角落......

    他还亲身遭遇了一件事情......

    一件非常诡异,非常惊悚,非常魔幻的事情。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