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突然出现的女人

作品:末日圆环500   作者:夜影恋姬   更新:2021-10-17 19:15:55   阅读:92.24%

    “你赶紧把吴先生放下来,吕落,帝都的水不是你这种外人能趟的。”

    吕落不再理会这些杂鱼,他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眼前的吴先生身上。

    他的双眼逐渐变色,紫色的火光开始在瞳孔中出现。

    与此同时,吴先生的眼神也逐渐变得呆滞,同样的冥炎出现在他的瞳孔里。

    很明显,这种意志不够坚定的人,会被轻而易举地拖入梦魇。

    吕落的梦魇已经经过了美琪的强化。

    虽然这种力量很可能会有美琪所掌握的后门存在。

    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时候,冥炎真的好用,比一般力量好用得多。

    “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来的。”

    “十一皇子……”

    “十一皇子?”吕落有些奇怪,他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啊。

    “我和十一皇子有什么关系?我根本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对付我?理由呢?”

    “他想要从你的口中,得到武韩丁殿下的情况。”

    吕落的眼睛微微眯起,武韩丁?

    这个女人还没有被遗忘吗?

    虽然心中警惕,但吕落知道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承认他和武韩丁的关系。

    尤其是杀死皇女这件事情,绝对绝对不能承认。

    “武韩丁是谁,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和那个十一皇子,又有什么关系?”

    “武韩丁殿下是十一皇子的亲妹妹。

    在之前前往双塔山的行动中,不幸陨落了。

    十一皇子对于武韩丁殿下的死,始终耿耿于怀,他对你们那边的口供持怀疑态度。

    并且在某种条件下,找到了一名证人。

    那名证人说,在双塔山附近有看到过你,所以十一皇子才会怀疑你。

    整个过程大概就是这样,今天我过来,就是十一皇子想要从你的口中得到一些当年的消息。”

    吕落听到这里,微微摇头:

    “你们这些人真是不明所以,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武韩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殿下。

    总之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再来冒犯我,就算是皇子,我也不会客气的。”

    吕落说到这里的时候,几名稽查部成员都以为他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也是很多人的做法,毕竟这里是皇都,一个7阶高手虽然很强大,但在皇都还不至于横着走。

    所以互相妥协是最好的办法。

    可没想到的是……

    碦嚓!

    吕落直接拧断了这人的脖子,然后扭过头:

    “刚才那些话,你们帮我带给十一皇子吧,这个人我放不回去了。

    毕竟……他刚才威胁了我的家人。

    我这个人,还是比较顾家的,所以就把他给杀了,懂了吗?”

    “额……知道了!”

    “你们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没有没有!”

    当这喜人发现吕落并不是一个可以随意任由他们拿捏的角色时,这些嚣张的人,立刻就老实了。

    人类就是这样,或许很可笑,但却很真实。

    “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吗?”

    “额,这……”

    这些人互相看了看,似乎说不出来,不过就在吕落准备更进一步询问的时候,张长明居然来了。

    “一个月不见,好像有点改变啊?”

    “嗯是有一点。”

    “又精进了?”

    “算是吧。”

    “是好事。”

    吕落微微皱眉,张长明这么说,似乎话里有话啊!

    精进了是好事,意思就是他接下来的运动轨迹,很有可能需要自己的力量。

    也就是说,这里有人要对付他?

    没理由啊!

    “怎么说?你亲自过来,应该是有什么消息要带给我吧。”

    “没有任何消息,但我还是来了。”

    “什么意思?”吕落有些听不懂了,既然帝都的人让他来这里,那为什么没有给他额外的安排呢?

    难道智械危机,也不足以被帝国放在心上?

    “情况有些复杂,我也不太清楚该怎么和你解释,总之,你会被放置在这里一段时间。

    保持好自己的情绪,如果比较焦虑的话,就修炼吧。”

    吕落看着张长明,最终点了点头。

    张长明的话已经透露出了许多意思,放置在这里一段时间……

    放置,这个形容词好像不太对劲。

    “我接下来会遇到其他人吗?”

    “我不清楚,因为我没有权力过问你的事情,我被安排了另外的任务。

    而你,需要自己面对接下来的情况。”

    “知道了。”

    吕落再次点头,张长明的消息,无疑是很重要的,至少算是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让他不至于在这里胡思乱想,并且做出什么不合理的事情。

    “我也没有其他事情了,现在要走了,你有什么话让我带吗?”

    “没有。”

    吕落摇头,如果让张长明带话,反而会让家里的女人胡思乱想。

    还是不要这样做比较好!

    张长明见吕落不让自己带话,也跟着点点头:

    “我走了,保重。”

    “明白。”

    张长明带走了之前的那几名稽查部成员,而吕落则是被另外一个人,带到了一间还算正常的房间里。

    这里看起来应该是某个稽查部成员的私人房间。

    有两张床,其中一张床上,还摆放着一些物品。

    另外一张床上,则是空的,看起来,他多了个室友。

    毫无疑问,吕落应该睡在那张空床上。

    不过他还有个奇怪的地方,另外一张床的主人,居然是个女人。

    因为放在床头的照片,还有化妆品,衣服,都表明了对方的性别。

    把自己和一个女性稽查部成员放在一起?

    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现在的稽查部是想要招揽自己?

    吕落沉吟了一下,他开始思考自己加入稽查部的可能性。

    这毕竟是帝国的最高武力部门了,如果真要加入的话,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他未来的出路,也就是在帝国。

    加入了稽查部,慢慢往上爬,利用职权洗白自己的身份与背景。

    调动稽查部与帝国的力量,从而对抗使徒。

    这一套流程下来,几乎是吕落之前就想好的完美模板。

    现在他唯一不确定的,就是帝国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让他和稽查部成员睡在一起,是为了让自己适应稽查部成员的生活吗?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这个室友。”

    吕落对于这个室友还是有些期待的。

    长得挺漂亮的,吕落对于性别虽然没什么要求,但一个美女成为室友,还是让他心情比较舒畅的。

    可吕落的期待并没有如愿而至。

    接下来,他被晾在这里好几天的时间。

    除了每天有人送饭过来,没有任何人和他产生过接触。

    他想要尝试出去,但每次走到门外的时候,都会被人拦住。

    吕落不是没有想过动手,但每次想到动手时,他都会想起张长明临走留下的话。

    上面确实有晾他一段时间的意思。

    这段时间,他更加需要保持冷静。

    “冷静,修炼吧!”

    于是乎,吕落又老老实实的修炼的两天,一直到第10天的晚上,他突然感觉到有人正在靠近这里。

    从对方的呼吸和状态来看,似乎很疲惫,也很放松。

    就在吕落猜测对方身份的时候,门已经被打开了。

    “嗯?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武邑一脸惊奇地问道,似乎吕落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让她感觉十分不可思议。

    吕落看着武邑,眼前这个女人应该就是照片里的女人了。

    自己出现在对方的房间里,确实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额,你好,我叫吕落,我是被别人安排到这里的。

    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这些人不让我出去。”

    吕落保持了自己应该有的礼貌,面对女士,这些表现都是应该的。

    “出去,这里是我的地方,不管你是什么来头,这里都不是一个男人应该长留的。”

    “如果你可以让我出去的话,我自然乐意。

    可问题是,外面的那些人不让我出去啊!”

    吕落还试图和一个女人讲道理,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就会发现,和女人讲道理完全是没有用的。

    “我不管你怎么办,现在给我出去,立刻,马上!”

    对方的态度,让吕落也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似乎有些过分啊!

    不过吕落只是摇了摇头:

    “你看着办吧。”

    他心里有些烦躁,因为对于自己这10天的软禁,还有未来的不确定性,都让他有些烦躁。

    再加上今天这个女人,一直在这里逼逼歪歪的,他更烦了。

    于是,烦躁的吕落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烟。

    也不管这包烟上已经产生的霉斑,随意拿了一根,放在嘴上抽了起来。

    点火用的是冥火,看起来有些阴森,也有些挑衅的意思。

    武邑见吕落没有移动,她突然紧绷起自己的身子。

    随意的甩了一下头发,然后对着吕落突然冲锋。

    哈!

    冲拳,摆拳,扫踢。

    充满军人气息的战斗方式,让两人在狭小的空间里博弈起来。

    吕落始终没有被她碰到,但在退后的同时,自己的空间,也在不断被压缩。

    “你这个女人,我已经说明了问题,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里明明有两张床……我不会……”

    吕落的话还没说完,武邑便突然加速,一个直冲摆拳,打掉了吕落嘴巴上的香烟。

    飞出去的香烟,还把吕落的床铺烧了个洞。

    看着床铺上的黑洞,吕落无名火起。

    他的脸色突然转变,轻而易举地抓住了武邑再度袭来的拳头。

    然后……

    便是猛然的一脚。

    轰!

    武邑的身体直接撞碎了房门,摔在了走道的另一边。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个时候,稽查部基地里的其他人才纷纷出现,一些人已经走了过来,将摔在墙体里的武邑扶起来。

    监控室里的侍女,已经紧张跳了起来。

    那可是皇女啊!

    十二皇女!

    真正的实权皇女武邑殿下。

    可眼前这个男人,居然一脚把武邑殿下踹飞出去了。

    这个男人死定了,这种做法,绝对是死罪!

    如果不是武邑殿下之前交代了,就算自己被攻击也不能出去。

    他们这些侍者早就出去找吕落算账了。

    武邑也是一脸惊骇,吕落的力量,简直超过了她想象。

    她是6阶顶峰的强者,靠着自己的秘法,甚至可以和最差的7阶周旋十几秒。

    可不要小看了十几秒,这意味着她在某种程度上,拥有十几秒的基础7阶战力。

    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可她这种实力,居然在吕落的面前一招都走不过。

    她甚至没有感觉到吕落是在什么时候发力的,也没有感受到吕落身上的能量波动。

    就是平平常常的一脚,她就败了!

    而且是那么彻底的失败。

    对方的力量,难道是暴龙吗?人形怪异?

    “没事吧?”

    “没事,我也是6阶,这一脚,不至于死。”

    武邑开玩笑似的说道,但房间里面又重新传来了动静。

    是很有压迫感的脚步声。

    吕落缓缓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他的出现,其他人不自然地拿起了手中的武器。

    但又被赶来的稽查部队长拦下了。

    “都放下,你们做什么呢?”

    “额,队长,这个人他……”

    这名被称为队长的男人看了吕落一眼,然后又对其他人摇摇头:

    “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其他人都散了吧。”

    “是。”

    虽然这里稽查部成员还有些忿忿不平,但这个时候队长发话了,他们也不再多说什么。

    稽查部总部,最重要的就是服从命令。

    这里可不比分部。

    分部你如果是个天才什么的,还可以有点自己的想法。

    但在稽查部总部,天才实在太多了。

    5阶的高手只能作为普通成员,6阶的高手,才能大声说几句话。

    在这种环境下,所谓的天才,根本没有发言的环境。

    你要是不听话,马上就会把你换掉。

    不止是被换掉,有些人犯了错误,甚至会牵涉到自己的家人。

    没有人愿冒险,这就是现实。

    现实让这些人必须听话,无论什么情况,都是一样。

    “吕落对吧?”这名队长看着吕落。

    “是,我是吕落。”吕落也不在这个时候倨傲,因为他也想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处理方案是什么。

    “我现在没有权力处理你,但你住在这里,是上面的安排。

    邑,你未来一段时间就和吕落同居吧,这方面我们也没有办法。”

    “知道了!”武邑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低下了头。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