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敬我如祭神魔

作品:玄霄仙君419   作者:孤星入梦   更新:2021-10-17 18:37:44   阅读:90.53%

    光海之中,明灭兜转。

    伴随着大道雷音的轰响,一息间,一度明灭,仿佛那纯粹质朴的光海在这一刻也具备了某种灵性,仿佛是一个无法想象,无法揣摩,无法直视的庞然大物,在懵懂而贪婪的呼吸,在吞吐着一切可以汲取的法力,璀璨的光海是这庞然大物的鳞甲与爪牙,磅礴的灵韵是这庞然大物的触须与思感,而轰隆的大道雷音则是这庞然大物真切存在的实感。

    林绮萱震撼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直到最后,璀璨的光海都不曾消散,只是无垠光海蔓延开来,最后充斥着整个古妖神洞天,将林绮萱的身影也裹挟入其中。

    被无垠的光海淹没,闪瞬间,林绮萱的呼吸都停滞在这一刻,尘世一切可以想象得到的雷霆道法,在这一刻似乎都触手可及,它们是凝聚成那庞然大物的一部分,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这样在无垠明光之中,恍若游鱼,徜徉在林绮萱的身周。

    恍惚间的某一刻,林绮萱竟无法分明,谁才是光海,谁才是海中的游鱼,彼此间似是身份倒转,又似是虚实置换,最后,只有恍然若梦的惆怅,萦绕在林绮萱的道心中。

    抬眼看去,她只能注视到这一切绮丽事物生发的源头,只能看到柳元正盘坐半空的背影,他仿佛背着整个尘世,遁入了某种不可知、不可见、不可言说的无上玄景。

    而在他的眼中,这一刻,天地间的一切,似乎只剩下了身前的三昧真火,焰光中升腾悬浮的太上玉书,头顶高悬的葬仙玉棺,焰光下逐渐舒展道法之痕的三枚元胎。

    五行雷光、阴阳雷光、混沌雷光。

    这一切似是明光的所有源头。

    但是当视线扫过这一切之后,林绮萱最后却仍旧停驻在柳元正盘坐半空的背影上。

    这个人,才是光海的源头,才是这一切生发的起点与终末,是掌握道法之序的法脉之主。

    正此时,原地里,柳元正早已经摒弃了一切与外的思感,他的眼前,炼法已然成为念头中的全部。

    凝练太上玉书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这部道书昔日被他祭炼到了太过高绝的境界,甚至成为了通往悟境的门匙,更何况,柳元正以三昧真火炼化,法焰源自于柳元正的性命本源,烈度反而差了那些顶尖灵炎一层。

    更何况,在柳元正规划的蓝图中,彻底将太上玉书熔炼,还需要一个外物激发的过程——

    这也是柳元正在得到三枚元胎之后做出的选择。

    此刻,片片光雨洒下,属于柳元正道与法的脉络,以道法之序为分割,完美的复刻,呈现在三枚元胎之中。

    渐渐地,其上内周天愈显圆融。

    那凝聚成人形的气血元胎,愈发趋近于柳元正的外相,其中奔涌翻腾的气血与法力熔炼唯一,再也分不出彼此的间隙,四肢百骸之中,经络在产生细微的变化,这是自然而然的调整,属于生命本身的奇迹与瑰丽,仿佛无形之中有一面圆镜,教元胎与柳元正在对镜相照。

    更有甚者,随着海量的法力与菁华被元胎汲取,柳元正已经能够感受到其上衍生的变化,它们已经在逐渐超脱元胎的概念,朝着真正的生灵去进军。

    只差临门一脚,这世上,会多出三个元婴境界的柳元正。

    无法分出彼此,因为这世上相似的四朵花叶,本就生发于同样的道法,源于同一条根须。

    倘若此刻,柳元正将这三枚元胎从炼法的蓝图中割裂出去,好生的封存温养,来日,待得有生死之劫,殒命之厄,纵然肉身化作齑粉,他还可以从这三枚元胎上重新化生出人身来。

    毫无疑问,这意味着,柳元正可以凭空多出三条性命,无须从头开始修行长生路,而是用同样的道与法,站在元婴境界巅峰,接续前路!

    这一刻,即便是林绮萱都有一种冲动,想要开口,去劝柳元正改变心思。

    毕竟这样的机会,实在太过难得,不曾真正走到征服生死大道、征服轮回的地步,却可以用这样的方法,直接迈过生与死之间的天堑,而且是足足三次!

    只是还没有等林绮萱开口,柳元正便已经抬起了手。

    那抬手的瞬间,柳元正的动作似乎也存在着一瞬间的迟滞。

    道障往往源于心劫,遂化作魔念。

    然而这样的迟滞也只是停留了一瞬间。

    唰——!

    柳元正的手掌隔空落下。

    大道雷音在这一刻似是要沸腾。

    漫漫雷光洒落,在元胎即将化作人身道躯的最后关头,轰落在那沸腾翻涌的磅礴气血之上。

    倏忽间,漫天血光冲霄而起,可这样的势头只维持了短短的片刻,柳元正的手掌再度压下,无形之中,似有一遮天手印,将三枚元胎之中的气血尽数镇压,而后化作最为精纯的生机菁华,被元胎的性命本质汲取。

    与此同时,柳元正朦胧模糊的声音似是从天际传来,落到林绮萱的心中。

    “师姐,你不知道,出手的这一刻我想到了甚么,那是下一个境界的事情,倘若我能做到,倘若真的有如我所料想,那定然会是玄门万古无一的壮举!是我的道与法,超脱宗师藩篱的机会!三条退路诚然可贵,可取舍之间,或许其中埋葬的,是我一往无前的勇气,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话音落下时,无垠光海之中的风暴渐渐消弭。

    原地里,林绮萱蠕动着嘴唇,最后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只是凝望着那似是已经超然的身影,看着那气血元胎蜕变,最后只剩下三具玉骨,与三朵雷莲。

    眼见得此,柳元正猛地一抬手。

    原本高悬的玉棺中再无丝毫的气机绽放,被柳元正闪瞬间封存镇压,落在一旁。

    与此同时,玉骨擎托着雷莲,恍若遥遥抬首祭拜着甚么,在柳元正法力的包裹之中,直飞入三昧真火之中。

    一瞬间,似是天雷勾动了地火。

    原本尚算平和的法焰,在这一刻剧烈的沸腾起来。

    斑斓的明光,教人再难看清灼灼焰光之中的分毫。

    柳元正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再度响起。

    “师姐,《太上元说九玄雷元神魔立祭法经》是我的道与法,但这部法经,却并非本法脉在此境界唯一的修法!”

    “道中得一法,法中悟一术,所谓法门,不过是自身的道果与大道本源之间的枢纽,是入抵悟境的门匙,此等感悟,脱胎于太上玉书,生发于自身道识,故而人人不同,我之九印,彼之九转、九炼,殊途同归。”

    “故而这最后一步的炼法,师姐仅作参考便好,全数学去反而要受其累,需谨记此境界的关隘——”

    “敬我如祭神魔!”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