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仙子奉法螺

作品:玄霄仙君420   作者:孤星入梦   更新:2021-11-07 10:20:48   阅读:90.74%

    “敬我如祭神魔!”

    话刚开口时,尚还是柳元正的嗓音,但等到说至最后几字时,那字音便已经不只是从另一个世界传递而来的渺远之音,而是真正大道震动的声音,如神如魔!

    徜徉在无垠光海之中,道韵灵光包裹着柳元正,但是这一刻,仍旧有一缕神辉,从渺远的方向洒下,落在柳元正的身上,衬托着他清瘦的身形。

    那是岁月尽头的斑斓明光,是真正意义上的神魔余晖!

    原地里,林绮萱凝望着眼前的一切,迷离的双眸彻底失神。

    “敬我……如祭神魔……”

    她轻声的呢喃着,重复着柳元正口中的关隘字眼,仿佛有所通悟,仿佛思感与念头已经伴随着那恍若神魔的道音,直追柳元正,入抵不可言说之地,一同沐浴神魔余晖。

    另一边,话音落下时,柳元正便已经全神贯注,准备着炼法神魔祭器的最后一步。

    这也是最为紧要的一部。

    成败皆在于此,此生唯一可以凝练的太上玉书,数之不尽的异种灵玉,仙缘造化而收获的三枚元胎……

    行差一步,便是柳元正都无法承受的损失!

    沉默之中,柳元正心神如刀,斩去诸般纷繁杂念。

    此刻,九霄雷婴神魔道图自他的心湖中显照,与此同时,升华与蜕变之后的九道咒印也显化于柳元正的眼波深处,那一枚枚古妖神文字,仿佛一篇篇完整的无伤真文,彼此交织在一起,阐述着世间雷法的玄奥。

    下一瞬,柳元正捉起青玉狼毫符笔,接连点在身前虚空。

    身周的无量明光被引动,化作斑斓的洪流,汇入三昧真火之中,包裹着太上玉书,最后凝聚成一枚枚古妖神文字,洒向那已经纠缠在一起的三具元胎玉骨。

    玉骨上,五行阴阳混沌之雷纹遍布,三道脊柱大龙纠缠在一起,自焰光之中熔炼唯一,在重演道法之序,彻底的不分彼此。

    此刻,玉徽交织着明光,裹着古妖神文字落下。

    那是神魔图录的雷道真文!

    轰——!

    倏忽之间,三昧真火的焰光和玉徽融于一处,柳元正屏住了呼吸,仿佛时光定格于此瞬间。

    遍布古妖神文字的脊柱大龙在三昧真火中舒展开来,其上纷繁的真文,沿着骨骼的脉络,流淌向末梢,流淌向三首,流淌向六臂,流淌向双腿。

    焰浪中,不知何时,那太上玉书彻底融化,它仿佛已经彻底消散于世间,不存在真切的实体,化作了明光的源头,化作了光雨的部分,化作了那玉骨之外本该充实起来的“血肉”。

    三道遁法神通升华而凝聚的咒印入主三首。

    六道雷霆术法升华而凝聚的咒印入主六臂。

    闪瞬间,三朵元胎雷莲之中,各有一枚紫金莲子凝聚,飞入三首眉心,化作同源之道印胎衣。

    以元胎玉骨为根髓,以太上玉书为道躯,以莲子为神,以古妖神文字为枢机!

    正中之首,恍若本相,呈无情之态,以应阴阳割混沌以定天地。

    一侧之首,恍若本相,呈慈悲之态,以应五行化万物以蕴群生。

    一侧之首,恍若本相,呈怒目之态,以应混沌融诸道以炼苍莽。

    与此同时,焰光之中,无量明光裹着玉徽洒落,笼罩着那三朵元胎雷莲,而后同演道法之序,凝练成一朵一十二品紫金雷莲。

    下一瞬,神魔祭器自虚空盘膝而落,坐于莲台中央。

    凝视着神魔祭器,柳元正心神旷然,仿佛在对镜关照,凝视自身。

    这将会是他凝聚道果的根基。

    没有预料之中处于成败间极其艰难的一步,从祭炼太上玉书开始,再到漫漫时光里无垠光海之中的闭关,柳元正积攒下了太深厚的底蕴,走到这一步,几乎已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与此同时,洞天一角,林绮萱也在凝视着这神魔祭器。

    恍惚中,那如同神魔之音的道声再度响彻于她的心头。

    敬我如祭神魔!

    失神之间,林绮萱缓慢的往前踱步,那尊神魔祭器几乎在这一刻成为她视野中的全部,成为她道心中唯一的显照。

    某一刻,她几乎要生发出顶礼膜拜的冲动来,仿佛隔着万古时光,在礼拜一尊真正掌握雷道的先天神魔!

    可没等她失神太久。

    不多时,神魔祭器陡然间化作一道流光,飞入柳元正道躯之中,过鹊桥而下中轮,直入气海丹田之中!

    五脏雷音自柳元正的体内迸发。

    内周天中,磅礴的气血与法力在交织呼啸。

    煌煌雷音响彻,仿佛冥冥中有一道声音,在诵念着柳元正所修经文。

    流光直入八宝玄雷池中!

    神魔祭器显化,三头六臂的神魔玉雕座下紫金雷莲直坠正中央的二十四品雷莲而去。

    轰——!

    这一刻,像是柳元正的筑基、结丹、元婴境界在相互间交融。

    莲花与莲花之间在相互嵌合。

    雷光兜转之间,三十六品雷莲高悬八宝玄雷池上空!

    再看时,神魔祭器盘膝跌坐莲台中央,六臂抱元守一,气海丹田处,紫金雷丹悬浮,落于六掌中央,彼此间道韵灵光交织。

    轰鸣间,一切像是昔日的复刻,黄芽丹胎重炼九转,一枚枚古妖神文字从掌心流淌,汇入紫金雷丹之中,凝聚着升华之后的神通咒印!

    与此同时,柳元正身周狂风涌动,鲸吞元气,在他的气机不断勃发攀升至绝巅之中,某一刻,像是彻底挣脱了某种藩篱一般,轰然间破开道境,抵至更高的境界!

    是日,柳元正炼法而功成,初入化神道君境界!

    ……

    半晌后。

    妖神洞天内,柳元正悠然的端坐在宽大的竹椅上,怀中揽着林绮萱姣好的身躯。

    时间已经过去许久,可佳人的目光仍旧迷离,痴痴地凝望着柳元正,仿佛能滴出水来。

    显然她深受震撼,换做别的时候,这恐怕是要在道心中留下心劫,但此刻,柳元正却没有太多的紧张,师姐迟早也要走到这一步,入抵悟境,见证无垠光海之中,她自然能看清自己的眼前路。

    一念及此,柳元正还在琢磨着心念,想着要用甚么样的言语缓释自家师姐的心境,可还没等他开口,便见林绮萱颤颤巍巍的支撑起身子来,又缓缓地委下身去。

    “好师弟,原是这般敬你如祭神魔,我竟寻到这样的人物来做道侣……”

    一言说罢,林绮萱捏着柳元正碧蓝道袍的下摆,缓缓地掀起。

    这一下,纵是有千言万语,也都尽数憋在了柳元正的心里,好一会儿,他像是失了神一般,只是仰着头,一句话也没能说出口。

    此有诗云:

    二十四桥明月夜,浅照玉人教吹箫。

    又有仙子奉法螺,导龙入海倾浪涛。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