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古仙难安

作品:玄霄仙君546   作者:孤星入梦   更新:2022-03-06 23:46:52   阅读:100.00%

    四下里寂静无声。

    道人凌空而立,泰然自若,恍若接连造成杀劫的人并不是自己一样。

    他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定心神而修道法。

    那一泓水光残存于世的力量,那尚未溃散的烟霞,在柳元正的引动下,朝着道人的身躯凝聚而来。

    有数道黯淡的鎏金仙光高悬在道人的身前。

    这是转世古仙最后残存的灵光与道韵。

    这是源自于无垠道海最为纯粹的力量。

    恍如月华雾霭的灵光洪流将柳元正的身形淹没,乍现乍收之间,任谁都能瞧出,数道截然不同的灵韵充斥在了柳元正的四肢百骸之间。

    恍惚间,在他们的注视之中,恍若看到的不是一位此世的天骄道子,而是一位老辣的转世古仙。

    谁能够想到,柳元正竟然在当众凝练道体!

    那道清瘦的身躯,在世人的眼中恍若化作了道法的熔炉,每一息间,都有着宝药与薪柴填入其中,无形无质的道火煅烧着世间的万象!

    只这一会儿的功夫,不知道多少屏住了呼吸,惊诧的看着那立于半悬空的清瘦身形。

    原来,不需要前世的底蕴,不需要艰难的越过生与死的界限,便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接引道法洪流而来,原来,现世之修士, 也可以如转世古仙一般凝练道体!

    那是群仙经历了漫长的论道之后, 确定的可能弥补谬误的新法!那贯穿根基的道体,可能是长生与逍遥的依凭所在!

    甚至,只是这一会儿短暂的注视,柳元正的身上便接连有着四五道微茫的灵光兜转而过。

    他凝练的竟然不止一种道体!

    万象加身, 那道法熔炉之中能够煅烧出甚么惊世的成就来, 世间的仙道巨擘们已经无法想象!

    甚至此刻,云海之上, 仅存的几位仍在观瞧的天门主老怪, 都不禁挑眉赞叹。

    最后的烟霞消散一空。

    原地里,柳元正手腕一翻, 将剩余的一缕鎏金仙光收起。

    他并没有选择再度开启悟境的门扉。

    今日, 无垠道海的平和被打破,柳元正也不知道这样的变故会产生怎样的结果,为求稳妥,还是来日再探的好。

    那清澈而冷漠的目光, 再度环顾玄门所在的万里山河。

    “没有人来么?那既然如此, 贫道就有话要讲了……”

    正此时, 终于有人坐不住了。

    北疆, 道周仙门。

    一道灵光蹈空步虚而起。

    迎着柳元正的目光, 贺万安祭起万安相书, 有些无奈, 也有些愤怒的声音响彻在空灵幻境之中。

    “元易道兄, 还请暂息雷霆震怒, 莫要再下杀手了,今日之伏局, 实乃谋主薛进之过,既然谋主已陨落在道兄手中, 还请莫要牵累太多人!这是万古一世的争局,而不是杀局!莫说那些争而不斗的旧谈, 只说今日,诸般变故纷纭, 折损太多人进去, 只怕是教仇者大快的坏事!”

    闻言,柳元正面露不解神色,脸色颇有些阴郁的看向北疆道周仙门的方向。

    “贺道友,你我是旧相识了, 可这也不是你信口胡诌,往贫道身上泼脏水的依凭!莫要牵累太多人?教仇者大快的坏事?这是甚么样的说法?贫道听不明白!今日被设伏局围猎的是贫道, 斩了那薛进之后, 贫道也一直都在这儿呢!收手?这话从何说起?”

    听得此言,贺万安没有再回应柳元正,只是高悬在头顶的万安相书展开,一道道地纹显照,横空交织在天穹上。

    下一瞬,中土与北疆交界的某一荒无人烟之处,须弥壁垒被恍若大幕一样揭开。

    诸修看去时, 那纷乱的虚空乱流的极深处, 甚至很是接近古仙战场的一角中,山君与河伯的神形显照, 脚踏着四象洪流,亿万阴兵布下无上玄门古阵,紧紧地随在那一众仓皇横渡的古仙身后。

    两神形驾驭着轰隆的雷声, 显照着玉山与汪洋的无量之相,分则展五行之雄浑,合则现阴阳之锐利,在以一种极其有效的有段,猎杀着那些落在最后面的转世古仙,甚至在刻意的布下三面围网,将一众转世古仙往真正的古仙战场方向驱赶。

    早先时,诸修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柳元正演法呢,看着当世之天骄凝练道体,哪里还有心神顾看虚空极深处的变故。

    此刻,柳元正潜藏的手段被贺万安叫破了,展露在了世人眼中。

    道人也不恼, 只是平和的抬了抬手,那山君与河伯的神形也好, 那四象道兵凝聚成的洪流也好, 这一次方才真正的回归柳元正的身周。

    天涯若咫尺,柳元正恍若握住了道与法的弦,再抬手时, 七缕黯淡的鎏金仙光便已经被柳元正握在了掌心中。

    “也罢,也罢,贺道友相劝总是有道理在,贫道便给贺道友一番薄面,本来,照理而言,参与围猎的人,都该形神俱灭才对,但是……谁让贫道的凝练道体之法门,乃是贺道友所传呢……今日,便还了这份因果了!只是若再有下次,便没甚么好说的了。”

    话音落下时,远天之际,贺万安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

    哪怕知晓此刻现身,定然在柳元正的身上讨不到好处,可贺万安却也万万没想到,只是拦了柳元正的杀招,翻过头来看,柳元正便当众将贺万安卖了个干干净净!

    这下好了,柳元正的凝练道体之法门乃是贺万安所传,顷刻间便是传遍尘世的事情,甚至卜道大家可以以此捕捉过往的光阴倒影,洞见部分昔年本真。

    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相,是要教贺万安自绝于转世古仙的行列!

    原地里,像是没有看到贺万安脸色的变化,柳元正甚至颇有些遗憾,兀自的叹息了一声。

    “若非贺道友现身,贫道本来是想着将道体之法门宣之于众的,毕竟么,人家古仙都把咱们当成是祭品看,还只是寥寥几位天骄,余下的道友们,连当祭品人家都看不上呢!贫道便想着,将这法门传了,也能教诸道友们能多些底气。

    这会儿教贺道友一劝,贫道也是才想起来,这法门也不是贫道所创呐!法不传六耳,玄门从古至今的规制,还是莫要打破的好,毕竟,今日争局开启,诸般变故纷纭,轻易将吾玄宗秘法泄了去,只怕也是要教仇者大快的坏事!可惜啦!”

    这般说这,一如方才贺万安相劝时的言语,这位古仙的脸色沉郁的几乎要凝出寒霜来。

    原地里,柳元正像是又想到了甚么,忽地一挑眉头。

    “不过说起来,道体法门难传,但今日新旧两道之争,到底是告一段落了,万古一世纠错于争局中,吾玄门的大争之世里,诸位道友于擎举道果之路,还请多加思量,若有意愿探寻紫府新道,又不想教贫道掺和太多的话,宗门中若是有存神观想一境界的古籍,可以拿来多参悟一二,贫道便言尽于此了。”

    说罢这些,柳元正方才像是看到了贺万安难看的脸色。

    “哦?看起来,贺道友这是怒极了,可想要来斩贫道性命?”

    闻言,贺万安这才艰难的一笑,不得不朝着柳元正这里拱手一拜。

    “道兄说笑了。”

    “说笑?贫道可没有在说笑!教道友一个乖,这世上几乎没有甚么说笑的话,言语一出口,便总要伤人,下一回再想着要劝人行善的时候,先好好思量一下,会不会遭天打雷劈。真不想来斩贫道性命?”

    “谨受教,贫道断无此意。”

    原地里,柳元正摇了摇头。

    “你这人……争局一开,你这人也变得无趣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