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5章 道歉!

作品:剑道第一仙2015   作者:萧瑾瑜   更新:2022-07-27 10:13:33   阅读:100.00%

    怒涛汹涌,雷霆激荡。

    那浑天水域动荡而混乱,凶险可怖。

    可此时,却有四道身影出现在那片水域的边缘地带。

    一个身着风火道袍的中年道人,头盘道髻,背着一口由黑色龟甲打磨而成的八卦镜了,手握拂尘。

    一个身着兽袍,须发潦草的男子,肩宽腰窄,肌肤呈古铜色,足有丈许高,手握一杆白骨长矛。

    一个相貌端庄,身着羽裳的妇人,面庞精致美艳,露出的肌肤如凝脂般雪白剔透。

    在她脚下,踏着一头凶禽,形似鹏鸟,却生着一张狰狞的鬼脸,一对黑色的翅膀若垂天之云,缭绕着刺目的凶煞乌光。

    而在中年道人、兽袍男子和羽裳妇人前方,立着一个头戴斗笠,身影瘦削的素衣女子。

    斗笠带着面纱,将她面容遮掩,只露出一截纤细洁白的下巴。

    当一眼看过去,苏奕眉梢间不由浮现一抹讶异之色,目光更是在那中年道人身上停留了一下。

    几乎同时,中年道人扭头,遥遥朝苏奕这边望来。

    唰!

    道人的眼眸中,浮现一对璀璨的十字金芒,直似交错的刀剑划破长空,慑人心魄。

    苏奕神色平淡,波澜不惊。

    那目光中充斥的一股威慑力量,在冲击到他神魂时,就被轻而易举化解,仿似清风拂面,浑不受影响。

    身旁的伍灵冲则发出一声闷哼,眼前刺痛,神魂如遭压制,心神随之动荡起来。

    关键时刻,苏奕一声冷哼。

    轰!

    对伍灵冲而言,这冷哼就如大道伦音,一举将他神魂遭受到的威压击碎。

    而极远处地方,那中年道人不禁轻咦出声,“有点意思。”

    说着,他眼神中的璀璨金芒随之收敛。

    那兽袍男子、羽裳妇人、斗笠女子皆被惊动,目光纷纷朝苏奕和伍灵冲看了过去。

    眼神各异。

    可却给伍灵冲带来极大的压力,脸色都变了。

    原因就是,无论是那中年道人,还是羽裳妇人和兽袍男子,身上的气息都极端恐怖,明显超出太境三阶的范畴!!

    反倒是那斗笠女子,一身气息晦涩神秘,并不引人注意。

    还好,那些人很快就收回目光。

    “可曾伤到你?”

    苏奕问道。

    他一眼看出,那中年道人是故意的!

    看似只是隔空遥遥望过来,实则目光中充斥威压,换做他不在,伍灵冲早已被震慑当场,心神失守!

    伍灵冲摇了摇头,旋即低声传音道:“道兄,那些家伙太危险,明显不是太境人物!”

    苏奕嗯了一声,道:“除了那斗笠女子,其他三人分别是一个伪神,两个半神。”

    伪神!

    一种踏足神道,却未曾凝聚出神格的强者。

    比半神更强,但比下位神则弱一大截。

    核心就在于,未曾凝聚神格,就无法凝练和掌控神道法则。

    伪神之所以并非真神,就在于这等存在证道成神的时候,所炼化的纪元法则并不完整!

    伍灵冲浑身一震,传音道:“我想起来了,你说的伪神是那个中年道人对不对?他应该就是‘雷老邪’!纪元长河中凶名昭著的绝世邪魔之一!”

    雷老邪。

    这是一个名扬纪元长河中的邪道巨枭,纵横天下多年,以性情阴狠著称。

    无疑,苏奕所说的两位半神,就是那兽袍男子和羽裳妇人!

    再加上那斗笠女子,这样一个阵容别看人少,实则足可横行纪元长河大多数地方,让太境人物谈而色变!

    “走,过去看看。”

    苏奕说着,已从藤椅上起身,驾驭咫尺剑,载着他和伍灵冲一起朝远处的浑天水域掠去。

    伍灵冲呆了呆,心中生出一个荒谬的念头,难道苏道兄他要收拾雷老邪?

    同一时间,雷老邪等人也察觉到苏奕和伍灵冲朝这边靠近过去。

    顿时,他们眼神变得异样起来。

    “没想到,那两个家伙竟主动送上门来了。”

    兽袍男子咧嘴一笑。

    羽裳女子瞪了兽袍男子一眼,“先别轻举妄动。”

    之前,他们在发现苏奕和伍灵冲时,一眼就看出咫尺剑不简单,疑似是一件纪元神宝!

    这让他们皆怦然心动。

    不过,出于谨慎,他们并未着急动手,而是装作什么也没看到,暗中则在传音对谈,商议对策。

    可出乎他们意料,在他们商议对策时,苏奕和伍灵冲竟然主动靠近过来,一下子,他们甚至感到有些惊诧。

    这俩家伙是打算自投罗网?

    “先摸一摸他们的底细,再动手也不迟。”

    中年道人模样的雷老邪轻声道。

    交谈时,苏奕和伍灵冲已靠近过来。

    并且是朝他们这边掠来!

    雷老邪等人都不禁一怔。

    就见苏奕已淡然开口:“初次见面,无冤无仇,却拿眼睛来逞凶,是不是该给一个说法?”

    此话一出,雷老邪等人彼此对视,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这家伙,竟敢来找他们讨说法?

    这一刻,那头戴斗笠,面容被一层轻纱遮掩的素衣女子也不禁扭头,多看了苏奕一眼。

    似很惊诧。

    伍灵冲沉默,心中实则很紧张,连他都没想到,苏奕竟这般堂堂正正找上门去向一位伪神讨说法!

    这……也太强势了!!

    “讨说法?”

    雷老邪皮笑肉不笑,上下打量了苏奕一眼,“年轻人,你想要怎样一个说法?”

    兽袍男子和羽裳妇人眼神古怪,就像盯着两个送上门的猎物,充满了戏谑。

    “我还不屑和你计较,但……”

    苏奕一指身旁的伍灵冲,“你必须向他道歉。”

    众人顿时哄笑起来。

    有意思,这年轻人分明是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才会显得这般无知无畏!

    雷老邪也不禁莞尔,道:“看来,是我多年不曾在纪元长河中行走,以至于现在随便一个小家伙,都敢对我指手画脚了。”

    声音中,带着调侃。

    苏奕淡然道,“无冤无仇,我才给你道歉的机会,若再执迷不悟,我立刻杀了你!”

    一下子,兽袍男子和霓裳女子脸上笑容变淡。

    雷老邪眉头皱起,眸光闪动。

    气氛也悄然变得压抑下来。

    忽地,那斗笠女子开口道:“正事要紧,莫要节外生枝,更别说之前是你做的不对。”

    她声音沙哑低沉,却自有一种独特的磁性。

    雷老邪脸皮一翻,冷哼道:“你这是真想让我道歉?”

    “难道不应该?”

    斗笠女子抬起秋水似的明眸,盯着雷老邪,“耽搁了正事,我可不会兑现承诺。”

    雷老邪脸色一沉。

    那一对眼眸中,尽是汹涌的怒意和杀机。

    就在众人都以为他会发怒时,他却忽地笑起来,道:“丫头你说的对,之前是我无礼了。”

    说着,他敷衍地拱起双手,朝伍灵冲道:“还请这位道友见谅!”

    伍灵冲沉默。

    一位伪神跟自己主动道歉?

    那……自己该如何回应,才能显得更有骨气一些?

    可不等他回应,苏奕已淡淡开口:“态度不行,重来。”

    “你……”

    雷老邪眸子中浮现一抹毫不掩饰的寒意,杀机四溢。

    兽袍男子和羽裳妇人也皱起眉头,神色不善。

    斗笠女子则说道:“道歉而已,走点心不就好了?非要耽搁此次的正事,你才会善罢甘休?”

    雷老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半响,他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满腔的杀机,再次朝伍灵冲道歉:“此次的确是我失礼了,还请阁下见谅。”

    伍灵冲能清楚察觉到这位伪神内心的怒火,可当看到对方被逼迫得第二次向自己低头道歉,心中别提多舒服了。

    “下不为例。”

    伍灵冲努力让自己显得很从容,而后矜持地摆了摆手。

    “呵!”

    雷老邪笑起来。

    只是那笑容却格外渗人。

    苏奕也笑了,随口道:“你该感到庆幸,否则,你已是个死人。”

    “行了,这位道友也少说两句。”

    那斗笠女子瞥了苏奕一眼,态度冷淡,“我能救你一次,可不见得能救你第二次,再不收敛,小心遭殃。”

    说着,她不再理会苏奕,抬眼看向雷老邪,“可以行动了。”

    “好!”

    雷老邪摘下背后的八卦镜,甩手一丢,八卦镜骤然间大放光明,映照万丈虚空。

    轰隆!

    八卦镜当空一照,怒浪狂涛肆虐的浑天水域中骤然间铺砌一道金光灿灿的虹桥,直通浑天水域深处。

    斗笠女子第一个踏上那条金色虹桥。

    雷老邪和兽袍男子紧随其后。

    那霓裳妇人则忽地扭头,笑着问道:“看你们前来浑天水域,莫非也要前往失乡之城?”

    “不错。”

    苏奕坦然道。

    霓裳妇人笑吟吟道:“是否要一起同行?”

    “不妥!”

    那斗笠女子已打断道,“我们是去办正事,岂能让外人掺合进来?”

    霓裳妇人笑道:“可就凭他们俩的实力,要前往失乡之城,注定九死一生,既如此,带他们一起行动,也算做好事了。”

    苏奕当即收起咫尺剑,带着伍灵冲已来到那一条金色虹桥上,道:“那就多谢了。”

    动作那叫一个利索,让斗笠女子想拒绝都来不及。

    霓裳妇人也不禁怔了怔,这俩家伙……就真的一点忌惮都没有?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