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并不平安的平安夜(中)

作品: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473   作者:别叫我陈二狗   更新:2021-10-17 18:35:35   阅读:91.70%

    数千里外,臭名昭著到曾让伦敦雾都之名响彻世界的‘伦敦雾’此刻正在一条肮脏的河流上飘浮着,

    这条河蜿蜒曲折,两岸杂草蔓生,垃圾成堆,但河流的尽头处却竖立着一座气派的纺织工厂。

    它就那样盘踞在黑暗当中,只漏出一个巨大的影子,阴森森的,透着不祥。

    四周寂静一片,只有黑黢黢的河水在呜咽。

    一只大到足以让人怀疑它是否变异了的老鼠偷偷溜下河岸,满怀希望地嗅着深深的杂草丛中几张炸鱼和炸土豆片的包装纸。

    就在这时,一辆由六匹飞马拉着的大型马车在夜空中出现。

    它在半空中转了个大弯,这才终于停在了河边上。

    坐在外面架着马车的是小纽扣。

    他的表情并不能算太好看,但依旧还是挤出一丝笑容,拉开车帘对里面的纽兰说道:

    “弗尔德先生,您看看这里是纺纱街吗?”

    正歪头打着瞌睡的纽兰闻言呻吟着探出了身子。

    马车外的寒风让他昏沉沉的脑袋终于是清醒了一些。

    而在望见那条臭水河的时候,纽兰的眉头先是皱了一下,随后又马上舒展开来,笑着说道:

    “没错,就是这儿了。虽然你车停的有点远,但是也没关系。剩下的路我自己走过去就好,顺便也能醒醒酒。”

    纽兰一边说着一边跳下了马车,对着小纽扣行了一礼以示感谢。

    这让小纽扣终于是松了口气。

    眼下距离他们两个离开弗利城堡已经过去快3个小时了。

    由于小纽扣并没有亲自来过纺纱街的关系,在这三个小时里小纽扣带着马车和纽兰足足幻影显形了超过6次,这才终于找到了这个偏僻的地方。

    送纽兰回家这件事所耗费的时间已经远远超出了小纽扣的预期。

    虽然家里还有其他家养小精灵,可小纽扣一想到小主人和主人如果呼唤他的名字却不见自己第一时间出现在他们面前就自责的厉害。

    于是在和纽兰匆匆道别之后小纽扣便直接噼啪一声化作了虚影消失不见。

    而随着小纽扣一同消失的,还有纽兰脸上挂着的笑容。

    他扭过头,有些厌恶的看了眼那条臭河以及河流尽头的那座工厂,加快脚步向着不远处那排排由破旧砖房构成的小巷走去。

    小巷内的环境其实并不比河边好多少。

    天上飘落下来的雪花刚一落在破破烂烂的地面上就会被热化,重新化作液态。

    这使得地面潮湿一片,更是布满了密集无比的脏水洼。

    其中一些水洼大的甚至直接覆盖了一整段路面,几乎渗进了街边的人家里。

    每当看到这幅场景,纽兰都会开始怀念起对角巷上那些附带有排水沟和排水道的漂亮街道。

    纺纱街的街道虽然也造了类似的东西,但令人遗憾的是,纺纱街的排水道和排水沟并没有排除污水的作用。

    它们和它们内里堆积的垃圾所能起到的唯一作用就是制造一大堆臭气来毒害这里的居民。

    这并不是在危言耸听。

    纺纱街的排水道直通先前纽兰来时的那条臭河。

    所以站在岸边和身处纺纱街所闻到的臭味其实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硬要去形容的话,那臭味就像是各种化学试剂发酵后混合了腐烂食物残渣的味道。

    现在也就是寒冷的冬天了。

    如果换做夏天,整个臭河两岸连同纺纱街区域臭的寻常人根本就没勇气走进来。

    熟练的捂住口鼻,纽兰继续向着街道深处走去。

    有几盏路灯已经坏了,纽兰跳跃在各个脏水洼之间的身影时而被灯光照亮,时而被黑暗笼罩。

    他走过一扇扇用木板钉着的破旧的窗户,踏在湿滑鹅卵石上的脚步发出阵阵回音。

    这种需要全神贯注的前进方式对一个喝醉了酒的人来说分外艰难。

    可伴随着渐渐深入街道,纽兰的嘴角却是缓缓上扬了起来。

    他最终在一幢房子跟前停了下来。

    昏暗的灯光从楼下一个房间的窗帘缝里透出来,也将一个人影印在了窗户上。

    在看到这个人影的瞬间,纽兰脸上的笑容灿烂到了极致。

    他用力捏了捏怀里司格芬送给他的无痕伸展咒袋子,迫不及待的开门走了进去。

    “妈!我回来了!”

    纽兰喜悦又激动的声音让窗边的人回过了头。

    这是名看起来至少要有60多岁的老妇人。

    她穿着陈旧掉色但却干净的花色毛衣——上面的针脚很细密,但颜色分部的却极不规律,以至于毫无美感,就像是东拼西凑了些杂色毛线自己制成的一样。

    斑白的头发特意盘成了一个复古的发型,这种源自嘤国皇室的发型原本看起来应该是高贵无比的,但眼下落在老妇人的头上却因为她那根本没有弹性的枯发而变得有些怪异。

    老妇人的眼睛似乎并不怎么好。

    她眯缝着眼睛打量了纽兰半天,这才抱怨道:

    “纽兰啊,你怎么才回来,我都在怀疑你是不是被河边的大老鼠给叼走了呢!”

    听母亲说着儿时常用来吓唬他不要去河边的话,纽兰看起来开心极了。

    因为他已经看到母亲身后那张小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小型火鸡,上面还撒了许多被切成小块的胡萝卜。

    老妇人虽然嘴巴上抱怨个不停,可嘴角却在不断上扬。

    她拉开桌子侧面的另一张旧木椅对纽兰说道:

    “还不快坐过来?火鸡我都热过三遍了!”

    纽兰的视线落在了老妇人满是老茧,且缺少了无名指和小拇指的右手上,眼底泛起一丝水雾,嘴里却忙不迭的答应道:

    “欸!这就来了!”

    说着话,他快步上前坐在了椅子上,老妇人则已经帮他在碗里盛了一大只鸡腿,上面同样覆盖着厚厚一层萝卜碎。

    他深吸了一口气,做足了准备工作后才在老妇人的密切关注下猛地扒拉了一大口炖到酥烂的胡萝卜碎进嘴里,随意咀嚼了两下便快速咽下,形如吃药。

    老妇人见状一如从前般温柔的摸了摸纽兰的头,脸上的皱纹在笑容的勾动下宛若一朵老菊。

    这让纽兰吃的更起劲了,但同时,眼里的泪水也终于抑制不住落了下来。

    他本身其实并不爱吃胡萝卜,但胡萝卜却是纽兰家餐桌上永远的主角。

    他还记得小时候母亲总是强逼着自己多吃几块胡萝卜。

    纽兰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觉得这是因为胡萝卜非常便宜的缘故,直到在去霍格沃茨上了魔药课后他才知道里面的深意。

    胡萝卜,能排毒……

    几乎是拌着泪水吃完了这一餐后,老妇人佝偻着身子起身要去收拾,却被纽兰又拉了回来。

    迎着老妇人困惑的目光,纽兰舔了下嘴唇,将无痕伸展袋封口的绳子解了开来。

    叮叮叮……

    数百枚金加隆外加一整个黄金烛台就这样被倾倒在了桌面上。

    在昏暗灯光的照耀下这些黄金反射着金灿灿的光芒,整个小房间猛地亮了好几个度。

    那张已经为纽兰家服务了足足二十多年的小木桌被压得发出了阵阵呻吟,老妇人却出奇的没有心疼。

    她脸上写满了惊诧和惊喜,浑浊的双眼上也蒙上了一层璀璨的金黄色。

    只是这抹光彩很快就消失了,老妇人脸上的惊喜也转瞬间变作了惊恐之色。

    “妈妈,我们能从这搬走了!你觉得去伦敦这个城市怎么样?那里的环境这些年下来已经治理的很好了,最起码比纺纱街要好。更何况那里还有最好的医院和公共设施,我们……”

    纽兰犹自不觉的兴奋说着,可说到一半老妇人颤抖的手就攥住了他的手臂。

    “你做了什么?”

    老妇人的声音都因为恐惧而变形了。

    纽兰笑着解释道:

    “我找到了个好老板。”

    “你一个连高中都还没毕业的学生能有什么老板带着你赚到这么多黄金!”

    老妇人猛地拔高了音调,接着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伸手在纽兰的胸腹部上不断检查着。

    “你找不到刀口的,我没有卖肾,或者是出卖身体的其他器官。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了,我所在的学校相当特殊,教导的东西远比其他学院更加有用。”纽兰继续说道,“而我,则是这个学校里最出色的学生……之一,能有老板赏识我那是必然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今后你只需要专心享福就好了!”

    老妇人的惊恐并没有因为纽兰的安慰而得到缓解。

    但纽兰却并不担心,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母亲,向其描述未来的美好生活。

    他其实很清楚自己母亲在担心什么。

    只是他不认同自己母亲的想法。

    生活在眼下这种社会环境中的穷人家孩子搏富贵就像是在‘度博’,还是在老千们的赌桌上,能有一个风险和收益对等的条件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就像今天。

    虽然他差点死在了古灵阁地下,但却也收获了一大堆金加峦黄金制品。

    至于善良仁义之类母亲一直挂在嘴边要求他的品质,纽兰对此完全是不屑一顾的态度。

    毕竟,他父亲在抛下他们母子不告而别的时候可没有展现过类似的品质,他母亲在纺织厂里受伤致残的时候工厂老板也没有展现过类似的品质,他们在这里被迫呼吸毒气的时候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们也没有展现过类似的品质……

    弱肉强食才是这个世界的底层逻辑。

    善良什么的,纽兰觉得或许在自己大富大贵后会想要去追求,就像司格芬现在所做的那样,但至少不是现在。

    现在他的主要重心还是应该放在改善他与母亲生存条件的事情上。

    而在这方面林克无疑是个相当完美的老板。

    因为林克不仅能给予他金钱,还能给予他特权!

    他所梦寐以求的特权!

    纽兰其实早就想要用魔法来改善母亲的身体状况了。

    甚至于他还自己攒钱偷偷配了一瓶复灵剂和强效治愈剂想要帮母亲恢复视力和断掉的手指,可当药剂配完之后他却终究没敢实施最后一步。

    他太清楚了。

    魔法部对他这种出身自纯麻瓜家庭巫师的监控绝对是全方位的。

    别说给自己的母亲喝魔药了。

    只要他胆敢向母亲透露有关于霍格沃茨和魔法界的任何内容,下一刻傲罗和打击手就会破门而入,将他逮捕。

    而现在,他相信这项长久以来只供纯血贵族巫师们享有的特权很快就会落入他的手中。

    对此他很有自信。

    准确的说,是对林克,这位他所跟随着的老板有自信。

    听着母亲的唠叨,纽兰笑吟吟的起身开始餐桌上的脏盘子以及金币,心情美丽极了。

    ……

    魔法部。

    部长办公室。

    这里的灯光并没有被打开,福吉就这样沉默着坐在黑暗当中。

    他面前的办公桌上同样也摆着一颗微型圣诞树。

    这棵树上装饰用的魔法灵光便是这整个办公室内唯一的光亮。

    这抹光亮打在福吉的脸上,映照出的却是一张惶恐不安的脸。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收到消息称伏地魔带领大批食死徒洗劫了古灵阁,并顺带着将古灵阁连同小半个对角巷给夷成了平地。

    尽管来向他报告的那个官员发毒誓说这就是事实,且现彻有超过二十个以上的目击者,但福吉依旧不太相信。

    或者说,是他不太愿意接受伏地魔归来这个事实。

    可就在随后,浑身是血的斯克林杰不顾周围人惊恐的目光,一瘸一拐的冲进了他的办公室,并再度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古灵阁和对角巷的事情是真的。

    但现场并不只有食死徒和伏地魔。

    准确来说除开食死徒和傲罗外,现彻有另外一股同样强大的力量在。

    而三方势力战斗的结果就是——他这次带过去的一百多个傲罗和打击手,近乎全灭!

    这几乎就是魔法部目前大半的军事力量了!

    再然后,斯克林杰表情狰狞的向他提出了让魔法部进入战争状态,并向傲罗办公室提供无上限经费的通知。

    是的,斯克林杰所给予他的是通知,而非建议。

    这是对斯克林杰当初语气的最好描述。

    在甩下了这样一截话后,斯克林杰就摔门而出。

    只留福吉一个人呆愣愣的坐在办公室里,面色惨白,整个人如坠冰窟!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