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下马威

作品:简行诸天721   作者:不想当然   更新:2022-03-07 00:39:39   阅读:100.00%

    (感谢书友“心♀甘轨迹”的9张推荐票。)

    也不是太久,在谢玉给妞妞检查身体,看看能不能做出推断时。

    老廖一脸痛色,带着两男两女,四个年轻人到了谢玉这里。

    这四名男女见到谢玉,毫无以前笑看谢玉身形的俊朗男女一样,而是很有熟练度的普通跪了下来。

    以谢玉的导演经验,这绝对是提前排练过的,说实话老廖也有些惊愕,但现在燃烧的大脑,同情大过理智。

    老廖立刻介绍道:“谢兄弟,这四人是老大杨勇和他妻子慕容兮,弟弟杨广,和小妹杨慕娆。”

    然后又阴狠的对四人说:“你们四个有什么委屈,可以和我谢兄弟说,他可是筑基修士,一定可以为你们报仇的。”

    这话,说的让谢玉直皱眉。

    不过,考虑到现在老廖,已经被仇恨冲破头脑了,谢玉也没多说什么。

    听到老廖这样说,这四人好像胆子变大了一些。

    然后,老大杨勇开口道:“启禀前辈,我等四人本是小阳山的一个修真小族,但不知我家长辈如何得罪了砀山四义, 他们不讲道义, 屠了我的全族。”

    这话说完,一阵哽咽。

    “若不是四弟杨广为人机警,想我和内人小妹,也已葬身火海了……。”

    这个四弟眼珠一转, 立刻神色低沉道:“大哥, 身为杨家的一份子,你我兄弟不必替这个。”

    然后, 给谢玉磕了一个头道:“族中长辈好像早有预料一般, 也曾经提过,若杨家出事了, 可前往太南谷坊市寻求庇佑。”

    “长辈曾言, 若是近期谁新晋筑基,此人或和杨家有些因果。”

    然后,一头伏地不起身,其他人三人看到老四这样做, 也是伏地不起身了。

    只是这话, 让老廖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半白胡须, 不由的看向谢玉。

    实话, 谢玉能这么快修到筑基期, 是和那半颗筑基期有很大关系, 要没那半颗筑基丹。

    谢玉至少要再花费六到八年, 修到练气十层大圆满, 才敢在没有筑基丹的情况下, 尝试突破筑基。

    这么想起来,虽然有点扯, 但确实勉强算是有些因果关系,不过, 这种关系谢玉也可以不承认。

    但谢玉总觉得这家人,就来的时机有些太赶巧了。

    想到这里, 谢玉暗中吐出自己精练的那口天残逆劲。

    在这跪倒的四人身上游走了一圈,然后, 谢玉愕然的盯着老四杨广瞥了一下。

    就在这时, 老廖有些着急的对谢玉道:“谢兄弟,我看这几个小辈逃到此地,一时还不知道在何处安身,那砀山四义如此没有人性, 莫不如先把他们留在别院。”

    谢玉奇异的对着老廖道:“老廖,你想让我护持他们。”

    老廖先是黯然一下, 也是坦然的对谢玉道:“妞妞已经如此了, 我不想故友的小辈再出横祸,我知道我现在也是自身难保,还望谢兄弟施加援手……。”

    谢玉很是认真的看着老廖,想了想,那暗藏之人布置的阴毒阴谋,有些事,知道的太多, 反而可能会有杀人之祸。

    无知者, 反而可能保住性命,自己也就能在这太南谷坊市停留六七年, 老廖还在这里待一辈子。

    叹了口气道:“老廖,你要是同意,我自然不会反对, 但……。”

    “算了,这样,老廖,你我若在这别院一日,你就是这别院的管家,若你想招人入别院,我自然不会反对。”

    说完,谢玉把一枚别院的禁制令牌拿了出来。

    想了想,谢玉对着禁制令牌做了一番设定后,有取出一些灵材,当场制出三十枚副牌。

    用把禁制令牌用法力送到老廖面前道:“这是一枚别院的禁制副令,除了一些核心区域, 老廖你可以持有这枚令牌,在别院随处走动。”

    老廖自然是激动的收下, 甚至当场用精血炼化, 谢玉也不惊讶。

    然谢玉又扔给老廖十副副牌,道:“这十枚副牌,你可以送给你看中的十人, 进入别院修炼,毕竟我也不会在这里,待的太长久,也算是你的人情了。”

    初步炼化后,老廖立刻开口对谢玉道:“谢兄弟,啥也不说了,老廖做事你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老廖欣喜的给跪在地上的四人分发副牌,并催促他们分别炼化。

    看着对着老廖一脸恭敬的老四杨广,谢玉暗道:“老廖,你若是知道此人,曾在妞妞身上播撒了生命种子,不知道你该如何感慨,或许会当橱毙此人吧!”

    不过,现在不是拆穿这个的时候,谢玉倒想看看,背后之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想了也和这别院有关系。

    突然,谢玉想到李家少爷成亲那天,当李品言说把别赏赐给自己后,包括李家少爷还是几个人意外,而又气愤的表情。

    想到这里,谢玉对老廖道:“老廖,你先把他们安置下来,我出去一趟……。”

    说完,也不等老廖打问,谢玉就闪身离开了。

    刚炼化几枚出入副牌的的四人,也艳羡的看着谢玉消失的身影。

    “这就是筑基期修士吗?杨广你只要抓会,你也可以的”杨广暗道。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但谢玉的记忆力,还是可以可以。

    仗着模糊的印象,随便打听了一下,就把那几个面色不开心的人,给打听出来了。

    其实也是这几人,在太南坊市“很有名气”罢了。

    结合以前谢玉听到的传言,明白那四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太南四害”。

    他们分别是李家的李耀男,江家的江玉郎,白家的白水南,韩家的韩高。

    这四人,在各家虽然都是庶出,不是嫡子,但在各家也是天赋比较高一辈,自小就被长辈宠溺,才有了今日的名头。

    但这种名头能在这云龙混杂的太南谷坊流传这么久,虽然不少散修都有被“欺负”的经历,肯定是有原因的。

    又简单的查问了一些“太南四恶”的经历。

    谢玉发现这四人的行为也颇为有意思,虽然经常欺辱散修,那也是针对修为不如他们的散修。

    对了修为高于他们的,或者有背景的,他们也足够小心,一般都会通过“代理人”出手。

    就算失败,也有替罪羊,大不了多赔偿一些,可谓是有钞的就任性的典型。

    修真者辛辛苦苦也不会的求修炼资源,大多也不会头铁的,和他们过不去。

    有些长辈甚至会把此事当成一种历练,“太南四恶”虽然可恶,但总是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能不得罪。

    所以,这些年名气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是扩大了几分。

    但再是扩大,按以往的情况,筑基期的修士他们也是不敢得罪的。

    谢玉不由得,看了看自己,暗道:“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身形,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威慑力?”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