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灭门

作品:天狱边缘625   作者:云隐居士   更新:2021-11-25 12:27:47   阅读:97.98%

    作为圣皇教会的教皇,自然会比较熟练使用常暗君王内的魔力通路。

    毕竟早在很久以前贝格烈皇室将这把镇魔器交给圣皇教会时,常暗君王使用方法便被历代教皇作为底牌流传下来。

    所以将如今的皇帝和教皇成为半个镇魔器也不为过,只是在魔力承受量方面要比正常镇魔者要低不少。

    事实上当年亲手把常暗君王交给戴忘觉、并授以其大概使用方法的,正是教皇本人。

    不过天裁者此时怎么都没想到,在藏影冥刺来袭的关键时刻那位曾经主动收他为义子的人,竟是会直接拿着常暗君王离开。

    面前来自毁灭教的刺客已经趋近成型,手臂处化作锥刺缓缓朝戴忘觉靠近。

    就在半狼人看见身后高挂在墙壁上的剑与盾准备前去拿取时,门外忽然传来喊声:

    “有刺客!点火!”

    那是教皇的声音。

    意识到暗宗宗主到来,他先是第一时间利用镇魔器进入隐身状态、趁着戴忘觉没反应过来的间隙离开。

    再来到外面通知守卫准备点燃火焰陷阱,试图将来访的藏影冥刺困杀于房间内。

    四下火焰咋起,通红的光芒沿着指定路线迅速点燃,很快将整个房间笼罩在熊熊燃烧的火光里。

    身影被硬生生逼退的戴忘觉略带恼怒地看向已然紧闭的房门。

    知道那后面是还有许多赶到的金纹护教随时准备拦截。

    或许会等待教皇下达直接命令再现身,也可能是想借刀杀人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戴忘觉,这是猎魔协会那边借来的高浓度魔力髓液!试着把它注入刺客身体里,说不定还能逆转局势。那样,教皇冕下会饶你一命,不追究你叛离教会的责任!”

    门外传来一位熟悉的金纹护教声音,那是以前还时常来向自己请教的后生。

    在半狼人陷入火焰包围、即将赤手空拳对抗毁灭教宗主级别人物时,竟是将房门打开一条缝隙、仅仅抛来一瓶高浓度魔力髓液。

    更可笑的还是许诺如果能战胜藏影冥刺,就会宽恕自己叛离圣皇教会犯下的罪过。

    何罪之有?

    知道现在形势危机的半狼人不会在这件事上和对方太较真。

    于是捡起滚到脚边的高浓度魔力髓液,以之代替匕首,做好战斗姿态放置身前。

    他很清楚手里这瓶魔力髓液蕴含多少能量。

    哪怕是身为半狼人的自己使用,也会因承受不了其内庞大魔力导致身体土崩瓦解。

    若是用在想大魔法师转世那种魔力量极为强横的人物身上,将会出于某种猎魔协会尚未公开的原因,导致对方魔法失效并造成不亚于达到魔力承受量上限的痛苦。

    显然教皇在了解、吸取第一次遇袭的教训后,便派人去猎魔协会取来了这瓶高浓度魔力髓液,将其作为杀手锏留在最后。

    从某种意义上,这件杀手锏比寻常刀刃有用不少。

    拼了。

    眼前在火焰里若影若虚的刺客向前任天裁者发起冲锋,臂膀化作的锥刺依旧锋利到触目惊心。

    戴忘觉不敢与之正面硬撼,施展出对应变形者能力加强己身身体机能,尝试与攻势凌厉的对方进行周旋。

    相比起上次与藏影冥刺的战斗,半狼人失去大魔法师转世给予的多种加护,而且亲手将能对刺客造成威胁的镇魔器交给了教皇。

    虽然暗宗宗主的状态真如大魔法师转世所言,似乎附带着无可逆转的重伤。

    但在被削弱的状态下仍旧爆发出普通人难以逾越的水平。

    别说是大病初愈的戴忘觉,就算门外几名金纹护教联手,能达到上次戴忘觉的程度就已经很不错了。

    顾不得火焰炙烤身躯,导致体温越来越高的不妙。

    手拿高浓度魔力髓液的戴忘觉不得不躲避刺客计算好的精准攻击。

    根本找不到时间用距离短小、还需要时间注入的高浓度魔力髓液伤害到对方。

    狼人化。

    不完全的狼人化被戴忘觉当做生死攸关时刻最后底牌打出。

    上次由于魔力承受量提前达到限制都没能击杀藏影冥刺,所以需要催动体内部分魔力才能开启的狼人化并未成功使用出来。

    事实上较于大魔法师转世给予的多种加护,现在迫不得已展露的狼人化不止逊色一筹。

    可这就是作为半狼人戴忘觉在失去镇魔器后最强手段了。

    保持着混沌理智,比平时战斗状态要更冒险且癫狂的攻击方式,终于给戴忘觉带来反攻机会。

    每每挥出一爪、或试图用高浓度魔力髓液刺击对方,还是只能换回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专属于狼人的超高恢复力迅速修补戴忘觉的身躯。

    到了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刻,狼人化的戴忘觉甚至不惜以伤换伤将高浓度魔力髓液直接插入藏影冥刺的肩膀,并顶着腹部被捅穿的剧痛用人脸大的手掌直接将针管按下去。

    身负重伤的半狼人难以维续狼人化状态,跌跌撞撞朝后退出几步,重新回归人类的姿态。

    他不认为作为连大魔法师转世都忌惮不已的暗宗宗主,会被高浓度魔力髓液绝杀。

    在还没站稳、腹部伤口任然喷涌出血水的时刻,拼尽力量奋起一跃,取下挂在墙壁上的剑与盾。

    虽说这套武器注定远远不如两件镇魔器强大。

    戴忘觉还是选择站在敌人面前,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放弃抵抗。

    等待高浓度魔力髓液生效。

    戒备起来的半狼人视野变得模糊,本就被火光笼罩的场景如蒙上一层薄雾。

    结果依旧能看见对面随意掰下插在肩膀上针筒、没出现任何不良反应的藏影冥刺,继续朝他这边靠近。

    果然没用么。

    据说当年大魔法师转世被惩罚者注射这种浓度的魔力髓液,都不得不在地牢里休养半个月才恢复精神。

    为何眼前的刺客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像弹开一只跳蚤般拍落、无视高浓度魔力髓液的效果?

    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了。

    尽全力调动体内剩余的所有力量,勉强能扛着失血过多带来的负效果进行战斗。

    当藏影冥刺来到跟前发起攻击时,戴忘觉同样以不弱于对方的速度进行规避和反击。

    不能放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必须将你灭杀于此!

    激烈碰撞在被火焰覆盖的房间内频率不减反增。

    连冷漠如坚冰的藏影冥刺表情,都显露出些许疑虑。

    二人间火花交错,战斗场地烈焰爆鸣。

    全身心投入战斗的戴忘觉直感觉身体像是挣脱了什么束缚,挥动双臂、策动腿脚的动作越来越轻松。

    和那时候大魔法师转世打开自己潜能的感觉相差无几。

    最大的不同是现在潜能的爆发,完全由戴忘觉自己引起!

    战!战!战!

    盾牌破碎,戴忘觉就抬起手臂用外层变得脆弱的护教服、以及其下坚韧的肌肉代替保护。

    长剑被锥刺击破,则强行不完全狼人化让手指变成锋利的尖爪,向面前虚无缥缈的刺客发起无畏攻势。

    哪怕身躯被鲜血染红,凭借狼人带来的高超自愈能力,硬生生在不满火光的房间内和暗宗宗主死斗长时间。

    以至于这建立在教庭高塔的房间,有被火焰完全吞噬殆尽、即将崩溃倒塌的趋势。

    金纹护甲们以教皇性命优先,护送持有镇教之宝的教皇先行离开这座高塔。

    从下方朝那火焰起始的位置开始向上望去,能看见有两团黑影仍然在那儿拼死相搏。

    到底是达到了何种程度,才能上演于此震慑人心的战斗?

    至少经历过不少血战的护教们,深深为极有可能成为天裁者谢幕之战的场景深表敬意。

    等到不断有梁木从高塔上掉落,伴着火焰波及到周围区域,房间内胜负终于分晓。

    那双臂如锥刺般的身影,使用那混若天成的武器将面前的人影刺穿。

    从胸膛处破开的贯穿性伤势甚至还是没能立刻剥夺对方性命。

    只见扬起的利爪挥举过头顶,被对手用锥刺随意一挥导致整张手掌掉落。

    结束了。

    刺客与天裁者的战斗,以谁也不愿看到的结局告终。

    当初设计陷阱时没能考虑到战斗需要持续这么长时间,导致无法及时灭火的高塔几乎大半被火焰覆盖。

    倾斜的教庭高塔逐渐偏离原来的角度,在众多木头石块燃着高温度火焰掉落在地、砸出一个个巨坑时,整座卫伊城圣皇教会教庭及周边居民区皆陷入莫大的震撼。

    能与贝格烈帝国皇室扳手腕的圣皇教会,竟是在今晚被来历不明的刺客覆灭。

    无论是金纹、银纹还是以下级别的护教,眼睁睁看着那团黑影从分部已然不均匀的火焰下黑暗出现。

    在形成包围阵势的护教队伍中央显露出虚无缥缈的身影,一言不发地直接对面前紧张戒备的包围圈发起突围。

    失去大魔法师转世加持、天裁者的英勇、还有镇魔器威能的普通人类,对阵毁灭教宗主级别人物的下场几乎只有一种。

    不是被简单的击杀,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卸除火焰弱化状态的藏影冥刺,展现出比刚才击杀戴忘觉时还要强大的力量。

    即使是暴露踪迹的刺客,依旧能凭借早已不属于人类范畴的力道、速度和反应力,屠虐面前所有对手。

    所谓暗杀,便是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完成击杀目标。

    但只要将在场所有人都杀死,也算达到“无人知晓”的情况吧。

    毕竟大部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若是有人能看到今晚卫伊城圣皇教会的场景并活着离开、记录下来。

    想必不仅会是其本人在今后日日夜夜里梦到满门屠虐的噩梦,就是看见有关记录的人都会吓得浑身发颤。

    凡是阻挡在面前的对手,皆被精准、迅猛挥动的锥刺贯穿要害部位。

    反倒经历多次大战、身上还有不可逆转伤势的藏影冥刺,准确如机器般屠杀着靠近自己三步之内的护教。

    根据失心的请求,它决定对整座圣皇教会位于此城内的教庭进行灭门。

    护教、祭祀乃至碰巧在教庭里祈祷的教徒,皆被藏影冥刺列为狩猎对象。

    期间不是没有人尝试从大门逃走。

    可想从内部离开教庭,需要经过三道层层防卫的大门。

    而遥遥在外观望火光的居民,从未看见有一人活着从通往外界的大门离开。

    围观在外的人群里,有位披着暗紫色长袍的年轻人用超人听觉,享受着教庭内不断传出的惨叫,心满意足地点头。

    好像该行动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