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去省城医院

作品: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556   作者:九尾君上   更新:2021-10-17 19:15:58   阅读:94.51%

    顾令国全程在场,自是知道她所言不虚;这些人持才傲物,对钟同志多有轻视不屑,就这一点便让人喜欢不起来。

    钟同志又不欠他们的,没必要热脸贴人家的热屁.股,到最后教了还不落好。

    “好的,我现在去找于队长,再和习年同志说一下这事儿。”顾令国匆匆离去。

    钟毓秀对严如山道:“走吧,去探望爷爷。”

    “好。”牵上她的柔荑,严如山温柔含笑,与她一道起身并肩而行走出前院待客的堂屋,“你才出来放松几天,又要开始做实验,爷爷知道了,还不得骂我。”

    “骂你做什么?是我受不了那些人的态度。”

    这世上没有谁欠谁的,初初见面,彼此不了解,对方便面露轻视、不屑等等的情绪;说明对方素养不到家,品性不高,真正有品行好有修养的人,那是不露声色,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平静冷静的心态对待任何事务。

    至少,在不了解对方的时候,绝对不会流露出令人不喜的态度来。

    “你是我的媳妇儿,你被人看不起了,那不就是看不起我;不仅是这样,他们这些人的到来,致使你做下了亲自做实验的决心。”说来说去,还是他这个做丈夫的不对。

    钟毓秀无奈笑道:“你想多了,爷爷不会怪你的,没人会怪你。”

    “真的?”

    “真的。”坚定点头。

    严如山依然一脸不信,“真没人怪我,我咋这么不信呢。”

    “是我做的决定,怪你做什么?”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信了。”停下脚步,严如山轻笑将脸凑到她面前。

    钟毓秀:.......

    该说什么好,脸皮越发厚了。

    一巴掌印他脸上,推开近在咫尺的脸,挣脱他的大掌快步往内院走。

    严如山俊脸带笑,不疾不徐的跟在她身后。

    夫妻二人前后脚进入内院,院子里有些冷清,老爷子病了,孩子们也病才好;少了他们的身影,总觉得宅院里少了点儿什么。

    “钟同志,您们回来了,孩子们睡觉去了。”王大丫走出孩子们的房间,一眼便是他们,“听说之前外面来人了,不知道是什么人,您和严同志看到了吗?”

    “见到了,是省城医疗队的人,不过,他们又走了。”钟毓秀道:“既然孩子们睡了,你们多看着点儿;我和如山先去看看爷爷。”

    王大丫连连点头应着,目送他们进了老爷子的房间才收回视线;她还要去厨房打水给孩子们擦脸洗手,刚病愈的孩子,因为体质好,钟毓秀治疗及时,并没有后遗症。只是,刚病过的孩子,她们照顾的更加精心,也得更注重卫生。

    走进老爷子的房间,撩开隔帘,却见老爷子垂首正在打瞌睡;他手里拿着书,书本平放在小腹上。

    “爷爷睡了。”毓秀压低音量,轻声道。

    严如山点头,“你先去看孩子们,我来照顾爷爷。”

    “好。”

    简单交流几句,毓秀转身出了老爷子的房间;严如山则是走到老爷子床边,伸手去要扶他的时候,老爷子陡然睁开眼困倦的双眼。

    “是你啊!大山。”嗓音沙哑。

    严如山道:“爷爷,您躺平了睡,这样睡对脊椎不好。”

    “嗯,刚一个不留神儿就睡着了。”严国峰点点头,随手丢开书,躺了下去。

    严如山给他老人家捻了捻被角,“您安心睡,午饭的时候会叫醒您的。”

    “嗯。”

    严国峰确实困倦,闭上眼,房里有人也顾不上了,没一会儿便又睡了过去。

    老爷子熟睡,严如山走到门前关上房门;不让凉风吹进来,他坐到老爷子床边,时不时注意一下老爷子的温度,仔细又细心。

    两天之后,老爷子精神越发好,病情彻底稳定;经过钟毓秀把脉,确定不会再有反复,这才放老爷子出门透透新鲜空气。

    也是这一天,于队长带来了好消息,实验室已经准备好了;不过,实验地点安排在省城人民医院,钟毓秀直接过去便能开始做试验。

    钟毓秀不打算耽搁,与丈夫和老爷子说了一声,便带着顾令国、方国忠、于队长等人走了。

    一下子走了八口人,宅院里越发冷清;还好,老爷子有孩子们陪着,并不觉得冷清;倒是严如山,在照顾老爷子和孩子之余会思念她。

    于队长带钟毓秀直接到省城人民医院院长办公室,院长看到来人便笑了,“于队长,你们来的真快,实验室准备好了;想必这位就是钟毓秀同志了,年少英才,年少英才啊!”

    “不敢当,院长谬赞,不知实验室在哪儿?”不喜弯弯绕绕的钟毓秀,决定少和这位院长打交道。

    院长道:“请随我来。”

    院长在前引路,钟毓秀等人紧随其后;路上,院长找话题来聊,被钟毓秀不动声色引开了话题,院长纵然明白她是故意的,却不能真把话给说透了。

    省城人民医院派出去的人被钟毓秀同志给退了回来,言明指点不了;致使,这位在医学界没什么名气的医生,也算是出名了。

    走到实验室门口,院长掏出钥匙后,把钥匙直接交给了她。

    “钟同志,实验室只有一把钥匙,您保管好。”

    “好的,谢谢院长,麻烦您了。”钟毓秀开口说着客套话。

    院长摇头,“是我应该做的,只是,之前闹的不愉快,我替他们给钟同志道歉;您别生他们的气,划不来。”

    钟毓秀还以为院长要替他们求情,没想到却是这么一句;一时间倒是对院长多了几分好感,这样的人拧得清,越是身居高位,越是怕失去初心,迷失本性。

    这位院长倒是个心神清明的人,“院长放心,我不会为无关紧要的人生气;不过他们的出现,倒是提醒了我,现在医学界的人医生品行良莠不齐,这样可不行,医生最要紧的是品行和德行。”

    “明白明白,这事儿我会跟上面反映的。”话说到这份上,院长大约猜到了她的一些心思;同时也不得不佩服她,年纪轻轻受此重用,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

    这位钟毓秀同志的名声在医学界很响亮,只是,为了保护她,大家多是说的钟同志,没人透露全名。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