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陈友谅之死,福州太守

作品: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955   作者:清酒大魔王   更新:2021-11-25 18:38:32   阅读:99.07%

    “林平之!”

    陈友谅的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他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再看到林平之。

    原本他以为,林平之应该没有回到福州城才是。

    福威镖局的人,理应被天枫十四郎的人拿下。

    “你就不想知道,天枫十四郎怎么样了么?”

    望着面前的陈友谅,林平之嘴角微微扬起,淡淡笑道。

    陈友谅浑身一震,他的眼中带着难以置信之色。

    面对林平之,他大脑飞速运转。

    “林公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一切跟我没有关系。”

    他牵强地想要解释。

    尽管他觉得林平之不会相信他的话,但他也想要尝试一下。

    “陈友谅,你把我当傻子么?”

    到现在,陈友谅还试图辩解。

    林平之着实有些看不过眼。

    听到这话,陈友谅眼中出现厉色。

    他咬咬牙,冲着林平之喊道:

    “林平之!不要逼人太甚!”

    虽然他不想与林平之动手,但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他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反抗。

    而且天枫十四郎带来那么多人手。

    尽管林平之很厉害,他觉得肯定也被天枫十四郎,消耗了诸多内力。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林平之,或许只是外强中干!

    这或许就是他的一线生机!

    “欺人太甚?”

    林平之眯起双眼,看着面前的陈友谅,脸上流露出讥讽之色。

    “陈友谅,你扪心自问,你是人么?你在我眼里,连狗都不如,也敢乱吠?”

    他的讥讽,让陈友谅的脸色异常难看。

    但他没有发作,而是将手负于身后,悄悄地对身后丐帮弟子做着手势。

    这一幕,也被林平之尽收眼底。

    他的眼中出现戏谑之色。

    “陈友谅,收起你那一套吧!”

    轻蔑的话语,自他嘴中发出。

    “要上,就赶快上!”

    不是他过于自傲,而是陈友谅这种货色,他真的是看不上眼的。

    “好!林平之,这是你逼我的!”

    陈友谅也没有再藏着掖着。

    他大手一挥,数千丐帮弟子便将林平之围个水泄不通。

    在这包围之下,林平之眼中也没有丝毫的惧色。

    丐帮弟子大多数是真的乞丐,平时吃不饱穿不暖,练武的力气都没有,武功能够高到哪里去?

    甚至这些丐帮弟子的武功,比先前他杀的那些倭寇,都差上许多。

    “兄弟们!砍死他!”

    随着陈友谅的吼声响起。

    诸多丐帮弟子纷纷朝着林平之涌去。

    趁着这个时候,陈友谅紧张地看了看四周。

    见无人注意他,便朝着外面溜去。

    “你们真是找死!”

    林平之目光一凝,望着面前诸多丐帮弟子,他将手中的泣血鬼刃收入系统空间之中。

    “吼!”

    一记降龙廿八掌拍出。

    他身前的近百名丐帮弟子,纷纷被这一掌掀飞。

    死的死,伤的伤。

    一招得手,诸多丐帮弟子心中发怂,有些不敢直视林平之。

    他们都是人,加之平日里陈友谅在他们的面前作威作福,林平之如此厉害的角色,他们还真的一时间,不敢再上。

    望着四周因为惊惧,不敢再上前的丐帮弟子,林平之神色淡然。

    他抬眼朝着陈友谅站立的方向看去。

    却见原本陈友谅在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根本见不到陈友谅的身影。

    “陈友谅,你以为你能跑么?”

    林平之的脸上出现讥讽之色。

    他看到了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陈友谅。

    随着他的手,摸向腰间。

    陨铁飞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唰!”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这一刻,天地间仿若只有三样。

    林平之、飞刀、陈友谅。

    三点一线,再容不下他物。

    陈友谅夺命而逃的脚步僵持在原地。

    他的后脑勺处,出现一个趟着鲜血的血洞。

    时间仿若静止。

    陈友谅的身躯,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随着带头的九袋长老死亡。

    丐帮弟子们,作鸟兽散。

    没有任何一人敢再多停留。

    他们都害怕,林平之会再摸出一柄飞刀,在他们的脑袋上,开一个血窟窿。

    见丐帮弟子都退了之后,林平之也是松了口气。

    他跟丐帮也算是有很大的缘分。

    幸好这些丐帮弟子没有丧心病狂地冲上来。

    否则他面对这么多的丐帮弟子,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谁让他心心念念的蓉姐姐,是丐帮曾今的帮主呢。

    何况洪七公也对他有恩。

    做人不能这样恩将仇报。

    将陈友谅这个丐帮的毒瘤除去便足以。

    一切尘埃落定,李莫愁等人也要从大堂中走出。

    一时间,十数名佳人便将林平之团团围住,在林平之的身边嘘寒问暖。

    “林郎,你有没有手上?”

    “让我看看林郎,有没有伤着你?”

    “平儿你下次不许这样做了,我们也可以帮你。”

    “……”

    面对这么多的佳人嘘寒问暖,林平之也不知道如何回复,只能笑着点头。

    在最后的苗人凤望着这一幕,眼中满是酸涩。

    林平之有没有受伤,难道看不出来么?

    身上一点血迹都没有,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皱,发型都没有乱。

    这哪里受伤了?

    明显是毫发无损。

    真正受伤的是他啊!

    他先前面对那么多倭寇的围攻,虽没有重伤昏迷,可身上起码也是鲜血淋漓。

    这些人全部都去对林平之嘘寒问暖,甚至于他的女儿,都忘了他这个爹。

    等到确定林平之确实没有受伤之后。

    众女才松了口气。

    苗若兰这时候也想到了苗人凤,脸上带着尴尬之色,走到苗人凤的身边问道:

    “爹,你还好吧?我扶你回去歇息。”

    苗人凤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看着苗若兰。

    最后,无奈感慨一句:“女大不中留啊!”

    这话说的苗若兰顿时面红耳赤,羞愧地低下了头。

    方才她也没多想,心里就想着林平之千万别受伤,根本忘了她爹苗人凤的存在。

    此时被这么一打趣,她也觉得有愧于心。

    ……

    次日。

    福威镖局的血泊已经被下人清理干净。

    但空气中,依然沉淀着鲜血的味道,十分刺鼻。

    一大早,福威镖局的门口,便喧闹不已。

    林平之也因此被吵醒。

    走出众多佳人的包围,从下人那里得知,原来是福州城的太守,前来拜会。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