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镖,搬到杭州城

作品: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956   作者:清酒大魔王   更新:2021-11-28 14:27:34   阅读:99.17%

    福州太守?

    林平之也没想到,福州太守今天竟然会来拜会他。

    江湖是江湖,官场是官场。

    两者是不兼容的。

    福州太守亲自前来拜访,这无疑是官场上的人,对江湖中人的妥协。

    “我去看看。”

    林平之淡淡说道。

    随着走到大堂之时,他便看到名大腹便便的男子,坐在那里喝茶。

    看那肥头大耳的模样,可想而知,福州城的民脂民膏,定然很多进了他的口袋。

    “太守大人来访,平之有失远迎,还请太守大人莫怪。”

    林平之抱着拳,脸上带着假笑,走入大堂中。

    他并不喜欢这一套。

    但福州太守是南宋国的高官。

    与其产生矛盾,便是跟南宋过产生矛盾。

    这对于林平之而言,是不想看到的。

    肥胖的福州太守见到林平之到来,连忙起身。

    “林贤侄客气了!”

    他急忙说道,脸上带着恭维的笑容。

    “当初你父亲还在的时候,我同你父亲可是至交,如今林贤侄能有如此成就,想必震南老弟泉下有知,也会十分欣慰。”

    林平之面带微笑。

    这些客套的话,他根本没有放在心里。

    如果真的同福州太守所言,和他爹林震南是至交,那当初福威镖局遭难之时,怎么不见这个福州太守出面?

    现在当着他讲这些屁话,真当他傻么?

    “太守大人严重了,我们福威镖局,不过是一介草莽,靠手中兵器混口饭吃而已,哪能高攀太守大人。”

    林平之淡笑道。

    福州太守亲自登门拜访,肯定是有目的。

    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福州太守尴尬地擦了擦额头的汗。

    “林贤侄言重。”

    他笑着说道,“昨天的事儿,我也有所听闻,不知那陈友谅托的镖可还在?”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色变得有些紧张。

    本就眯成缝儿的眼睛,透露出不安的神色。

    林平之见状,心中有了些许推测。

    原本他以为陈友谅的镖,只是随便放了些东西,现在看来,这镖似乎跟福州太守有关系。

    “昨日知晓陈友谅目的后,那镖便被我一剑斩毁。”

    他面不改色地说到。

    实际上,这镖他带了回来,就藏在他的系统空间之中。

    只是昨天佳人围绕,他没有时间去查看而已。

    今日福州太守到来,还是问这镖的事情,他才对这想起。

    福州太守不知是真的相信林平之的话,亦或者是伪装,他的神色明显放松不少。

    “那就好那就好!”

    他拍着胸膛,松了口气,转而看向林平之说道:

    “林贤侄,福州城中有任何事儿,可差人到城守府找我,我们两家是至交,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林平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且不说他根本不需要倚仗官府的人。

    就算需要,接下来也是倚仗杭州的。

    福威镖局已经准备迁往杭州。

    福州城只会是个分号。

    送别福州太守之后。

    林平之从储物空间中,将陈友谅先前的镖取了出来。

    “呲啦!”

    他撕开封条,看到了盒子中的东西。

    盒中躺着一封书信。

    林平之打开书信,粗略了扫了几眼。

    原来上面,记载的都是福州太守在福州城犯下的事儿。

    包含陈友谅给福州太守行贿的账目,都在其中。

    若是这镖送到皇宫,无非两个结果。

    要么上达天听,福州太守全力追杀他。

    要么中途被拦截,他也无法离开皇宫。

    而且不管是哪个结果,福威镖局定然会被陈友谅联合天枫十四郎覆灭。

    林平之嘴角一掀,轻蔑一笑。

    这上面的内容,于他无用。

    将书信将烧毁之后,他便当做无事发生。

    他不是善人,打击贪官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他插手。

    就算他将现在的福州太守除掉,南宋国朝廷也会派来新的福州太守。

    届时,又是一毒瘤。

    对于福州城的百姓而言,还是一样被压迫。

    想要解决这种事情,必须解决根源。

    但他现在没有这个能力。

    ……

    半个月后。

    福威镖局全体,都迁到了杭州。

    杭州的富商黄金生,在四盟的“邀请”下,让出一片庄园,赠予林平之,用来作为福威镖局的新址。

    在新福威镖局的大堂之中,黄金生肥硕的身躯,不住地点头弯腰。

    在他的边上,唐青枫、上官小仙、皇甫星以及离玉堂,在那里聊着。

    随着林平之走入大堂,所有人的目光,便朝着林平之汇聚而来。

    “姐夫,这地儿不错吧?比我们水龙吟在杭州的驻地都大!”

    唐青枫仿若邀功般凑到林平之的身边,笑嘻嘻地说道。

    林平之对唐青枫也是微微一笑。

    “这一切仰仗黄金生员外,这处庄园,便是他赠予。”

    皇甫星在边上说道。

    林平之看向肥硕的黄金生,点点头笑着说道:

    “多谢黄员外。”

    黄金生闻言,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他连连摆手:“林公子言重言重,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四盟的盟主副盟主,就在他的边上站着,他能怎么做?

    杭州城守在四盟面前都要低声下气,何况他只是个商人。

    在四盟如此庞大的势力面前,他连个屁都不是。

    哪怕他再心疼这片庄园,也无可奈何。

    随着福威镖局搬来杭州之后。

    林平之在杭州便拥有福威镖局、神水宫、怡红剑院等势力。

    四盟也是他坚定的盟友。

    可以说,以后在杭州,他林平之的话,比杭州的太守还要好使。

    林平之同离玉堂等人寒暄之时。

    万里沙的副盟主黄元文,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他凑到离玉堂的身边,似乎有话要说,但却没有说出口。

    上官小仙的脾气直接就上来了。

    “黄元文,你支支吾吾做什么?有什么话便说!跟个娘们一样!”

    黄元文脸色一僵。

    但他拿上官小仙一点脾气没有。

    帝王州叶知秋退位,上官小仙已经是帝王州的新盟主,他是万里沙副盟主,地位就低了一等。

    “元文,说吧,这里都不是外人。”

    离玉堂淡淡说道。

    黄元文听离玉堂都如此说,也是点点头道:

    “那个扶桑人,又来杭州城了。”

    林平之听闻这话,有些好奇。

    他发现,不管是上官小仙,还是唐青枫,脸色都有些不自然。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