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好学的猫猫

作品:霍格沃茨的德鲁伊大师742   作者:看书伤眼   更新:2022-07-27 09:58:26   阅读:100.00%

    开学的第一天,确切的说,是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所有学院公共休息室的布告栏上,都钉上了一张大大的告示:

    幻影显形课

    如果你已年满十七岁或到八月三十一日年满十七岁,便可参加由魔法部幻影显形教员教授,为期十二周的幻影显形课程。

    愿意参加者请在下面签名。

    学费:十二加隆。

    格兰芬多的那张告示上,最前面的两个名字就是斐许·麦格和赫敏·格兰杰——他们两个在晚上夜游回来的时候,正好遇上钉告示的家养小精灵,然后急不可耐的猫猫就上前去将名字给签了。

    不单单是斐许对这件事十分期待,所有符合条件的六年级学生都同样兴奋。

    这一整天里,到处都能听到有人在议论要开的这门课程,大家都非常向往能够随意地消失和显形。

    “多带劲啊,要是能……”西莫打了个响指代表消失,“我表哥菲戈故意用这招来气我,等我学会了……他就别想有一刻安生……”

    他沉浸在憧憬中,魔杖挥得劲太足了点儿,把那天魔咒课作业要变的一股清泉变成了一道水龙,射到天花板上反弹下来,正打在弗立维教授的脸上。

    “实际上,我们是有着不小的优势的。”在弗立维教授挥动魔杖把自己弄干,并责罚西莫抄写句子“我是个巫师,不是乱挥棍子的狒狒”之后,罗恩对有点儿羞惭的西莫说:“我们被家养小精灵带着随从显形过,这对学习这门法术是很有帮助的,乔治和弗雷德只考了一次就通过了。”

    他的话让大家更加兴奋了起来,大家都在畅想着自己学会幻影显形后的画面,而哈利和罗恩的幻想则更加具体一点,因为他们见识过真正厉害的巫师,是如何利用幻影显形来战斗的。

    不过距离第一堂幻影显形课其实还有一段时间,因为学校需要统计名单,确认没有人在不符合年龄的情况下偷偷报名后,才会通知魔法部,然后魔法部才会派人过来上课……

    于是斐许感觉自己被欺骗了。

    “你和阿不思不是说假期一结束就能学幻影显形喵?!”

    ?(?`н′?)?

    猫猫不开心地向赫敏质问道。

    “反正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再忍一忍吧。”赫敏连忙好声好气地安抚道,并在猫猫的脸上亲了一口。

    “那好吧……”

    大部分时候,斐许还是很好哄的。猫猫噘着个嘴哼哼唧唧了一会儿后,气就消得一干二净了。

    ……

    “西弗勒斯,你有在喵?”

    |ΦwΦ?)

    这天晚上,斐许推开了曾经是魔药课办公室,现在是黑魔法防御课办公室的房间的门。

    “斐许?”正在整理药材的斯内普看向门口冒出来的脑袋,轻声细语地说道:“福灵剂还没有好,要再等五十二天左右。”

    “斐许才不是来催福灵剂的喵!”

    (〃`3′〃)

    猫猫走进斯内普的办公室,顺手将门给关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行子递了过去。“这是斐许特地向纽特要来的……西弗勒斯,生日快乐喵!”

    这份礼物是斐许在圣诞节那天问纽特·斯卡曼德要的,盒子里装的是雷鸟的羽毛和蛋壳,还有一些自然脱落下来的爪子。

    这些魔药材料其实并不算特别值钱,但却不太容易搞到手,因为雷鸟是北美特有的神奇动物,其数量并不算多,大多数材料在本地就被消化完了,只有很少一部分会销往国外。

    斯内普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淡淡地笑意,这几年来,斐许和德拉科其实都会给他送一份生日礼物,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难得会抱有期待的日子。

    只不过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再加上德拉科要刻意和他保持距离,今年并没有送他生日礼物,所以斯内普才会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谢谢。”他接过斐许递来的盒子,根本就不在意里面装的是什么,随手就放到了一边。

    “还有这些喵,”猫猫又继续从口袋里往外掏东西,这次掏出来的则是一些食物,“这是斐许从霍拉斯那边拿来的,味道可好了喵!”

    因为知道斯内普不喜欢去厨房里庆祝,所以斐许之后几次都是直接拿食物过来和他一起吃。

    猫猫一边往外掏食物,一边继续碎碎念道:“赫敏今年也还是不肯过来,西弗勒斯你的脾气应该要改一改了。”

    斯内普抽了抽嘴角,没有搭话,只是默默地吃着斐许掏出来的食物。

    不过斐许也就是随口念叨两句,他借着给斯内普庆祝生日的理由,美美地吃了顿宵夜后,就心满意足地告辞了……

    虽然猫猫和斯内普的关系很不错,但他平时还是太过无趣了,架子上那些瓶瓶罐罐又不许猫猫乱碰,所以他这里一点儿也不好玩,斐许当然是不会逗留太久。

    而斯内普对此也毫不介怀,斐许会来给自己庆祝生日就已经让他喜出望外了,怎么可能还会计较这点儿小事。

    给斯内普过完生日后,斐许就重新回归到了安逸而平凡的校园生活。

    在这期间,邓布利多也不通知他们去看故事了,而且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学校,似乎在忙着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就连斐许联系他回来接受治疗,邓布利多都有好几次回复说自己没空,这导致了就算斐许的治疗法术又有所进步,可是仍然无法阻止他的生命气息逐渐衰落下去。

    好在根据猫猫的感知,就算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邓布利多都不接受自己的治疗,最起码也能撑到学期结束,等到斯内普的福灵剂熬好就更是没有问题了,所以斐许虽然对邓布利多有些不满,倒也不是特别地担心。

    就这样,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二月份,随着气温的回暖,学校周围的积雪都融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凄冷的阴湿。灰紫色的云块低低地压在城堡上空,连绵的寒雨使得草坪变得湿滑、泥泞。

    结果六年级学生的第一节幻影显形课就从操场移到了礼堂里,这门课被安排在星期六上午,以免耽误常规课程。

    斐许和赫敏来到礼堂时,发现桌子都不见了。雨水敲打着高高的窗户,施了魔法的天花板在头顶上昏暗地旋转着。

    他们集合在麦格、斯内普、弗立维和斯普劳特教授和一个小个子巫师的面前。那个陌生的巫师应该就是魔法部来的幻影显形课指导教师。

    他苍白得出奇,睫毛透明,头发纤细,有一种不真实感,好像一阵风就会把他吹走。

    “他的体型在幻影显形上有优势,”赫敏低声地在斐许耳边说道:“幻影显形的难度会随着被传送者的体积逐步上升。”

    “没错,查理就是因为太过壮实,所以才没有通过幻影显形的考核。”罗恩也在一旁附和道。

    同时他也露出了一丝愁容,因为他的个子是韦斯莱家的几个孩子中最高的,甚至是整个学校的六年级学生中,个子最高的几个之一。

    纳威闻言也紧张了起来……他的体型一直以来都有点胖,再加上以往那并不出色的成绩,就算这两年培养起了一些自信,此时也仍然有些心虚。

    就连赫敏此时也在焦躁地卷着自己的发梢。这段时间以来,她一有空就会去图书馆查阅和幻影显形有关的内容。

    由于幻影显形是需要魔法部颁发证书才能合法使用的法术,就算是霍格沃茨的图书馆,也没有具体的练习方法,只有一些不断强调其危险性和困难度的内容。所以赫敏并没找到什么对学习幻影显形有帮助的内容,反倒是被那些失败后的可怕遭遇搞得心神不宁。

    实际上,大家在兴奋劲儿过去之后,多多少少都是有些紧张的,毕竟幻影显形失败后会导致分体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几乎每年都会有巫师因此登上《预言家日报》。

    当然,斐许是不可能会紧张的,他学习魔法还没有失败过呢。

    猫猫此时正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个小个子巫师,迫不及待地想要学会幻影显形这个法术了。

    ?(??w??)?

    ……

    ?推荐票??月票?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