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计成,攻入无锡

作品:一品权臣448   作者:屠日   更新:2022-07-27 09:46:08   阅读:100.00%

    “将军,卑职到城里去巡视一下。”

    金节想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栾廷玉和孟青河,所以找了个借口。

    钱振鹏没有怀疑,说道:“去吧。”

    金节向他行礼之后从城墙上下来,指着栾廷玉和孟青河说道:“你们跟着我一起去巡逻。”

    一行人慢慢悠悠的离开北城,等转过一条大街,看到周围没有其他人,金节低声把王阿毛来的事情说了一下,栾廷玉、孟青河大喜,决定晚上趁卫忠带兵出城之时,夺下北城,迎护卫军进城。

    护卫军营。

    华榉正在营帐里休息,孙安进来说道:“大人,派去无锡的人回来了。”

    “情况怎么样?”华榉问道。

    孙安说道:“吕师囊、钱振鹏已经上当,那个卫忠晚上要率人袭击我们的营地,吕师囊让“许定”晚上带人在我们营后攻击策应。”

    “好极了。”

    华说道:“立刻召集所有将领到我这里来。”

    “是。”

    很快,关胜、闻达、张清、郝思文、薛元辉、扈成全都到了华榉的营帐。

    华榉说道:“今天晚上敌军要来劫营,这也是我们消灭他们,拿下无锡城的机会。郝将军,你率人埋伏在营地后面。张清,你率人埋伏在营地左侧。闻达,你率兵埋伏在右侧。孙安,你率人埋伏在前营两侧,待卫忠率人进入营地之后,立刻切断其退路,四下合围一举将其消灭掉。”

    “遵命。”四将齐声应道。

    华榉随后看了一下关胜、薛元辉、扈城,说道:“今夜只要卫忠他们出城,栾廷玉、孟青河、金节定会趁机夺取北城,打开城门,你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夺取无锡城。”

    “遵命。”关胜、薛元辉、扈成应道。

    安排完毕,众将立刻下去开始准备。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几个时辰,天黑了下来。

    吕师囊、卫忠吃过晚饭,在府衙休息了一阵,亥时左右,两人来到了北城,站在城楼上向宋军营地观望,远远的只见宋军营地点着篝火,营里营外都有士兵在巡逻。

    “枢相,卑职现在就带人杀到宋营去。”卫忠说道。

    吕师囊说道:“别急,别急,等到许定他们动手之后,你再去不迟。”

    卫忠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个多时辰,时间已经来到了子时。

    这时,就见宋军后营传来了一阵喊杀声,跟着后营到处起火,正在前营巡逻的人也纷纷往后营跑去。

    “枢相,许定他们动手了。”钱振鹏指着宋营说道。

    “好。”

    吕师囊在城墙上锤了一拳,对卫忠说道:“卫将军,你现在可以去了。”

    “遵命。”

    卫忠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听到说可以去,抱拳向吕师囊行礼之后,立刻从城墙上下来上马,让人打开城门,率领手下出城,朝着护卫军营地冲去。

    “兄弟们,杀啊!”

    卫忠一马当先冲进护卫军营地,原本以为会遇到激烈的抵抗,结果一直冲到中营都没有看到有人出来,随后用手中的刀挑开一座营帐,发现里面是空的。

    “难道宋军所有的人都到后营去迎战许定去了?”卫忠心里猜疑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正这个时候,突然从左侧、右侧、后营传来了一阵喊杀声,卫忠一看,只见左侧、右侧、后营方向,各有数千身穿禁军服饰的宋军朝他们冲来。

    “不好,我们中计了,快退回去。”卫忠惊骇大叫道。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来得及退出营地,后面又传来一阵喊杀声,卫忠调转马头往后一看,只见后面也来了数千人马,切断了他们的退路,把他们围在了中间。

    “卫忠,你已经被包围了,不想死的赶快下马投降。”孙安手持双剑对卫忠说道。

    卫忠见已经无路可走,唯有拼死杀一战,方有一线生机,随即对手下士兵说道:“兄弟们,不想死的随我一起杀出去。”

    “杀啊!”

    为了活命,卫忠的那些手下,全朝着孙安这边冲来,因为孙安的后面就是城门,只要退进城里就安全了。

    看到卫忠率兵杀过来了,孙安把右手的剑往前一指,喊道:“射箭。”

    早已准备好的弩箭手,纷纷扣动机括,一支支弩箭如暴雨射出,顷刻间冲在最前面的数百士兵全部中箭倒下。

    跟着又是连续三轮箭射,又射死了不少人,吓得其余的人只得往后退。

    “冲啊!”

    这时,后面的郝思文、左侧的张清、右侧的闻达已经带兵合围过来,卫忠只得率人应战。

    孙安看到混战成了一团,为了避免伤到自己人,让弩箭手停止攻击,原地戒备不许放一个人过去,然后也带着其他的士兵冲过去加入了战斗。

    城楼上。

    由于距离太远,吕师囊只能通过火光看到看到护卫军营里混战成了一团,但具体的情况却不了解,心里特别的着急。

    “枢相,卑职去打探一下情况?”金节趁机说道。

    吕师囊想了一下,觉得也好,总比在城楼上看的不清不楚要强,说道:“快去快回。”

    “是。”

    金节匆匆的从城楼上下来,对栾廷玉和孟青河使了眼神,随后骑到马上,对守城门的士兵说道:“枢相让我打探战况,快打开城门。”

    士兵把城门打开,金节来到骑着马往外走,却突然手起一枪,刺死了站在城门左侧的士兵头领,然后大喊道:“杀!”

    “杀啊!”

    随后他带来的三千五百士兵中,有一千五百人冲过来,与守在城门前的士兵厮杀起来。

    而栾廷玉、孟青河则各自带领一千人,从城门左右两侧的台阶杀到城墙上,与守在城墙上的守兵展开厮杀。

    “这是怎么回事?”

    吕师囊看到突然杀来这么多人,完全懵神了,就连钱振鹏也是一脸愣怔。

    这时,一个士兵浑身是血的从另外一处城墙石梯上来,找到吕师囊,说道:“枢相,金节是内奸,他打开了城门,正带人与钱将军的人在交战,这些人也都是他带来的。”

    “什么!”吕师囊和钱振鹏同时惊呼了起来。

    “杀啊!”

    还没有等吕师囊回过神来,城外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吕师囊、钱振鹏往城下面一看,只见下面宋军正如潮水冲进城来。

    “完了,完了,无锡也要丢了!”吕师囊脸色苍白说道。

    钱振鹏知道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个时候已经不是想丢不丢城的事了,而是要把命保住,随即对吕师囊说道:“枢相,宋军已经进城,无锡是守不住了,咱们还是快逃吧。”

    “逃!”

    吕师囊惨笑道:“我已经连丢了润州、丹徒、丹阳、常州四座城池,如果再把无锡给丢了,别说陛下会杀我的头,就是三千岁也不会饶过我的。”

    钱振鹏说道:“枢相,这一次的事情不能怨你,都怪宋军太狡猾了,相信三千岁和陛下都不会怪罪你的,况且你以前为陛下立了不少的功劳,就算是看在那些功劳的份上,他们也不会杀你的。如果你留在这里不走,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吕师囊想想也对,方腊起兵自己把全部的家当都资助给了他,而且在随后的战事中也立了不小的功劳,方腊总不会那么绝情要他的命,最多应该也就只是降他的官而已。

    随后,便跟着钱振鹏一起从城墙中段的石梯来到城墙下,看到城墙下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护卫军士兵正在四处围杀他们的手下。

    钱振鹏看到自己的卷毛赤兔马还在栓马桩那里栓着,让吕师囊等着,他提刀杀到栓马桩那里,解开缰绳,飞身骑的马上,然后牵着吕师囊的那匹马来到吕师囊身边,吕师囊赶紧也骑到马上,在钱振鹏的保护下准备往南门而去。

    “吕师囊、钱振鹏,你们往哪里逃?”

    吕师囊、钱振鹏刚跑出去了十来米,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喝斥的声音,两人回头一看,原来是金节。

    “金节,你这个无耻的叛徒,竟敢帮着宋军来攻打我们,实在是该死,你给我拿命来。”

    钱振鹏看到金节眼睛都红了,催马便朝他冲了过去,金节也不示弱,立刻纵马过去,挺枪与他战在一起。

    金节的武艺与钱振鹏相差无几,二十多个回合过去,两人没分出胜负,吕师囊便想过去帮忙,但这时关胜纵马带兵从那边过来,吕师囊见状吓的不敢再上前,调转马头便往南门跑去。

    钱振鹏也看到关胜过来了,他亲自领教过关胜的武艺,知道不是对手,急切也想脱身离开,但却被金节的一条枪缠住走不得,只急的心如火烧。

    关胜纵马过来,看到金节正在跟钱振鹏交战,便准备上前帮忙,金节说道:“关将军,前面跑的那个就是吕师囊,快追,不要让他跑了,钱振鹏小人能够应付。”

    “吕师囊,那里逃!”

    听到前面逃走的人就是吕师囊,关胜立刻纵马追去。

    金节与钱振鹏又战了二十回合,依旧还是没有分出胜负,但钱振鹏看到周边的护卫军越来越多,而他的手下已经所剩无几,所以心里越发的慌张。

    又战了三个回合,钱振鹏突然一刀横着斩向金节,金节急忙竖枪格挡,那料到钱振鹏这刀是虚招,趁着他横枪的机会,左脚一磕马腹,胯下卷毛赤兔马立刻左移两步,随后迈腿顺着城墙就往前跑。

    金节发现自己上当了,急忙催马就追。

    钱振鹏骑着马正跑到最后一个城墙石梯前,突然从石梯中间平台处传来一声大喝,跟着一个人飞身跳下,直接把他从马背上给扑了下来。

    钱振鹏在地上翻滚了两转,刚准备站起身,结果就见一道冷光从他的脖子闪过,随即人头掉落地上。

    (本章完)

    7017k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