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7章 务必让英布知道,孤在蕲县!

作品:大汉第一太子227   作者:中丞佐吏   更新:2022-03-06 23:51:35   阅读:100.00%

    “唉~”

    “果然······”

    “重来一世,楚王叔,还是选择了最不是办法的办法······”

    蕲县以西,平叛大军中军大帐之内。

    得知刘交对楚军的防守布置,刘盈不由悠然长叹一口气,旋即满是感叹的摇了摇头。

    虽然在前世的这个时间点,刘盈才刚从长达一年的‘闭门思过’中解禁,但对于淮南王英布的此次叛乱,刘盈也还是有些知解。

    ——几乎和这一世如出一辙,于汉十一年七月起兵后,英布迅速拿下了荆地,并转头北上,向荆地以北的楚国发起攻击。

    彼时,朝堂才刚受到英布起兵的消息,平叛大军才刚在长安完成集结,甚至于朝堂,都还在就‘刘邦那副身子骨,到底能不能出征’的问题推诿扯皮。

    而在这段朝堂收到消息-阻止军队-确定刘邦出征-大军抵达楚地的时间里,阻挡英布叛军脚步的任务,便全然压在了楚王刘交的肩上。

    大敌当前,短时间内又没有资源,偏偏英布掌控下的淮南国、荆国,恰恰就是楚国整个八九百里长的南边境线。

    为了阻止英布的脚步,也为了保卫自己的封土、保卫自己的国民,楚王刘交最终,便只能将本就不过数万人的楚国军队分成了三部分,以东西二百里的距离,均匀布置在了淮水以西。

    在前世,刘盈登基为傀儡,在宫中闲来无事之时,也曾召见过几位将领,讨论刘交此举究竟恰当与否。

    但无论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是元勋功侯,还是朝臣、外戚,但凡是具备军方背景,对军阵之事有所知解的人,所给出的答案都如出一辙。

    ——兵分三路,理论上可行,但结合楚人过于重视个人、家庭,过于轻视集体的实际情况,本就处于兵力劣势的楚军兵分三路,基本不亚于自寻死路。

    道理很简单:和此刻的状况一样,彼时的楚国军队,同样是不过三、四万人马!

    就算刘交拼了老命,强制征发民壮充军,顶天了去,也就是在此基础上,再多上几万乌合之众。

    但彼时的英布,却是手握淮南叛军足足十万人,又裹挟了荆王刘贾的军队以及荆国百姓,实际战斗编制达到了十五万人,对外号称三十万人!

    如此悬殊的人数差距,就算是正面对抗,楚国军队,都必然会处于极大的劣势,就更枉论兵分三路,将本就不多的力量,布置的更加分散了。

    只不过,刘盈也还记得:虽然对刘交‘兵分三路’的决策表示遗憾,但每一个被问到这个问题的人,都曾补上这么一句话。

    ——楚王兵分三路是否合理,确实有待商榷;但除此之外,基本没有别的选择,摆在彼时的刘交面前······

    原因也很简单:刘交肩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些······

    一者,叛军人多势众,而楚军兵少将寡,双方兵力严重不对等;

    二者,叛军刚获得一场灭国大胜,士气正盛,而此消彼长之下,楚国军队人心惶惶,军心不稳;

    三者,则是刘交除了要在南方边境线布防,在楚国内陆的一些战略重地,也同样需要布下重兵。

    ——要知道刘汉社稷的龙兴之地,可就在楚国境内!

    就算不为了皇帝哥哥的面子、刘汉社稷的颜面,光是看在自己头上顶着‘刘’姓的份儿上,刘交也绝对不能让丰沛龙兴之所,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危险。

    除了丰沛,刘交所在的楚都彭城,自然也要留下部分力量,以防万一。

    留下这么一支人马,万一南方防线失守,刘交仗着彭城的高墙坚城,也有机会能等到刘邦大军的到来。

    至不济,也总不至于沦落到荆王刘贾那般悲惨的下场。

    再有,便是刘交除了要尽量保证‘楚地不被英布掌控’之外,还有一个看上去十分不合理,实际上却极为关键的战略任务。

    ——作为短期内唯一一支有能力阻挡叛军脚步的力量,刘交非但不能让楚国被英布掌控,与此同时,刘交还不能让英布放弃攻打楚国,转头西进,直接对淮阳、梁国,乃至于梁国以西的荥阳、洛阳造成威胁!

    盖因为英布北上,还只是‘齐楚告警’;但若是西进,那片刻就是函谷告警,关中大震!

    所以,刘交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分兵。

    兵分三路,戒备英布攻楚之余,还要保证这三支兵马中位置最靠西的那一支,时刻提防英布率领大军绕过楚国,直接西进!

    而在如此繁重的战略压力之下,最终的结果,自也是不言而喻。

    最终,英布佯装绕道西进,将刘交派去虹县驻防的那支兵马骗出了城,旋即包围全歼!

    得知三路楚军中的一军,在战争才刚打响的同时被全歼,其余两路兵马立时做鸟兽散,楚国门户大开,危在旦夕。

    好在最终,刘邦大军及时赶到,将打算转头西进的英布叛军,堵在了楚国境内。

    而前世,刘邦主力与英布叛军遭遇的地点,正是刘盈此刻所在的蕲县西郊······

    “呼~”

    “前世,老爹躺在马车上,才带着不过十万关中兵马,就把英布击溃。”

    “这一世,同样的地点,孤手握近二十万大军,总没有输的道理······”

    “吧?”

    面色淡然的心语着,刘盈终是缓缓直起身,将深邃的目光,移向了身旁的舅父吕释之身上。

    “各路兵马、将帅,今各于何处?”

    见刘盈神情满是淡然,就好似什么都未曾发生过般发出一问,吕释之只面色一僵。

    低头稍别扭了片刻,最终,吕释之还是绝对就坡下驴,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管怎么样,刘盈的中军大帐,都已经被移到了蕲县!

    米已成炊,木已成舟,吕释之一个负责粮草辎重的‘中军监军’,还能怎么办?

    就算为了以后,能和这个固执的外甥维持较好的关系,好让这位在登基之后多照顾着点自己,吕释之也只能装傻。

    顶天了去,也就是在身边盯紧些,别让这位再出去瞎走动,一俟战事有变,就赶紧带上刘盈溜了就是······

    “禀家上。”

    “楚国兵奉楚王之令,兵分二路,各二万卒,今已分抵凌县、徐县。”

    “凌县之兵,由楚中尉张故所掌;徐县,则由楚宿将李意驻守。”

    “另上将军棘蒲侯,亦已至凌县,以为楚军之帅。”

    “及平阳侯所率之齐卒,则皆已至虹县,距蕲县不过百里。”

    “若贼攻虹县,家上所率之军,亦可昼夜而往援······”

    意味深长的道出一语,吕释之便稍一止话头,不忘打量一番刘盈的面容。

    ——吕释之真正想说的,其实是‘如果殿下有什么差错,平阳侯所部驰援殿下,也需要至少一天一夜’······

    见刘盈面上神情毫无变化,仍是那副淡然中隐隐带有些许严肃的模样,吕释之只能无奈的发出一声轻叹,继续道:“奉右相国军令,淮阳之关中主力,亦分做三部。”

    “其中一部,由右将军博阳侯陈濞亲统,卒五万,驻守淮阳;”

    “又一部,则为颍阴侯灌婴所节制,驻于淮水以西,淮阳-淮南之交,佯欲攻夺寿春,亦五万。”

    “余五万,则为安国侯所掌,奉家上军令,于四日前自淮阳启程,最迟明日午时,当可抵蕲县,以护家上左右······”

    将当下,齐、楚兵马,以及自邯郸南下的关中兵马之动向尽数道出,吕释之不忘最后补充一句:“另宣平侯所率之关中青壮近十万,亦当已近函谷,再二旬,当可抵至······”

    随着吕释之低沉平缓的音调,一支支少则一两万,多则五万乃至十万的兵马,在刘盈的脑海中变成了一个个小人,而后在一副巨大的堪舆中移动着。

    而最终,除去那些已经抵达防守位置的兵马,刘盈的脑海中,还剩下三个仍在缓慢移动,且终点均指向此刻刘盈所在——蕲县的小人。

    这三个小人,一个是王陵麾下的五万淮阳兵马,于明日午时抵达;

    一个是刘盈的姐夫,曾经的二世赵王,当朝驸马都尉,如今的宣平侯张敖所率领的关中补充力量,近十万人,二十天内可以抵达。

    而与前面两个小人,乃至于其余那些已经落位的小人不同——这第三个小人,并不是象征着汉军的红色······

    “英布所部,可有动向?”

    将注意力从脑海中,那个飞速北上的黑人小人身上收回,刘盈突然又发出一问。

    却见吕释之神情严峻的摇了摇头。

    “未曾。”

    “自荆王死富陵,楚王所布之眼线、耳目,便皆已尽出荆地。”

    “今叛军是何动向、何时渡淮水,又自何处渡水、自何处发难,皆无从得知。”

    听闻吕释之的答复,刘盈依旧是一副不喜不悲的神情,漠然点了点头。

    但在心中,对于英布大军的动向,刘盈却是一清二楚······

    “平阳侯,今于何处?”

    “虹县。”

    得到肯定的答复,刘盈只悄然从座位上起身,略带严肃的望向身旁的吕释之。

    “还劳舅父动身,亲往虹县一遭,以孤之令,转呈于平阳侯当面。”

    闻刘盈此言,吕释之纵是心有疑虑,也只得躬身一拜。

    待直起身,吕释之才略带试探的望向刘盈,目光中,也隐隐带上了些许请示之意。

    “家上,可要修书一封?”

    “亦或言与臣,待臣转述平阳侯当面?”

    就见刘盈略带随性的稍一摆手:“不必修书。”

    “虹县距此地百里,舅父快马加鞭,当可半日而至。”

    “明日辰时,舅父便当动身,于午时前后抵至,往告平阳侯:孤所布于英布身侧之耳目,日前已传回暗报。”

    “——淮南贼,必自虹县而攻楚!然贼来之时,尚无定论。”

    “望平阳侯自明日起,坚壁清野,日夜严戒,万不可使虹县有失!”

    说到这里,刘盈面颊只稍一紧,不由自主的上前两部,望向吕释之的目光中,也隐隐带上了些许强势。

    “另:若贼来而不攻虹县,转而绕道,虹县之城门,亦绝不可开;虹县之齐卒,万不可有一人出城应战!”

    看着刘盈望向自己的深邃目光,吕释之只下意识一点头。

    但片刻之后,就见吕释之又是一副惊慌失措的神情,作势就要跪倒在地。

    “殿下不可!”

    “殿下,万万不可啊!!!”

    满是凄厉的一声哀嚎,吕释之便顺着自己被刘盈强扶起的胳膊,反把刘盈的手臂紧紧攥住,面上神情,只顷刻间便写满了苦涩。

    “殿下!”

    “蕲县此地,距虹县不过百里啊!!!”

    “若贼来而不攻虹县,转而绕道,至多两日,便可抵家上中军之所在!!!”

    “彼时,得家上‘不可出城’之令,平阳侯纵有心驰援,亦当不敢于家上之军令有违啊~~~~~~”

    极尽惊慌的道出此语,吕释之不忘挤出两滴眼泪,便又要跪下身去。

    “臣!”

    “万请家上,收回成命!!!!!!”

    见吕释之又要跪下身,刘盈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算是让吕释之的膝盖,堪堪停留在了距离地板近一尺的位置。

    又僵持了好一会儿,终于打消了吕释之下跪的念头,待吕释之直起身,刘盈才似是投降般,面带苦笑的叹出口气。

    “舅父拳拳相护之心,甥纵圣命在身,亦不敢漠视······”

    苦笑着道出一语,就见刘盈缓缓坐回座位,抬起头,似是退让般补充道:“既如此,舅父便再言平阳侯:贼若来而不攻,暂不可出城;待贼绕走后三日,即发斥候探之。”

    “若蕲县有虞,务当即发虹县军而星夜驰援!”

    神情满带着无奈,将这个早就决定下来的命令道出,刘盈不忘对吕释之又是一笑。

    “如此,可否?”

    见刘盈这次没有再坚持,吕释之终是松了一口气。

    待听到这句‘三日后可以出城,蕲县有问题要全力驰援’,吕释之才稍安下心来,对刘盈拱手一拜。

    但吕释之不知道的是:几乎是在自己踏出军帐的同一刹那,一道身着绛色常服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了刘盈身侧。

    若是吕释之听到刘盈接下来的话语,那无论如何,吕释之都不可能将刘盈的意思,告知驻扎于虹县的平阳侯曹参······

    “放出风去。”

    “务当使黥贼速知:孤之大纛,正立于蕲西!!!”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