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魂九针

作品:花都小狂医叶不凡11   作者:超爽黑啤   更新:2021-11-07 10:54:56   阅读:0.34%

    “什么?华佗金方不治病?”

    曹兴华顿时神色大变,“小兄弟,你绝对是搞错了,诸多古籍当中都有关于华佗金方的记载,说的清清楚楚,这是金方,可用于恶毒之症。”

    “你们都搞错了。”叶不凡摇了摇头说道。

    闻名天下的麻沸散和华佗金方都是从古医门中流出去的两个方子,作为古医门的传人,怎么可能不清楚华佗金方的药效。

    他又解释道:“华佗金方可用于恶毒之症,这没有错,但它的寓意并不是治愈恶毒之症,而是帮助晚期的布缓解病痛。

    从作用上讲,他跟麻沸散相同,只不过麻沸散用于外科手术,而它用于重布者后期的止疼。

    说白了它只是一个止疼药的药方,可以用于各种病症,包括癌症晚期患者的止痛,它要比现在那些癌症患者的止疼药的效果好多了,还没有任何成瘾性和副作用。”

    “这……这怎么可能?”

    曹兴华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不可能,如果不能治病,为什么称之为华佗金方?”

    叶不凡说道:“对于一些重症患者,比如说癌症晚期,比如说胰  腺炎,那种疼痛绝对让人生不如死。

    而这个药方能够有效的缓解这种疼痛,尝试过那种痛苦的人才知道这种药的可贵,所以称之为金方。”

    “这……”

    曹兴华彻底傻掉了,之前的药方不全,他无法确定药性和药效,最终误解了古籍中的记载。

    就叶不凡所说,这种药的药效也是极其难能可贵了。

    但他将治愈老友的希望都寄托在华佗金方上,既然这张药方只能缓解疼痛,不能从根本上治病,他还拿什么去救人?

    看到他失落的神情,叶不凡安慰道:“曹老,您也不用太放在心上,虽然华佗金方不能治病,但还可以想其他的办法。”

    “其他的办法?”曹兴华突然心中一动,“小兄弟,你能治好我老友的病吗?”

    叶不凡能够拥有完整的华佗金方,可见其师门的不凡,这样他心中又升起一丝希望。

    叶不凡点头说道:“可以。”

    曹兴华却大喜过望,激动的说道:“小兄弟,你确定能够治愈吗?有几成把握?”

    “八成!”

    叶不凡这是非常谦虚的说法,对方只不过是一种肺部疾病罢了,在古医门的传承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

    但曹清华却是激动不已,要知道他努力了这么久,根本找不到医治的办法,八成把握对他来说已经是不可想象。

    “太好了小兄弟,还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去给老友诊病。”

    叶不凡点了点头,这老头能够为自己朋友的病如此上心,可见是性情中人,自己帮上一把也没什么。

    曹兴华开出一辆奥迪a6,两个人离开了百草堂,赶往江南市最著名的江南如画小区。

    他第一次跟叶不凡见面,心里也不是完全信任,之所以请来给老朋友治病,完全是被逼无奈,再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曹兴华一边开车一边问道:“小兄弟,你准备用什么方式给我老友治病?”

    他这话即是询问也有一些考校的滋味,想看看叶不凡是不是在说大话。

    “按照曹老刚刚所说,这种病情最合适的方法莫过于回魂九针。”

    “什么?你说什么?”

    听到回魂九针四个字之后,曹兴华震惊的双手一抖,车辆偏离了方向,差点跟迎面驶过来的一辆大货车撞在一起。

    还好叶不凡反应快,伸手在方向盘上推了一把,这才化险为夷。

    “曹老,注意安全!”

    叶不凡叫了一声,心中却颇为好笑,这老头已经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如此的不淡定。

    曹兴华一脚刹车停在路边,然后拉着叶不凡的手说道:“小兄弟,你刚刚说的是什么?真的是回魂九针吗?”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天啊,你竟然会回魂九针,你不是在骗老头子吧?”

    也难怪曹兴华如此激动,回魂九针被誉为中医史上最了不起的针法,曾经有回魂出、无常哭的美誉。

    传说中只要能够用出回魂九针,就算死人也能救活,让黑白无常这两个勾魂使者束手无策。

    叶不凡说道:“我自然不会骗您老,本门传承中确实有此门针法。”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有了回魂九针,老贺的命终于可以救回来了。”

    曹兴华一下子对叶不凡信心百倍,重新发动汽车,快速向前驶去。

    江南贺家,在江南绝对是所有上流社会仰望的存在。

    贺家的老爷子贺长青,曾经跟太祖一起打过天下,为华夏立下无数战功,是当今硕果仅存的几位元老之一,在江南市乃至华夏都具有极其强大的影响力。

    他的三个儿子也都极为出色,大儿子贺天明从军,肩膀上早已经将星闪耀,二儿子贺天达从政,是江南省的一方大员。

    三儿子贺天启经商,也已经富甲一方。

    正因为这样,贺家在整个江南市都有着极强的话语权。

    贺家的别墅是江南如画小区当中最好的一号楼,这是一个单独的院落,里面共有三栋欧式风格的小楼。

    曹兴华显然对这里极为熟悉,看到他门前的保镖没有任何阻拦。

    进门后,一个40左右岁的中年人迎了上来,是贺长青的三儿子贺天启。

    “曹叔,您来了。”贺天启满面愁容的说道,“刚要给您老人家打电话,我父亲这几天的情况越来越差,您快给他看一看。”

    “别着急,我今天带小叶就是来给老贺看病的。”

    曹兴华将叶不凡介绍给贺天启说道,“这是叶不凡叶医生。”

    “啊?”贺天启一脸的懵逼,以往曹兴华也经常带一些中医名宿来给他父亲诊病,但那些人无一不是年过花甲的老者,什么时候有这么年轻的中医了?

    曹兴华看出了他的想法,说道:“别看小叶年轻,但医术却远在老头子我之上,走吧,我们去看看老贺。”

    贺天启虽然有些不太相信叶不凡,但曹老的面子总是要给的,带着两个人一起来到了一栋三层小楼前。

    曹兴华对这里轻车熟路,很快便带着叶不凡进到了一栋单独的三层小楼里,这里是叶家的私人医院。

    虽然这里是私人医院,但医疗条件丝毫不比那些大医院差。

    进了病房,叶不凡看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躺在病床上,形容枯槁,面色苍白,此刻已经陷入昏迷当中。

    贺天启焦急的说道:“曹叔,快帮我父亲想想办法啊。”

    曹兴华则是看向叶不凡:“小叶,快帮老贺看一下。”

    叶不凡点了点头,迈步走向贺长青的病床前,他刚要伸手把脉,就听身后有人叫道:“住手,不许动我爷爷!”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