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赌约

作品:不是吧!你的战卡会升级?170   作者:胡小闹的讲湖   更新:2021-11-25 18:40:32   阅读:91.94%

    郑家家主率先表明了立场,当这众人的面站了起来,沉声说道:

    “我们郑家决定不再参与汪家和赵家之间的战斗,当然我也不会帮助赵家。”

    说完,汪家的人脸上顿时难看之极,同时周家和尚家两大家族族人脸上都露出了轻松的神情。

    枪打出头鸟没错,如今出头鸟已经被郑家给当了,他们再说什么也就没有了心里负担。

    郑家家主说完,看着脸色极其难看的汪琪翎笑着继续说道:

    “我相信以汪家制霸北境这么多年,一定不会输得太惨,你放心就算你输了,来年我也会去你坟头上敬上一杯酒的!”

    说完,大笑几声,带着郑家众人扬长而去。

    这几声大笑,将心中憋闷已久的恶气终于抒发干净,他已经看到了未来的生活将是多么的充满阳光。

    就在郑家刚走,周家家主也是站起了身体,对着族老团说道:

    “周家和郑家一样,退出这场闹剧,也不再敢于双方任何争斗,周家军团即日返程,预祝汪家旗开得胜。”

    话音刚落,尚家家主也连忙表态,说道:

    “尚家和周家郑家一样,就不在赘述了,这件事就此为止吧,我们北境不再需要四大家族,需要的只是繁荣富强!”

    ‘不再需要四大家族’,一句话掷地有声,让很多人都陷入了沉思。

    四大家族成立了这么久,北境在他们的控制下,千百年来原地踏步,并没有什么发展和建树,尚家这么说,肯定是想着退出四大家族的行列了。

    周家家主看着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尚家老哥,还是你有远见,我也觉着四大家族可以不用存在了,等商路修建完毕,咱们当一回商人怎么样?”

    “那感情好,终于可以摆脱军团带来的压力了!”

    两位执掌一方军团的家主全都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表面上掌管军团,威风凛凛,但是实际上,这些军团还不是收到汪家的远程操控,没有粮食作为军饷,没有他汪家的供给,这些军团哪里还会为他们卖命。

    说着,两位家主勾肩搭背离开了会议室之中,带走了他们所有的族人,每人脸上都带上了轻松的神情。

    汪琪翎脸上已经布满了冰霜,他没想到,操控四大家族以及北境百姓成百上千年的汪家居然会败在自己的手上。

    那位族老团的大长老看着唯一剩下的汪家,沉声说道:

    “既然如此,三大家族退出,我们族老团也不会干预你之后的计划,希望你看在北境百姓的面子上别做得太过火!”

    说完,他对着场中的族老们说道:

    “我宣布,从即日起,四大家族族老团无限期解散!”

    说完,所有人都震惊住了,一个能够凌驾于四大家族之上的族老团就这么解散了?

    “哼!傀儡罢了!”

    说完,这位大长老将自己身上象征着四大家族族老团的衣服脱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就穿着里面一层单衣,走出了会议室。

    室外,寒风凛凛,吹拂在这位大长老的身上,身上虽然寒冷,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一团旺盛的火焰在燃烧着。

    那是希望之火,也是北境未来之火。

    于铭亮忽然从一旁出现,从灵导器中拿出一件棉衣为这位古稀之年的老者披在了身上。

    大长老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说道:

    “要说精明,你可比你哥哥要强太多,要是你当北境之王,肯定不至于被四大家族欺负的这么惨。”

    于铭亮笑着说道:

    “当初立王的时候,是我主动退出的,人各有志,我可不想被这么一个王位限制住了我的自由。”

    两人一边走,一边闲聊着。

    “商路修通之后,你想干什么?”

    于铭亮想了想,说道:

    “周游帝国,去那座传说中的都城去看看,其他的也没什么了。”

    “不如结伴而行?”

    两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还在会议室之中的汪琪翎一拳就将面前的会议桌砸了个稀碎。

    “欺人太甚!这群白眼狼!我汪家白白养了他们这么多年!”

    汪琪翎咒骂着,但是众人心中都清楚,他那根本就不叫养育三大家族,而是叫欺凌!

    “爹,接下来怎么办?”

    汪明在一旁小声询问着,偌大的汪家还需要他来定下最后的命令。

    汪琪翎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顿时好受了一些,最起码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小跟在自己身边,自己一身本领他已经全都学会。

    他反问道:

    “明儿,你的想法如何呢?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汪明张了张嘴,犹豫着说道:

    “我怕我说了,您会生气。”

    汪琪翎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但还是露出笑容说道:

    “但说无妨,这个家早晚都是你的。”

    汪琪翎特意将这句话说出来,并不是在托孤,而是在引诱,对于汪家的继承,没有谁能够拒绝这样的诱惑。

    但是汪明却摇着头说道:

    “爹,我认为我们汪家如果想要继续在北境生存下去,就应该跟赵家和解……”

    汪明特意用了生存二字,就是想要告诉自己的父亲,他已经不对这场战斗报以希望,并且未来汪家的处境将极其艰难。

    如果不和赵家和解,那么等待他们汪家的很可能就是覆灭。

    汪琪翎听完,脸上依旧带着笑,但是下一秒,一巴掌就扇在了自己儿子的脸上。

    “逆子!我汪琪翎白白样了你这么多年!废物!”

    汪明一动不动,任由半张脸肿胀了起来,他微微低下头,沉声说道:

    “爹,给汪家留一条活路吧,现在收手还不晚……”

    “啪!”

    又是一巴掌,这一次汪琪翎用上了灵力,将汪明扇飞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墙上。

    “当初你就应该死在雪原之上,何必要回来!”

    “滚!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我的儿子了!”

    汪明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他没有哭,也没有闹,而是双膝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之后,笑着离开了会议室。

    这一拜,他们之间的父子情就算了结了。

    权利是个好东西,有时候可以呼风唤雨,有时候可以摆布天下人,但是对权利过分着迷,就会深深陷入这泥潭之中,无法自拔。

    三天时间已过,之前被嵐枫毁掉的冰桥早已经修补完毕,这个工作并不困难。

    莫问从边境线朝着赵归鸿的位置飞来,脸上带着喜色。

    “少主,周家,郑家和尚家的人都退了,现在只剩下汪家的人还在。”

    赵归鸿听完,脸上也不由得一喜,之前没有白费那么多口舌,终于将另外三大家族劝退了。

    “走吧,去会会那个老家伙!”

    说着,赵归鸿带着黯龙战团以及秘字营的人走到了边境线前,正好看到汪琪翎脸色极其难看地站在大营之前。

    “汪家主,别来无恙啊!”

    一个满面春风,一个满面寒霜,汪琪翎自然是像看杀父仇人一样看着赵归鸿。

    “看看你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真让人恶心!”

    赵归鸿闻言,转头看向身边的夜鸢,问道:

    “有吗?”

    夜鸢看着自家少主嘴角都已经咧到耳根子上去了,那副样子可不是小人得志又是什么。

    “还好,还好。”

    夜鸢只能这样敷衍过去,她可不敢乱猜自家少主现在满脑子里在想什么。

    而赵归鸿现在心中想的也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终于能够和于怜心见面了,正在思考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念。

    拥抱?会不会显得太过于平常,不能展现出自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那种急切。

    亲吻?还没想,赵归鸿脸就红了起来。

    汪琪翎看得真切,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一会怅然若失,一会又羞红了脸颊,弄的像是一个含情脉脉的小姑娘一样。

    “喂,还打不打!”

    赵归鸿这才从自己的脑海中回过神来,看向汪琪翎说道:

    “你若想打自然是要打的,就是不知道你想用什么法子了。”

    汪琪翎现在已经没有了人数上的优势,沉声道:

    “既然你让我选,那我就选单挑的方式,只要你赢了,我们汪家从此不再干涉你们赵家的事情,如果你要输了,从现在开始立马滚出雪原!”

    赵归鸿上下端详着眼前的汪琪翎,不屑地笑了笑,说道:

    “就你这把老骨头?还不够我召唤兽一巴掌的。”

    汪琪翎不过是五阶的战卡师,加上年纪摆在这里,能够发挥地实力能达到百分之八十就已经不错了,而且常年经商,跟人打斗的经验又寥寥无几。

    汪琪翎自然知道自己有几把刷子,说道:

    “我身为一家之主,自然不会跟你这个匹夫动粗,我的手下就能摆平你!”

    说着,一名身体魁梧的中年人从汪琪翎身后走了出来,此时风雪肆虐,但是他依旧光着上半身,一点都没有寒冷的意思。

    赵归鸿看着他,能够感受到对方七阶的实力,看身体又是那种擅长近身搏斗的力量型战卡师。

    这种战卡师在单打独斗方面都有着很强的优势,这也是汪家现在所能拿得出手的王牌了。

    更别说什么八九阶的战卡师,那种实力的人,就算他们汪家财力雄厚,也是拉拢不来的。

    夜鸢想要挺身而出,以她敏捷型的战卡师正好克制对方,但是被赵归鸿拦住了。

    “没事,让我来就行了,正好松松筋骨。”

    看赵归鸿坚持,夜鸢也就不再勉强,毕竟现在赵归鸿的实力,她都已经不是对手了。

    赵归鸿看向汪琪翎,说道:

    “还有什么规则一起说完,到时候别算后账,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过家家。”

    汪琪翎怒哼一声,本没有什么其他的规则,但是既然对方这么说,他也不介意加上几条对自己这边有利的条件。

    “你不许召唤冰霜巨龙,也不能召唤那只六阶的地行龙。”

    赵归鸿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真是打得好算盘,自己两大杀招直接被封掉了。

    “还有吗?”

    “少主……”

    夜鸢在一旁小声提醒着,也不知道今天自家少主是怎么了,眼看着吃亏还要退让。

    赵归鸿递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他今天就打算把汪家给打服了,打到心服口服为止。

    “不许使用暗影龙灵纹技!”

    “好家伙,我直接赤手空拳上场的了。”

    汪琪翎讥笑道:

    “你要是想这样的话,我是没什么意见。”

    场中那名七阶战卡师都觉着有些脸红,这样不平等的规则,就算是赢了也不光彩。

    每一名战卡师都是有尊严的,但是在汪琪翎这边,眼中能看见的就只有利益。

    “李大苗,别想那么多,只要你赢了,我保证汪家未来所有的资源都向你倾倒,你想要什么我都尽力满足!”

    李大苗这才点了点头,有着利益的驱使,他身上的战意也点燃了起来。

    很快就有人将场地清理了出来,地上的积雪都被清扫一空,露出里面黑色冰冻的地面。

    赵归鸿站在场中,看着李大苗,说道:

    “动手吧,别一会没机会了!”

    李大苗也知道赵归鸿实力了得,但是只是听闻,从未交过手,虽然在他心中已经尽可能地将他的位置放得老高,但是毕竟只有四阶的实力,再怎么高也不免有些轻敌之心。

    “小子,我李大苗纵横北境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0可别说得太慢,小心被大脸!”

    赵归鸿将银龙枪召唤了出来,指着李大苗说道:

    “赶紧赶紧,我还赶时间呢!”

    赶时间自然是要去见于怜心,两年多没有见面,他可是想念得紧。

    李大苗也将自己的战魂召唤了出来,是一头雄壮的冰霜巨熊,这倒是和他的体型很配。

    而李大苗的战斗方式也和其他兽灵战魂的战卡师不太一样,一翻身整个人就骑在了冰霜巨熊的身上,一双寒冰巨斧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卧槽?这憨货还是一名高贵的骑士?”

    赵归鸿惊讶之余,抄起银龙枪,直扑而上。

    管你是什么,先打了再说!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