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要塞里面的人

作品:浩劫余生36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08 17:18:51   阅读:5.11%

    警戒哨所的审讯室内,康文曜举起手里锈迹斑斑的锯条,对着宁哲身上就要砍。

    对于他而言,宁哲是否招供,已经不重要了。

    要塞严禁流民持枪,而且规定枪案必破,否则的话,康文曜的全年奖金都得被扣光,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得找个人背锅。

    拥有猎人身份的宁哲,正跟这个持枪案对口,如果他死了,康文曜反而能够将案件坐实,上报称猎人非法持枪,已经被正法处决。

    至于事情的真相如何,就如同面前这个流民的生死一样,没人在乎。

    “咣当!”

    没等康文曜动手,审讯室的门边被人一把推开,随后一道低沉却充满威严的声音在门口传出:“住手!”

    “妈的!在老子的哨所,谁敢跟我大呼小叫……”康文曜破口大骂,等转身看见身后的人时,脸色却瞬间软了下来:“呦,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屋里请!”

    此刻站在门口的人,穿着土黄色的战斗服,腰间别着手枪和防毒面罩,属于标准的雇佣兵打扮。

    要塞里的雇佣兵不是财阀的人,而是管理中心组织的本地武装,故此并不被授予军衔,虽然也接受军事管理,但是要松散的多,与护军相比,他们更像拿钱办事的打工仔,但是这个进门的人,却不是普通的佣兵,因为他的战斗服有臂章,上面绣着仙人掌旗帜。

    这个标志,代表着此人是雇佣兵当中的一名高级将领,而这种人,可都是财阀派下去管理佣兵队伍的亲信。

    康文曜并不认识这名佣兵将领,但却知道自己绝对惹不起对方。

    佣兵将领斜眼扫了一眼康文曜,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们这里,抓了一个叫宁哲的流民,是吗?”

    “没错,就是这个家伙!”康文曜伸手指着被捆绑起来的宁哲,赔笑解释道:“这个流民涉嫌违禁持枪,我们正在对他审讯!”

    “我他妈的没有枪!我是被诬陷抓进来的!”宁哲不知道这个佣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从康文曜的态度来看,他对那人还是有些忌惮的,而且对方既然能够指名道姓的说出自己的名字,说明他就是为自己来的,所以不论如何,还是应该先争取一个脱离康文曜魔爪的机会。

    “把他放了,这个人我带走了。”佣兵将领对于两个人的话没有任何兴趣,冷冰冰的开口。

    “长官,这家伙可是一名要犯,如果您把人领走的话,恐怕我不好交差啊!”康文曜微微低头,舔着嘴唇嘀咕着。

    佣兵队长不耐烦的看了康文曜一眼:“这案子不归你们17队管了,没人会追究你们的责任,放人吧。”

    “好嘞!既然您都说话了,那我必须照办啊!放人!马上放人!”康文曜闻言,顿时对自己的手下们挥了挥手,其实他并不能确定宁哲究竟是不是嫌犯,要的只是佣兵将领的一句话,只要把枪案的责任给推出去,他压根不在乎宁哲的死活,毕竟但凡有点上进心的人,也不会被发配到执法队这种地方来混日子。

    “踏踏!”

    宁哲刚被松开,门外的两名佣兵就迈步走进了屋内,将一副手铐砸在了他的手腕上。

    操蛋了!

    这是宁哲心中的第一个想法。

    这些佣兵虽然松散,但那也是跟正规护军相比的,他们根本不负责流民区的事情,而此刻这些人找到自己,甚至连枪案的事情都不再追究,很可能说明他犯了更大的事,这么一来,就只有净水芯片了!

    宁哲满心忐忑的被佣兵带出门外,脑中迅速思考着该如何才能躲过这一劫,但是还没等想出办法,就已经让人拎出哨所推进一台越野车里,然后被两个雇佣兵夹在了后排座椅上。

    这还是宁哲第一次坐进汽车里面,座椅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不适应,他一直以为,汽车里面的东西也全都是铁的。

    “认识一下,87号要塞雇佣兵总队教官,荆弘伟!”佣兵将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顺着倒视镜看了宁哲一眼:“我找你,是因为你的保长苏飞举荐了你,他说你是一名出色的猎人,对于87号要塞周边的荒野地形十分熟悉!是这样吗?”

    宁哲听完荆弘伟的一番话,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原本以为,对方找他是因为净水芯片的事情,但是听见荆弘伟提起苏飞,还问起了荒野地形的事情,眸子里闪过了一抹光芒,看来自己刚刚的猜测是错误的,如果荆弘伟来找上门来,不是因为净水芯片的事情,那么自己就还有活路!

    “我今天来找你,是需要你做为向导,带领一支队伍进入荒原,如果你能答应,那么你持枪的罪过,就可以免了,否则的话,我现在就停车,直接把你正法。”荆弘伟见宁哲沉默不语,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诉求,完全没有找人帮忙该有的语气。

    面对流民,城市里的人带着一众与生俱来的偏见,他们觉得流民肮脏、龌龊、可怜、卑贱,总而言之,在他们眼中看来,这群饿急眼之后可以易子而食的家伙更像野兽,甚至很难被划定为人的范畴当中。

    “你的条件,我无法接受,我说过,我根本没有犯罪,也没有持枪!”宁哲面对荆弘伟蛮不讲理的条件,开门见山的选择了拒绝。

    “哗啦!”

    荆弘伟抽出腰间的配枪,转身顶在了宁哲的额头上:“你觉得我在乎吗?”

    宁哲对于顶在头上的手枪视若无睹,目光毫无波澜的跟荆弘伟对视着:“现在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了,荒原上青黄不接,正是野兽最凶猛的时候,集镇上虽然猎人不少,但是他们都没有我的经验丰富,根本不敢去十五公里外的范围狩猎!一旦我死了,你恐怕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选!”

    宁哲相信,荆弘伟如果真想杀他,无外乎只是动动手指的事,但他也在赌,既然荆弘伟既能在警戒哨所里,冒着得罪康文曜的风险把他带出来,就绝对不会轻易的干掉他,但他不知道的是,荆弘伟其实并没把执法队看在眼里。

    或许是因为城市人天生的高人一等,所以流民但凡有一个能够接触到城里人的机会,都是拼命巴结的,妄图通过这种关系,来改变自己的人生,哪怕不能进城,最起码也可以获得一些好处,尤其是荆弘伟这种大人物,恐怕拽一根腿毛下来,都比流民的腰还粗。

    荆弘伟本以为宁哲也像其他的流民一样,会对自己百般讨好,感恩戴德,结果宁哲却表现得如此强硬,倒是让他始料未及,双方僵持数秒后,荆弘伟关掉了手枪的保险,冷声道:“你很幸运,我并不想弄脏自己的车!”??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