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刀与枪的华丽融合

作品:浩劫余生66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08 17:19:02   阅读:9.25%

    树林内血腥弥漫,狼与人的争端已经被掀至顶点。

    “砰砰砰!”

    任娇双手稳稳的端着左轮对狼群进行射击,几乎每一枪出去,都有一匹狼应声倒下。

    “咔哒!”

    一把左轮的子弹耗尽以后,任娇弹开弹匣,手腕微微一抖,将空弹壳甩开,然后用手枪在腰间轻轻贴了了一下,在任娇的腰间,有一条插满子弹的弹链,随着她的拇指下压,六发子弹瞬间填进旋转的弹仓,速度之快,让人根本看不清她究竟都做了一些什么,就仿佛她只是甩了一下手,再度抬起手掌的时候,枪就重新有了子弹。

    “扑棱!”

    趁着任娇挡住狼群的同时,宁哲也发力从地上暴起,捡起已经快要熄灭的火把,直接插进了地面的干草当中。

    “呼呼!”

    火借风势,干草被宁哲点燃后,上面铺着的那些油性干树枝也被引燃,火焰和浓烟同时出现,开始在地上布满柴草的凹槽里蔓延。

    “任娇!这边!”宁哲成功把火引燃,对着任娇呼喝了一句。

    “嗷嗷!”

    与此同时,无数只狼纷纷从树丛内出现,不顾一切的向着任娇围了上去。

    “砰砰砰!”

    任娇再度举枪,虽然她的射击速度很快,但是面对冲上来的几十匹狼,仍旧有些吃力。

    “嗷!”

    很快,一匹狼冲到任娇身边,对着她就扑了过去,爪子在她身上划了一下。

    “妈的!”宁哲看见狼群靠近任娇,攥着刀就准备冲过去帮忙,但是还没等他动手,任娇手腕一甩,巨大的左轮上弹开两把刺刀。

    面对狼群的围攻,任娇仿佛一名游刃有余的武者,也像一名翩翩起舞的舞者,刀锋划动,枪火闪烁,居然没有受到狼群的威胁。

    看见任娇的动作,宁哲被深深地震惊了,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华丽而又实用的战斗技巧,在热武器与冷兵器的配合下,任娇居然能够压制着狼群无法靠近,而且让宁哲很奇怪的是,那些冲到任娇身边的狼,看起来模样很怪异,动作也变得有些笨拙,许多原本可以致命的攻击,都被任娇在不可能的情况下闪开。

    枪声当中,任娇将最近的几头狼干掉,并没有向宁哲他们所在的方位移动,而是迅速转身,消失在了后面的树丛当中。

    “呼啦!”

    几头狼一拥而上,全然没有注意到树林的位置隐藏着一道细线。

    “轰——”

    细线被扯断后,两枚固定在树杈上的手.雷被扯掉拉环,冲击波和弹片瞬间将前方的几头狼掀翻。

    “嗷嗷!”

    强烈的火光和爆炸声终于让狼群开始溃缩,伴随着声声呜咽,狼群开始集体转身,向着远处逃离。

    “踏踏!”

    宁哲看见任娇离去,动作很快的绕过火堆,跑到了她刚刚与狼群搏斗的地方,此刻地面已经被血染红,散发着腥臭味道,地面除了弹壳之外,还有数不清的种子,看见这一幕,宁哲眼中再度闪过了一抹好奇。

    这些种子之所以会洒在地上,是因为之前有狼在攻击任娇的时候,爪子划破了她缠在身上的包裹,之前宁哲一直以为,那里面是任娇他们摘来做食物的果子,现在看来,难道她和屠势出现在这里的最终目的,其实是为了寻找种子吗?

    这不是宁哲最关心的地方,他扫了一眼地上的种子,很快蹲在了一具狼尸边上,伸手触摸了一下那头狼的尸体,触感十分冰冷,此刻的宁哲体温升高,能够摸出温差再正常不过,但那狼尸不是普通的冰冷,而是有些寒凉,肌肉也很僵硬,按照正常的情况,动物至少得死亡四五个小时之后,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一刻,宁哲开始怀疑任娇就是苏飞说起过的魔种,而之前那些狼在围攻他的时候,之所以会出现动作迟缓的模样,就是因为这种奇怪的冰冻现象限制了他们的行动。

    “哲哥,你怎么样,身上的伤要不要紧?”黎胖子看到宁哲满身是血的模样,也快步凑了上来。

    “之前你是怎么让那头狼停下的?”宁哲忽然想起,之前自己在遭遇攻击的时候,黎胖子的吼声曾让一匹攻击自己的狼产生过迟缓,抬头看向了他。

    “我没有啊,我只是想过来给你帮忙!没想到任娇也来了!”黎胖子迷茫的摇了摇头。

    “这地方不易久留,咱们走吧!”宁哲看见黎胖子一无所知的表情,觉得自己可能是猜错了,之前那头狼产生迟滞,未必跟黎胖子有关系,也或许是任娇做的,结果宁哲才刚刚起身,就感觉到身体的力量在迅速流逝,而且伤口的疼痛感也开始愈发清晰。

    这已经是宁哲第二次在清醒的情况下发病了,对于自己这个奇怪的能力,他也已经有所了解,这个怪病一旦发作,可以让他的体力大幅增加,反应也变得灵敏,不过这种力量完全是随机出现的,他自己无法掌控,而且一旦力量散去,对于他的伤害也很大,几乎能够在瞬间抽空他的力量,让他变得羸弱无比。

    “哲哥?”黎胖子看见宁哲倒下,本能间准备搀扶他的胳膊,但宁哲满身是血,入手极为滑腻,直接脱开黎胖子的手掌,单膝跪在了地上。

    “我没事,带我离开这。”宁哲因为失血,眼前的视线已经开始发黑,呼吸粗重的说出了一句话。

    “你坚持住!”黎胖子闻言,吃力的将宁哲扛在背上,开始向绿洲外侧走去。

    ……

    绿洲外围的一处沙丘边上,张放和裴向彤、谢广坤三个人,已经能够闻到风中淡淡的血腥味,之前绿洲那边响枪的时候,他们都以为是宁哲捡到了他们丢弃的枪械,在与狼群进行搏斗,可是随着枪声平息,三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抹悲怆之色。

    不管怎么说,宁哲都是因为救他们才选择留下的,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卑贱的流民,也足够得到他们的尊重了。

    忽然间,裴向彤看见黑暗中有一道摇椅晃的身影出现,伸手指向了那边:“有人!”

    “刷!”

    张放抽出强光手电向那边照了一眼,看见黎胖子背上宛若血人一般的宁哲,先是一愣,随后快步跑了过去。

    “踏踏!”

    谢广坤紧随其后,吩咐黎胖子把宁哲放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还有气!快,帮他包扎!”

    “撕拉!”

    张放毫不犹豫的撕碎了自己的衣服,开始把布条递给谢广坤,这一刻,他们已经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医疗条件,只想尽力的救下宁哲,弥补一下心中的愧疚和遗憾。

    “不知道他有没有骨折,是否需要固定!你们马上去捡一些树枝回来备用!”谢广坤用布条包扎着宁哲的伤口,语气沉稳的开口。

    “好!”张放循声转身,却模糊间发现十几米外有几道黑影,于是本能间的把手电扫了过去。

    光芒亮起,下风口那边,几头被血腥味吸引来的狮子,正凶相毕露的盯着众人。??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