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蚁多咬死象

作品:浩劫余生76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08 17:19:05   阅读:10.64%

    西门某娼窑。

    萧齐坐在椅子上,情绪激动的看着手臂上还扎着一支羽箭,赶回来报信的老肥,气的手臂颤抖:“你说什么?暗娼那边被宁哲袭击了?!”

    “大哥,这件事确实怪我了!我也不知道暗娼的位置怎么会暴露,更没想到居然有人敢袭击咱们黑旗的地盘!所以才疏于防备!”老肥跪在萧齐面前,低头看着地面,唯唯诺诺的做出回应。

    “废物!你就是个废物!”萧齐猛地一拍桌子,胸口剧烈起伏:“暗娼那边二十多人9配了两把枪!居然能让两个人给端了!你是干什么吃的?!”

    “今天晚上,暗娼那边算上我在内,只有七个人……”老肥把头压得更低:“今年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集镇也涌入了大量的难民,恶性事件接连发生,兄弟们都担心自己的家人会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我就给他们放了假,让他们回去安顿家人了,大哥,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

    “嘭!”

    萧齐听见这话,猛然从椅子上暴起,一脚踹在老肥头上,粗暴的将他踹倒在地:“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给他们放假?你的职责是看护好暗娼!其他人的家人,该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吗?!”

    “大哥!您消消气!”黄满仓顿时上前,拦了萧齐一下:“老肥已经跟了你三年了,也没少给帮会做贡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我去你妈的!”萧齐一把推开黄满仓,目露凶光道:“怎么着,你这是在这跟我装好人呢?我唱完红脸,你邀买人心,是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黄满仓被骂的一愣,然后解释道:“咱们跟宁哲本来就有恩怨,他这次过来,肯定也是为了寻仇,敌在暗我在明,这事真的不怪老肥!”

    “踏踏!”

    与此同时,又有一个青年跑进了房间内,呼哧带喘的对着萧齐开口道:“老大,南门娼窑的兄弟们已经去暗娼查看过情况了,那里的娼马子几乎全跑了,院子里的各种物资也被附近的流民洗劫一空,就连房门都被拆走了!”

    “老肥,你听见了吗?”萧齐听完青年的话,脸上的怒容反而散去,目光内敛的看向了倒地的老肥。

    “大哥!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只要我养好伤……不!我今晚就带人去流民村,肯定把跑掉的人如数抓回来!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老肥一看萧齐这个眼神,就知道他是动了真格的,连忙爬起来跪好:“大哥!就像满仓说的,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上面还有一个老爹,我出了事,他也就完了!”

    “你确实跟了我这么多年,但这并不足以说明什么,今天的结果只能说我走了眼,养了一个废物这么长时间。”萧齐缓步走向老肥,面无表情道:“至于你老爹,你不用担心……”

    “大哥!大哥!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老肥额头冒汗,一把抱住了萧齐的小腿。

    “噗嗤!”

    萧齐顺着老肥上前的惯性,一刀扎在了他的脖子上,微微转动刀柄,俯身轻声道:“你犯了这么大的错,如果不死,我没办法管理其他人!放心,我不会让你老爹太遭罪,今天晚上,我就找人送他陪你一起走!”

    话音落,刀锋出,血液喷溅。

    黄满仓站在一边,看着在地面汇聚的鲜血,表情木然,后面的黎斌则吸溜着一杯热水,没有作声。

    “去,把那两个跟老肥一起跑回来的废物,也给我做了!”萧齐用手扶着老肥尸体的头颅,在他的肩膀上擦了擦刀,对着那个汇报的青年开口。

    “哎!明白!”青年吞咽了一下口水,扭头离去,同时门外的几个人也开始进门抬走尸体,同时用沙土覆盖着地上的血迹。

    “大哥,这个宁哲给咱们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咱们不能仅仅用自己人出气啊!”黎斌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道,放下水杯道:“之前宁哲杀了咱们不少兄弟,其中还包括你的亲弟弟!如果不是临时被雇佣兵带走,躲过一劫的话,这笔账早就该算了!现在他回到集镇,咱们还没找他,他反而主动找上了咱们,还直接动了黑旗最重要的东西,此人,不能留了!”

    “我建议,咱们还是跟他谈谈吧!有什么话,说开就好了!”黄满仓闻言,主动插了一句:“宁哲这个家伙的生命力太顽强了,咱们两次对他下手都没有成功,反而损失了不少人,而他跟雇佣兵接触之后,咱们还不知道双方有什么瓜葛,这种情况下,我建议还是稳一些,今年的冬天本来就不好过,咱们手下又有那么多兄弟要养活,稳定才是第一因素!”

    “笑话!”黎斌听见这话,毫不犹豫的提出了反驳,他从没有对萧齐等人说出他跟宁哲的恩怨,但肯定知道宁哲活着对他是个威胁,于是挑眉道:“宁哲如果杀的是别人也就算了,但你别忘了,他杀的人当中,可包括大哥的亲弟弟9有,今天宁哲在暗娼窑闹了这么一通,放走了那么多人,事情肯定很快就得传开!如果咱们不让他付出代价,那么以后其他人的兄弟姊妹、妻子儿女被咱们黑旗绑了,你能保证那些被愤怒头脑的流民,不会效仿宁哲,也来冲击咱们的生意吗?”

    “……”黄满仓听见这话,嘴角抽动了两下:“可是咱们跟宁哲一直这么斗下去,损失会越来越大!”

    “咱们之前会输,无外乎只是因为轻敌,宁哲就算再猛,满打满算又能有几个人啊?老话说蚁多咬死象,以前我们当土匪的时候,依靠人海战术,连装备精良的小型运输队都能打下来!而宁哲不过就是个流民罢了,以咱们黑旗的势力,真要认真起来对付他,这事难吗?”黎斌不以为然的犟了一句。

    “黎斌说得对,留下宁哲这个人,早晚是个祸害!而且我绝对不会跟他和解!立刻让人去其他娼窑给我抽调人手!今天晚上,我肯定要他的命!这个王八蛋不是能打吗?我他妈的倒是想看看,他究竟能对付多少人!”萧齐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的吩咐道。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