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桩惨案,三条人命

作品:浩劫余生158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08 17:19:51   阅读:21.96%

    联防队的人将那名少年扣押之后,人就当场死在了车里,不过还是按照流程将尸体送到了医院。

    十分钟后,陈鸿光驱车赶到仓库门口,随即一身酒气的推门下车,看见宁哲和联防队的人全都站在门外,语气急促的问道:“怎么样,公司的设备有什么损坏吗?”

    宁哲摇头:“放心吧,设备都没事!”

    陈鸿光长舒一口气:“人呢?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我们黑马公司的东西?”

    “陈先生,那个人已经被我们抓捕了,但是因为伤势较重,送医之后已经宣告抢救无效,人死了。”中队长面无表情的看着陈鸿光:“经过我们的调查,死者只是一个普通的窃贼而已,发现最近几天仓库来了货物,所以就想偷一些拿去卖,没有什么针对性!”

    陈鸿光听完中队长的回答,将目光投向了给他打电话的宁哲:“只是一个窃贼吗?”

    “或许吧,当时情况比较紧迫,我没有多问。”宁哲思考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此刻联防队的人就在他身边,他如果说其他的话题,肯定是会得罪人的,而且中队长说人已经死了,那么这件事就是死无对证,在这种情况下,宁哲知道自己再去咬孙军已经没有意义了,黑马公司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更不可能再去插手他们这种码头上的纠纷。

    “不管怎么说,货物没问题就好!”陈鸿光甩了甩头,保持着头脑清醒对中队长开口道:“这批货物很重要,黑马公司已经安排人员过来值守了,但你们联防队还得继续配合!一定要保证这里的安全!”

    中队长见宁哲明智的没有去戳穿他,面色平静的应声:“放心,这本就是我们职责之内的事情!”

    另外一边,小安子带着两个青年回到谷泰那边之后,也带着两个少年躲进了棉纺仓库里,把两人安顿好之后,避开他们拨通了孙军的电话号码:“大哥,我已经到棉纺仓库了,接下来应该干点什么?”

    “联防队那边,已经把被宁哲抓住的那个人给干掉了!”孙军顿了一下:“我派了人去接应你!把那两个跟你一起的小崽子干掉,你也去乡下躲一阵子吧!”

    小安子微微一怔:“干掉?”

    孙军语气稳健的解释道:“今天晚上,你们动的是黑马公司的东西,惹上那些瘟神,这事不会这么轻易翻篇,只有把该处理的尾巴都处理干净,咱们才能高枕无忧!否则一旦真被抓到了什么把柄,这事就麻烦了!”

    “大哥,你要干掉他们,那我”小安子顺着孙军的话往下想了一下,脑门瞬间冒汗。

    “操!你都跟了我这么多年了,还怕我对你下手啊?”孙军骂了一句:“别多想,我信得过你,但是信不过他们!”

    “哎!”小安子心里充满忐忑的答应了一声。

    二十分钟后,一台车停在了仓库门外,车里的三个青年也走进了仓库当中,跟小安子见了面。

    小安子趴在一个麻袋上,用一团棉花捂着伤口,哼哼唧唧的开口:“哎呀我去,这都多久了,你们怎么才来呢!”

    “军哥说你受了伤,让我们先给你买点止血的东西!”其中一个青年比划了一下手里装着绷带和碘伏的袋子,看了看旁边的人:“你们不是三个人吗?怎么少了一个?”

    “有一个出去上厕所了!”小安子看见同伙投来的一道目光,对着青年开口道:“小丁,过来扶我一下,咱们出去等小庆!”

    小丁从麻袋上起身,关切的询问了一下自己那个被宁哲抓住的朋友:“安哥,咱们现在已经安全了,那小邵怎么办啊?”

    小安子笑呵呵的看着走来的小丁:“放心吧,孙军大哥已经给联防队的关系打过电话了,小邵进去走个流程,明天一早就能放出来,到时候我带你们一起去行政区,我有个朋友在那边开了个酒吧,咱们过去躲着!”

    “咱们还能去酒吧啊?”小丁听见这话,贪玩的心思顿时压制住了对朋友的担心,上前扶住了小安子的胳膊:“我以前去过两次长武区,还在那边的酒吧街逛过,那里停的都是好车,而且街上的姑娘都穿的贼带感,安哥,到时候你能给我买一件新衣服吗?”

    “行啊!别说衣服,我连姑娘都给你安排上!”小安子看见小丁靠近,在说话的同时猛然暴起,直接在身后勒住了他的脖子。

    小丁此刻仍旧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甚至没敢剧烈挣扎;“安哥,你别闹,你身上有伤呢!”

    “噗嗤!”

    就在小安子动手的同时,前面的一个青年抬手出刀,军刺直接攮在了小丁的心脏位置。

    小丁感受到胸口的刺痛,低头看着胸前的刀,眼中充满茫然:“安哥!”

    “噗嗤!”

    随着对方拔刀,小丁胸口的血液喷溅了两米多远,咳出一口血以后,身体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持刀的青年干掉小丁之后,扶住了小安子的胳膊,对着另外两人吩咐道:“抓紧出门,等另外一个回来!”

    “当啷!”

    话音刚落,门口处就传来了东西被碰倒的声音,随后一道身影迅速向着门外窜了出去。

    小安子在灯光下看见那道向仓库外面跑去的身影,嗷的喊了一嗓子:“妈的!快抓住他!他就是剩下的那个!”

    “踏踏!”

    剩余两人闻言,抽出腰间的刀就开始迈步狂奔,但是还没等跑到门口,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而且还在逐渐远去。

    一个青年追出门外,看见摩托车已经没了影,扭头喊道:“妈了个b的!那小崽子跑了!他走的是码头北面的荒地,咱们的车没法追!”

    “操!”扶着小安子的青年烦躁的骂了一句,侧目看向了他:“去哪能找到他?”

    “这几个小傻篮子,都是我在大哥原来干游戏厅的时候认识的,我就知道跑掉的那个叫于庆,其余的了解不多!”小安子思考了一下:“他们几个好像是下河乡的。”

    “大哥说了,这几个人必须得没,走吧,我先把你安顿好,然后连夜去下河乡摸他的消息!”持刀青年烦躁的扔下一句话,随后扶着一瘸一拐的小安子,向仓库外面走去。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