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做你想做的,错了算我的!

作品:浩劫余生201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08 17:20:04   阅读:27.90%

    做生意这个东西,最赚钱的方式无异于是垄断,所谓垄断,指的就是某些公司或个人在某个行业领域当中,通过合并、杀价、价格联盟等方式,将整个市场都牢牢握在手里,进行单方面控制的手段,譬如黑马公司垄断着水源净化系统,就可以跟各大财阀去高价出售他们的净水设备,而且可以对水源价格自主定价,因为在该行业的唯一性,所以他们的自主权很高,可以用最低的价格获取到最高的利益,也正是因为如此,联邦的其他公司研发出成本低廉的净水设备之后,也都受到了黑马公司的打压和排挤,随时处于崩溃边缘。

    之前黎胖子在垃圾分拣行业,也属于垄断地位,不过他的垄断并不是靠霸权得来的,而是因为之前压根就没有人做这个生意,黎胖子也就一支独大,只需要每个月给垃圾处理厂的主任拿一千块钱的好处费,再给每台车五块钱的辛苦费,然后低价雇一些老头老太太干活,这项目就算支起来了,因为没有任何人跟他竞争,所以他的利润极为丰厚,不过自从孟大江也插手进了这个行业,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首先来说,孟大江控制着几乎全部的垃圾运输车,在货源上就占据优势,而且为了把生意稳住,更是直接把运输费的价格提到了十五块钱,即便是这样,他每台车还可以赚五块钱,毕竟之前那二十块钱的会费,就是他通过威慑得来的,没有任何成本,但黎胖子那边却完全不同。

    中午十一点多钟,陈富发就履行约定,带着他车队的十二台垃圾车,开始向分拣厂院内倾倒垃圾,同时把孟大江那边提价的事情告诉了黎胖子,而黎胖子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也很快回到办公室里,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宁哲。

    宁哲听完黎胖子的一番讲述,了然的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孟大江那边现在已经用削减会费的方式,把运输价格提到了十五块钱,对吧?”

    “没错!老陈说那些垃圾车的司机们听说这个消息之后,已经全部决定向孟大江的分拣厂送垃圾了。”黎胖子点了点头:“我为了稳住老陈他们,也把运费提到了十五。”

    “不行,十五块钱还不够!”宁哲摇了摇头:“二十块钱以内的这个价格区间,孟大江是没有成本的,或者说,咱们想要跟他竞争,本身就要多付出二十块钱,真想跟他竞争,首先就得把这二十块钱的影响给消除掉!我问你,咱们现在每车的利润有多少?”

    “这个我没算过啊,捡垃圾这东西,凭借的就是运气,或许某一车垃圾里面有不少可回收物,那咱们就赚了,但如果全都是厨余垃圾和建筑垃圾,还有塑料袋什么的,就是纯赔钱!”黎胖子坐在一边,大概的算了一下账:“之前咱们这边每天都有接近二百台垃圾车过来运输,按照每车平均送两趟来算,成本就是两千块钱,还有拾荒的人,总共五十个,每天每人二十块钱工资,也有一千块,总共是三千块,而分拣厂之前每天平均下来的收入,有六七千左右,按照六千这个数字保守估计,每天扣除三千块的成本,每台车大约能带来十五块钱的利润!不过咱们的成衣厂那边也开始运转了,目前每天也能赚个几百块,不过跟废品回收相比,收入差距还是挺大的。”

    “这么少?”黎胖子报出来的价格,跟宁哲想象当中的数字大相径庭。

    “垃圾分拣确实赚钱,但也是个苦差事,想要在垃圾堆里刨食,其实挺不容易的,否则以前怎么会没人干呢!”黎胖子顿了一下:“我能赚钱,就是因为把所有的垃圾都整合到了一起,这才能够起到一个聚少成多的效果。”

    “也就是说,咱们的提价空间,最多只能到二十块钱?”宁哲搓了搓手掌:“这么一来,咱们跟孟大江的竞争力确实小了很多,因为他只要宣布减免会费,就可以抵扣咱们这边的全部收入了,在同等条件下,那些司机估计也不敢冒着得罪他的风险,来跟咱们合作。”

    “是啊,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担心的一点。”黎胖子叹了口气:“原本孟大江收他的会费,我这边分拣我的垃圾,大家彼此相安无事,没想到他却忽然插了一脚进来,这个王八蛋,现在直接就把水给搅浑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咱们已经决定要做这个项目了,那就不要犹豫,直接跟他硬杠到底!咱们俩本就是一穷二白来的要塞,就算输了也无所谓!咱们可以在没有饭吃的时候饿着,但绝对不能在面前摆着食物的时候,任由别人过来抢!”宁哲沉吟片刻,目光坚毅的开口道:“这样,你让老陈出去宣传一下,从今天开始,咱们这边的运费,每车提到三十!”

    “三十?!”黎胖子听见这话,倏然睁大了眼睛:“哲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如果提到三十的话,咱们按照平均数来算的话,哪怕每天垃圾车只送一趟货,那最低也得是六千块的支出,再加上工人的工资,咱们的开支可就到七千了,这还没算上要给老陈每台车十块钱的辛苦费,算下来咱们不仅没有了利润,搞不还没有赔钱的风险!如果他们遇见大一些的小区,每台车跑两趟的话,那肯定是赔钱啊!”

    “现在咱们俩的存款加在一起,大约还有四万五,按照每天赔两千的速度消耗,也够折腾上半个月了!”宁哲面色平稳的开口道:“况且孟大江是不会稳坐钓鱼台那么久的!之前他收会费,每台车还能拿到二十块,现在咱们把价格提到三十,就意味着着他每车还得额外付出十块钱的成本,这么一来,他就算运气好,一台车最多也只能赚到十块钱,要比以前还少,我就不信他算不过来这笔账!”

    “可是咱们这么做的话,是不是容易把他激怒啊?”黎胖子听完宁哲的解释,又变得有点胆怯起来:“选择去赔钱激怒他,这不是吃力不讨好吗?”

    “还记得我昨天晚上去孟大江那里接你,你对我说的一句话吗?你跟我说,他们打你的时候,你还手了。”宁哲平静的看向黎胖子,语气平和的开口道:“我要你做的,不仅仅是别人打你的时候敢还手,还有在别人侵犯你权益,践踏你底线的时候,你得学会反抗!既然垃圾分拣这个行业只能让一个人吃饱,那咱们就必须得跟他分出一个高低,如果不想让投入的钱都打了水漂,咱们就必须得赢!在这次的商业斗争当中,你只管做你想做的,错了算我的!最近这段时间,我什么都不干,就住在分拣厂!不论出现任何问题,我全程给你托底!”

    “……懂了,我这就去找老陈聊聊!”黎胖子在原地思考了十多秒钟以后,从沙发上起身,大步流星的向门外走去。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