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作品:浩劫余生227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08 17:20:33   阅读:20.84%

    万籁俱寂,三台商务车的车灯将黑夜撕裂,向着南郊的方向疾驰,其中一台车的后备箱内,宁哲的手脚分别被打上了三道束缚扎带,身上还缠了两根尼龙绳,整个人被裹得像个蚕蛹似的,狂暴状态后随之而来的虚脱,让他额头渗出冷汗,之前受到击打的身体各住,也全都肿起了很高,酸痛难忍。

    事情到了这一刻,宁哲团队的核心骨干已经全军覆没,逃离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宁哲顺着后排座椅的缝隙,音乐可以看见张秘书的随行人员,全都是配备手枪和自动步枪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在抓捕的时候用上这些武器。

    宁哲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87号明明是裴氏的地盘,但抓自己的为什么会是吕氏的人,而且这些家伙连青红皂白都不问,直接就宣告了自己的死刑,按照此刻的情况来看,张秘书要把他们这些人集体销户,绝对不是玩笑,想到这里,宁哲忍痛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要问个究竟,即便是死,也得死个明白。

    “铃铃铃!”

    没等宁哲开口,张秘书的卫星电话便响起了一阵铃声,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把玩着手里的那块玉佩按下了接听:“我是张舵……对,东西已经找回来了,这说明韦开诚是可信的……没错,我检查过了,东西完好无损……我没有尝试破译,但你得相信我的专业性……好,没问题!”

    “刷!”

    后备箱里正要问话的宁哲,听见张秘书报出了他自己的名字之后,顿时向前方问道:“张舵!你认识张放吗?”

    张舵听见宁哲的喊声,侧目看向了胡浪:“停车!”

    “吱嘎!”

    车辆停稳,张舵推门下车,伸手将后备箱掀开,在车灯的光芒下看了宁哲一眼:“你刚刚说什么?”

    “你能把车停下,就说明你认识张放,对吧!”宁哲抬头跟张舵对视着:“我叫宁哲,来自流民区,是一个月前在张放的协助下潜入要塞的,我进入要塞的目的是为了躲避黑马公司的通缉,当初张放对我说,让我进城以后去金滩赌场找你,我去了,但是却扑了个空,那里的保安告诉我,你早已经被开除了!”

    张舵微微眯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宁哲:“我该如何相信你?”

    宁哲此刻来不及思考张放的堂弟怎么会去为吕氏工作,但弄清张舵的身份之后,感觉自己总算能把命保住了:“我有一封介绍信,是张放亲手写的,就放在我的办公室抽屉里!我可以带你去拿!”

    张舵微微竖起了衣领:“你的工作地点在哪?”

    “西城区煤运码头,佳鸥公司搬运区!”

    张舵思考了一下,对胡浪开口道:“胡组长,你辛苦一些,把他说的东西拿回来!我去s3安全屋等你,如果取东西的过程中,有任何不对劲,任务立即终止!”

    “好!”胡浪答应一声,迅速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宁哲听完张舵的吩咐,微微松了一口气,对方既然愿意去找那份介绍信,就说明这件事还有缓和的余地,于是继续问道:“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抓我了吗?”

    “嘭!”

    张舵沉默无言,一记手刀劈在宁哲的脖颈上,将其打晕之后,顺手将后备箱盖板放了下去。

    ……

    宁哲恢复清醒的时候,已经处在了一个密不透风的房间内,而且这个房间的墙壁上全都包覆着隔音海绵,除了头顶的一盏白炽灯,除此之外便别无他物,此时他正躺在地上输液,张舵则站在他面前,替他举着输液瓶。

    宁哲看了一眼手臂上的针头,挣扎着坐起来,指着输液瓶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葡萄糖,可以替你补充体力。”张舵见宁哲醒了,抽出身上的一把军刺钉在墙上,将输液瓶挂好,然后席地而坐:“你的介绍信我看了,的确是我哥的笔迹,说吧,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

    “不需要。”宁哲微微摇头:“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如果非要问些什么,我倒是更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抓我?”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我有必要做个自我介绍。”张舵跟宁哲对视一眼,轻声道:“你好,我是漠北吕氏集团军情处驻87号要塞的执行秘书,张舵。”

    “吕氏?”宁哲虽然知道张舵的身份,但是真等他自己确认,眼中仍旧闪过了一抹费解:“可是张放明明对我说,你是金滩赌场的经理,他从未对我说过,你们跟吕氏有什么瓜葛!”

    “我要纠正你一下,不是我们,而是我。”张舵伸出手指椅了一下:“不过你的问题我可以回答,因为金滩赌场,本就是吕氏暗中开办的产业。”

    宁哲眨了眨眼睛:“所以,你被开除是假的?”

    “没错,我从十岁就已经被吕氏选中,并且接受特工的专业训练了,之前的赌场经理身份,只是潜伏过程中的掩护,离开金滩赌场,便意味着我被正式启用了。”张舵并未避讳这个话题:“不仅我被开除是假的,就连张放被调到外城工业区执法队,也是我运作的,你可以把这看成是一种保护。”

    “那我呢?”宁哲思考了好一会,也没想到这事跟自己有什么联系:“你抓我也是为了保护张放?可你不是才刚刚查清楚我的身份吗?”

    张舵松开手掌,让挂在手指上的玉佩在宁哲眼前晃了一下:“你手里的这个玉佩,对于我们很重要,这里面的芯片是对于吕氏很重要的情报。”

    “怎么又是芯片!”宁哲听见芯片这个词,感觉头都大了,因为他几次遇险,全都跟芯片有关:“芯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张舵手腕一甩,重新将玉佩抓在了手里:“芯片是半导体元件产品的统称,它的种类很广泛,可以进行存储,也可以进行模拟信号转换,亦或者是逻辑控制,而这个,是一个存储芯片。”

    宁哲听完张舵的回答,下意识的问道:“这东西是你们遗落的?难道之前找我们去买废旧金属的人,也是你们吕氏的?”

    张舵听见宁哲的问题,瞬间眯起了眼睛,仿佛找到了什么重要情报一样:“废旧金属?什么废旧金属?”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