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奇怪的电话号码

作品:浩劫余生239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08 17:20:37   阅读:33.15%

    要塞内是严禁非法持枪的,不过鲍文光作为南城区曾经触过顶的江湖人士,手里肯定有枪,而且也有敢于开枪的人,之所以没有对宁哲动枪,是因为中午在酒局上的时候,鲁宾对他提起过,说东发分拣厂身后,有着治安署的关系,鲍文光并不知道这层关系是深还是浅,但是对于他这么一个被司法体系狠狠教育过一次的老混子而言,肯定明白自己是惹不起治安署的。

    如此一来,鲍文光就没有了对宁哲动枪的底气,如果不敢让枪响,再把枪亮出来的话,那纯粹是脑子有大病,给了对方一个咬自己的机会,所以他拍在桌上的一发子弹,表达的是自己的态度,也在告诉宁哲激怒自己的代价。

    此刻桌上的子弹和煤油,分别代表了双方的底线,就像旧世界大国之间的核武,有了不一定会用,但也是在告诉对方,把我逼急眼了,真特么干你丫的!

    或许在大多数人看来,鲍文光的这种没开枪的行为是怂了,但实际上,这就是他多年磨砺出来的城府,有句话叫做人老奸马老滑,鲍文光今天叫宁哲过来,只是想用自己的威慑力去跟宁哲聊聊,想利用心理压力让对方退让,即便宁哲不作出让步的话,他也不可能让矛盾发生在自己的公司里,因为他就算真想收拾宁哲,也有的是在背后捅咕的机会,完全没必要把自己给搭在里边。

    宁哲之所以赶来跟鲍文光见面,也是因为他猜到了这一点,在前往鲍文光的公司之前,他就已经让曹兴龙和林豹把鲍文光的底细摸清楚了,这个老混子前不久刚在训诫所放出来,如今正在起步阶段,所以他对于利益的追求,无疑是十分贪婪的,但同样的他也会因为之前的经历而变得相当谨慎,不过对于这种靠刀头舔血起家的人,宁哲也不敢笃定的认为鲍文光在盛怒之下,会不会铤而走险对自己动手,所以随身携带的一瓶煤油,就是他的底气。

    宁哲其实并不知道鲍文光的赌场设立在了什么地方,不过他知道赌场的利润绝对要比黎胖子的分拣厂更加雄厚,而且是真正属于鲍文光手里的产业,他如果不傻,肯定不会冒着牺牲已经成型的赌场这个风险,去明抢宁哲手里那个还不知道可不可以啃下来的分拣厂。

    果然,鲍文光在看见桌上的一瓶煤油之后,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向宁哲的目光中出现了攻击性:“宁哲,你送给我的这份礼物,有点沉重啊。”

    “重吗?”宁哲迎着鲍文光的目光,笑呵呵的拿起了桌上的一枚子弹:“鲍总你送给我的这份礼物,我拿起来也有点吃力啊。”

    “外四区天寒,少走夜路。”鲍文光意有所指的扔下一句话,抽出几张纸巾按在了脖子的伤口上:“大国,替我送客!”

    刚刚被上官啸虎闷了一拳的中年此刻一只眼睛已经封上了,见鲍文光开口,面色阴沉的看向了宁哲:“两位,请吧!”

    “踏踏!”

    宁哲见鲍文光下达了逐客令,并没有继续停留,步伐从容的穿过现场怒目而视的十几个人,向门口的位置走去。

    “嘭!”

    上官啸虎见门口的一个青年挡在那不动,一把将对方推开,给宁哲把路让了出来。

    直到两人离去,大国才忍着脸上的肿胀,狠狠磨牙道:“大哥,咱们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赌场今晚就营业了,大喜的日子,不适宜见血!”鲍文光看着桌上的一小瓶煤油,沉默数秒后,轻声开口道:“你去一趟北区易州镇,把师佐叫回来!”

    大国听见这个名字,顿时一愣:“大哥,为了对付宁哲这么一个小崽子,让大佐出马,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我叫大佐回来,不是为了对付宁哲,而是让他镇场子的,咱们的赌场开业,南区这边原本走蓝道的那些人肯定会不高兴,我现在已经没有原来的统治力了,有些事不得不防。”鲍文光挪开手掌,看着纸巾上殷红的血液,目光复杂,让人看不懂他在想些什么。

    ……

    宁哲离开文光公司以后,并没有急于远去,而是大大方方的站在公司门前,准备等出租车。

    “大哥,这个鲍文光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之前阿龙、阿豹说他当初是南区这边最凶狠的大哥,但是真见面之后,我发现他也就是那么回事!”上官啸虎站在宁哲身边,对于鲍文光充满蔑视:“我感觉他的气场,都不如当初的孙军。”

    “得势狸猫凶似虎,落配的凤凰不如鸡,人在不同的境遇下,气惩心态肯定是会产生变化的,别说一个鲍文光,就算是裴氏财阀的家主,如果混到一无所有的那一天,把他扔到城外的流民区去,恐怕外面的流民都敢打他嘴巴子,所谓的社会地位,都是得有相应的实力作为支撑的。”宁哲转身看了一眼文光公司的牌匾:“鲍文光能够在混乱的外四区成为一代枭雄,绝对不是出于偶然,所以对付他这种人,咱们不能轻视,还是得防着他点。”

    “你是觉得他会报复咱们?”上官啸虎思考了一下:“刚刚他身边有那么多人,都没敢把咱们怎么样,这还有什么好怕的?”

    “鲍文光出事之后,相当于已经从云端跌落在泥潭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什么大人物踩他一脚,他肯定不敢吭声,但是他在往外爬的时候,绝对不会允许谁都踩在他的头上!你觉得咱们是什么大人物吗?”宁哲莞尔一笑:“这就像你在野外遇见老虎要咬你,你或许会躲,但如果想咬你的是蚊子,你一定会拍死他!”

    上官啸虎目露凶光:“老虎咋了!老虎如果想咬我!我一样给它掰成三角!”

    “可是世界上的人,并非谁都会像你这么勇,更不会跟你一样肆无忌惮!”宁哲说话间,伸手拦下了一台出租车,还没等上车,兜里的手机便响起铃声,宁哲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随后轻轻蹙起了眉头,他用了手机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一长串的电话号码,连屏幕都已经装不下了,而且数字也排列的乱七八糟,毫无规则。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