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烈属与暴徒,怪异的合作

作品:浩劫余生253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12 08:32:15   阅读:35.08%

    宁哲带着上官啸虎离开之后,两个人直接撤出了村子,在黎胖子的接应下乘车远去。

    漆黑一片的道路上,除了喇叭不响,剩下哪都叮当响的货车一路颠簸,宁哲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用手电为车内提供着照明,通过刺雷上面喷涂的介绍,已经弄清楚了这件武器的使用方法,也由此确定了尹兴腾就是那个接应劫匪的垃圾车司机,否则民间是不会拥有这种兵工厂出来的制式武器的,遗憾的是宁哲并未因此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武器装备,就只拿到了这么一根在军中被戏称为“一戳没”的刺雷。

    那个跟刺雷一起被拿出来的铁盒子,也在上官啸虎的拆解下被轻松打开,里面都是尹兴腾的私人物品,不过其中的内容倒是让宁哲很意外。

    这个铁盒子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照片,全都是一个穿着裴氏军装的男人跟尹兴腾的合照,从尹兴腾四五岁起,一直到十五六岁,几乎每年都有,而且男人的军衔也从列兵升为了营长,这些照片上都用针刻上了日期,每年都是五月二十二日,除了这些照片之外,下面还有一张居民证和一本烈属证,核对一下日期,五月二十二日,是尹兴腾的生日。

    照片上的男人叫做尹国攀,是尹兴腾的父亲,曾服役于自由联邦武装护卫部队裴氏第三集团军第九步战师第一团,后来因公牺牲,这个盒子里面,还有一张高中的休学证明,上面的时间跟尹兴腾领到烈属证的日期相隔不久。

    宁哲之前听林豹对他说过,各大财阀对烈属的待遇都是不错的,每个烈属都能按月领到一笔由资金和粮食组成的生活保障物资,按理说尹兴腾不该过得这么惨才对,但宁哲转念一想,他进要塞混了这么久,至今都买不起一台垃圾车,而尹兴腾当初买那台车的时候,至少得也得十几万,估计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尹国攀的抚恤金。

    越看这些东西,宁哲越觉得奇怪。

    尹兴腾明明是一个父亲因为效忠裴氏而牺牲的军烈遗孤,如今为什么会跟一群抢劫裴氏车队的暴徒混在一起?

    是被人挟持,是为了利益,还是出于其他原因?

    此刻的宁哲并不知道尹兴腾已经为了掩护那伙劫匪而选择了自我牺牲,拿起尹兴腾的休学证明看了一下,他退学的原因是因为患上了抑郁症,宁哲没见过得这种病的人,不过在书里看见过对于这种病的介绍,这种才称精神感冒,属于常见的心理疾病,以情感低落、思维迟缓、以及言语动作减少为典型症状,抑郁症严重困扰患者的生活和工作,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自杀率极高。

    而尹兴腾的抑郁症更严重一些,是躁狂抑郁症,也就是说,他曾在很短的时间内性格大变,一度变得暴躁无比,不过在宁哲的印象里,尹兴腾始终是那种沉默寡言,文质彬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形象,他很难想象出尹兴腾曾经暴躁时的模样。

    宁哲对于要塞人的勾心斗角并不怎么感兴趣,即便他如今已经有了要塞的身份,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并非是要塞人,要塞也不会真正的接纳他,至于那些劫匪为什么要抢劫车队,吕氏拿到武器要干什么,他同样没有兴趣探究,他进入要塞的目的始终很明确,让自己身边的人过上好日子,不管他们是在城内还是城外。

    这时候,曹兴龙也掏出了一叠染血的零散现金递给了宁哲:“哲哥,之前你让我去中枪那些人身上找武器,但是等我过去的时候,发现他们身上的武器都被人给拿走了,只剩下这些现金。”

    “这钱你们分了吧。”宁哲随意的摆了下手,随后看向了其中的一张卡片:“这是什么?”

    “就是一张普通的名片,跟这些钱放在一起,是一家按摩店的。”曹兴龙随口作答:“那个人留着名片,应该是为了找眼儿方便吧!”

    “春丽按摩院。”宁哲看了一眼卡片上位于南城区的地址,眯起眼睛陷入了沉思。

    ……

    众人离开茅村之后,就开始向分拣厂返程,宁哲也在途中接到了张舵的电话:“我们这边已经确认了劫匪的身份,你的消息是准确的,剩下的一万块尾款,我会尽快找人给你送过去。”

    “没问题。”宁哲一口应下,想了想继续问道:“你们怎么样,找到那些人劫来的武器了吗?”

    “没有。”张舵并没有隐瞒这件事情的真相:“那些劫匪太狡猾了,他们在尹兴腾家里挖了地道,通向了三十米外的地方,等我们找到地道出口的时候,这些人早就跑没影了,我推断他们把武器藏在了其他地方,那里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窝点而已,即便存有武器也不会太多,而且全都被他们在撤离时带走了。”

    “那还真是可惜。”宁哲听闻尹兴腾家中压根就没有武器,也有些无语,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这半宿几乎就白蹲了,转语道:“接下来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们不能在非治安区逗留太久,得连夜返回行政区!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就继续帮我查找一下那些劫匪的线索吧,虽然我们今晚的行动失败了,但不意味着计划终结,那批武器仍旧还在那伙人的手里,只要能够找到他们,我们就可以重新部署新的计划。”张舵也知道宁哲想要继续查这个线索不太容易,并没把话说死:“这件任务不是强制性的,想不想做全凭你的心情,但如果你真能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我尽力而为。”宁哲跟张舵一样,对于那伙劫匪手里的武器装备也十分眼馋,他是一个崇拜力量的人,更知道热武器可以给他带来什么样的保护,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其实也很想挖出那伙人的下落,但是经过今天晚上的事,他感觉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了。

    ……

    这天晚上,宁哲虽然没能如愿得到武器,但也在张舵手里赚到了两万块钱,这已经是一个要塞里普通人一年的收入,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分拣厂那边如今还处在烧钱的阶段,所以手里拥有强大的现金流,对于他而言还是相当重要的。

    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黎胖子已经开车拐到了分拣厂前面的主街道上,看着路边的指示牌,已经困得有些睁不开眼的黎胖子打了个呵欠,此刻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可以回到房间里蒙头大睡。

    与此同时,分拣厂漆黑一片的办公室内。

    “兹拉!”

    一个放在桌上的对讲机忽然亮起红灯,接着便是一道男声伴随着电流声传出:“佐哥,我这里是街口的暗哨!我们已经看见黎东发的那台货车了,他们正在前往分拣厂,预计三分钟内就可以进院子!”

    “刷!”

    斜靠在沙发上小憩的师佐闻言,瞬间睁开了眼睛。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