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深夜传出的巨响

作品:浩劫余生284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25 08:39:29   阅读:39.36%

    自从当初发现师佐是一个魔种之后,宁哲在针对鲍文光的这件事情上,就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利用吕氏的力量消灭鲍文光,然后再借用师佐跟氧气公司进行捆绑,这么一来,不仅可以借力对垃圾分拣行业进行垄断,同时跟氧气公司处于敌对状态的星火肯定会找到他,按照星火组织那庞大的情报网来看,他们肯定更倾向于说服同为魔种的宁哲做他们的眼线,如此一来,宁哲便可以借助星火组织的力量,去帮自己调查车队劫匪的事情,用来缓解吕氏那边带来的压力。

    宁哲这个刚刚入城不久的流民,已经在尽最大努力的去适应要塞里面的生活,他在几股大势力之间夹缝中求生存的行为,或许称不上游刃有余,但是在这种斡旋当中,他却实实在在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短短月余,他已经成功控制了西区的煤运码头,同时垄断了要塞内的垃圾分拣行业,手里的资本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进行累积。

    对于要塞内的生活,宁哲已经从最初的迷惘,逐渐有了一个自己的目标,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未来的路无外乎两条,要么咬紧牙关往上爬,能够取得足够的权势将林巡一行人接进城内,要么就攒到足够的资本,在找到秦小渝之后“衣锦还乡”,即便回到流民区,也不再去过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宁哲搞不清楚这两条路,究竟哪一个才是对他来说最为有益的,但他清楚的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了努力的改变命运,可是在这个世道里,真正能够掌控自己命运的人,又有几个呢?

    有了星火组织帮忙查找车队劫匪的下落之后,宁哲的心情就轻松了许多,虽然他不知道星火组织在要塞内的具体架构,不过对方所展现出来的消息渠道,却不止一次的震撼到他,如果连星火的人都无法查到那批劫匪的下落,恐怕宁哲就更没有这个本事了。

    自从鲍文光死后,宁哲在南城区似乎又发展成为了一个瘟神,大部分的地痞恶霸有了前车之鉴以后,都明白宁哲这个家伙不好惹,而宁哲也并未表露出自己的进攻性,每天就掌管着手头的一摊生意。

    这期间,宁哲跟张放通过几次电话,因为四阀会战的缘故,城外的物价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那些没有去工厂工作,仅依靠自己努力求生的人,活路已经越来越窄,水价、药价、粮价……所有的东西都在涨价,就连林巡他们掌控的几个娼窑都逐渐失去了生意,为了养活娼窑里的人,他们已经开始赔钱,所幸在张放的照料之下,他们已经开始转型其他的生意,目前还能做到生活无虞。

    再有两个月,就是张放年终述职的日期了,届时他就能回到要塞,而宁哲也准备在届时给张放提供一批物资和现金带出城外,这样的话,就能在极大程度上缓解林巡他们的压力,根据张放的说法,他带回去的物资都是有限额的,可以在运送物资的车辆里携带规定体积的物资,同时也能在接送他进城的那台车的后备箱里装一些东西,按照黎胖子的想法,是准备带一些城外见不到、吃不到的新鲜玩应出去,但宁哲则更倾向于城外稀缺的药品,还有易于保存的罐头和压缩食品什么的,但具体要带什么目前还不确定,因为时间还久,他们有充足的时间筹备。

    窗间过马,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是这期间星火组织那边始终没有任何消息传递回来,张舵也耐心的等待着,没有进行催促,让宁哲可以享受进城以来难得的静谧时光。

    如今码头和分拣厂的工作已经稳定了,宁哲也开始着手规划接下来的生意,他准备在外四区租一个房子开商店,这个生意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以进货价囤积一些物资,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还不知道要在城内居住多久,以后肯定得经常给林巡他们运送物资出去,所以这个商店不需要多大的面积,只要能够满足掌握进货渠道这一个条件就可以了,至于店员,宁哲也让林豹踅摸了两个比较机灵的小青年,准备到时候派他们去盯着。

    这天晚上,宁哲正听着收音机的京剧节目,坐在当天下午刚刚盖好的办公室里,烤着火炉看林豹送回来的资料,都是一些商店供货商的货物清单,还有几家商店选址的地理位置什么的。

    “哗啦!”

    正当宁哲入神的时候,房间的帘子被一把掀开,随后一道身影迈步走进了房间当中,宁哲循声望去,发现来人正是那个始终在分拣厂高价收购金属的蒙面人,这已经是两个人的第三次见面,在一周之前,这个蒙面人已经第二次给他送过现金了。

    宁哲看见对方出现,将手里的文件扣在桌上:“你有没有礼貌,每次来都不知道敲门吗?”

    蒙面人转头,看了看下午刚刚盖好,只有一个破门帘的入口:“朋友,敲门的前提,是不是应该有个门啊?”

    宁哲:“……”

    男子敞开风衣,在怀兜里掏出两万现金比划了一下:“按照约定,最近这段时间,我们拿走的金属,已经跟上次送来的钱抵扣了,这是接下来的预付款。”

    宁哲看着窗台上的现金,挑眉道:“我一直挺好奇,你们收购这么多金属,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无可奉告。”蒙面人高冷的与宁哲对视一眼,把钱放在了窗台上:“咱们之间的关系只是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嘭!”

    还没等宁哲回话,忽然有一声巨响在分拣厂院内传出,而门口的蒙面人俨然是被吓了一跳,在抽手的同时,让手背蹭在了窗台上,划出了一道流血的伤口,狼狈的模样跟刚刚表现出来的高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告辞!”

    或许是因为巨响的缘故让蒙面人感觉到警惕,也或许是因为装逼不成的尴尬,他扔下一句话,直接转身出门。

    此时宁哲也快速起身跑向了门口,之前的两次,他都在蒙面人消失以后追了出去,但每次都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而此刻他并不是为了追踪蒙面人,而是因为刚刚那声巨响,是从上官啸虎他们的住处传出来的。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