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屎壳郎遇见窜稀的

作品:浩劫余生311   作者:岐峰   更新:2021-11-26 10:43:06   阅读:43.09%

    战争,是矛盾斗争表现的最高形式与最暴力手段,在阶级社会,战争是用以解决民族、国家、阶级、政治集团之间矛盾的最高斗争形式,是政治通过暴力手段的继续,对人类的安危、民族的兴衰、国家的存亡、社会的进步与倒退会产生直接的重要影响。

    战争将长期存在于人类社会,并对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只有随着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和社会的极大进步,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的消亡,随着国家或政治集团间根本利害冲突的消失,战争才会最终失去存在的土壤和条件,退出人类历史的舞台。

    上述说法,是学者和政客做出来的总结,说的很清晰,但也很理想化。

    大千世界众生牛马,芸芸众生各尽不同,方有人间百态,世界上的人,很难做到高度的思想统一,让任何人都没有私心,更难让底层人放弃向上爬的念头,也无法让财阀放弃手中的财富和权力,与底层均分财富,放弃压榨。

    故此,所谓的自由平等与阶级消亡,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断有人提出,却永远无法实现的悖论,屠龙者终成恶龙的故事也在不断上演着,譬如当年联邦成立初期,国会最早曾定下了三平等原则:人人平等!权力平等!资源平等!

    要塞最初的建立,是为了分批次接纳流民,让联邦形成规模,逐渐统一,但是随着财阀们的崛起,阶级分化完成,事情的发展就变了味道,要塞逐渐沦为了财阀的私产,并且不再对流民开放,为了抵抗这种状况,联邦爆发了大规模的革命军起义,不过很快被镇压,财阀们也开始加速了文化割裂,开始阻断了流民区的百姓们接触文化的渠道,经过多年的操作,让他们成为了一个个思想空白,易于操控的人形机器。

    文化断层的好处,就在于科学和历史都掌握在财阀们的手里,在他们的刻意操控下,顶尖的科学技术只有财阀内部的子弟才可以学习,形成了圈子内部的技术垄断,同时对外宣传财阀对于和平的贡献,以至于那场死伤人数高达几十万的流民革命军起义,如今已经彻底成为了被人遗忘的历史。

    对于终其一生都被圈养在要塞里的居民们来说,他们所接触的知识,心中的情绪,还有逐渐形成的世界观,都是财阀给他们规划好的,他们只能了解到财阀想让他们见识到的世界,按照规划好的路线去生活,他们歌颂财阀,赞美财阀,还有人成立了教派,将要塞的城墙奉为神明,终日祈祷那城墙带给他们的安宁与祥和。

    对于要塞人都不知道的历史,宁哲自然更不可能知道,战争带给他最直观的感触,就是物价被掀到了顶峰。

    在广播里宣布琼岭战场打响了第一枪之后,下面商店和粮油店的负责人就来请示,说店铺外面排起了长队,甚至还有行政区的人开着货车过来,说要把店里的东西全买了,宁哲站在分拣厂门外,看着远处各种店铺都在排队抢购的画面,当即宣布两家店铺全部关闭。

    虽然新闻、广播还有街上的宣传车都在提醒民众不要恐慌,但还是无法阻挡众人囤积物资的行为,宁哲是真正在流民区挨过饿的人,他不管裴氏能否维持要塞的正常运转,但是却明白自己多存些粮食,肯定是没错的。

    受到抢购潮的影响,这天的垃圾运输业务也变得缓慢,因为行政区那边的人也在囤积物资,多处路段发生了拥堵,汽车剐蹭后又形成了交通事故,让拥堵加剧,交通司无奈进行了道路管制,大型车辆一律不许上街。

    对于交通管制的事情,黎胖子颇有微词,因为分拣厂每耽误一天,就意味着他们少赚一天钱,对于出门没捡到钱都算赔的黎胖子来说,这种事是无比肉疼的,宁哲对此倒是无所谓,难得可以休息一天,还掏出了二百块钱,让林豹出去买了一些青菜,准备中午吃个火锅,大家小聚一下。

    就在几人蹲在食堂门口生炭、摘菜的时候,黎胖子也正好路过,看见屋内桌上摆的几盘肉,眼睛都快绿了:“不是,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啊?今天的物价涨得这么厉害!什么东西都在抢购,你们怎么还买上青菜和肉了!这肉还不是蛋白肉?这得花多少钱啊?”

    “咱们忙碌了这么久,赚钱不就是为了让自己生活的好点么,难道还能因为外面打仗,咱们的日子就不过了?”宁哲对此不以为然:“最近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忙着码头和厂子的事情,好不容易得闲了,聚一下也正常!”

    “你们真是不摸锅底手不黑,不拿油瓶手不腻,不当家不知盐米贵,不出门不晓路难行啊!”黎胖子一提到钱,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俗话说得好,兜里装钱多,谁看你都是好大哥!兜里钱要少,连老婆都得跟人跑!你们这吃一顿火锅,服装厂那边就相当于屎壳郎遇见窜稀的,半天白干了!”

    上官啸虎思考了一下:“屎壳郎我知道,那不是个车吗?”

    “你给我滚犊子,什么屎壳郎,人家那车叫甲壳虫!”宁哲看见曹兴龙已经把助听器都摘下去了,斜眼看向了黎胖子:“行了,一顿饭吃不垮咱们!你别在那叨逼叨了,过来摘菜!”

    “金山银山也架不住坐吃山空啊!”黎胖子撇嘴蹲在了一边,无比心疼的拿起了一捆蔬菜:“哎呀,这菜是谁买的啊,买菜的时候,怎么不把泥土给弄掉呢!这不都是钱吗?”

    “铃铃铃!”

    就在黎胖子抱怨的时候,林豹的手机随即响起铃声,他看见有电话打来,如释重负的躲到了一边,但是刚聊几句,脸色就随即一变,对着宁哲开口道:“哲哥,不好了!粮店那边来电话,有人要抢咱们的粮食!”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