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重返南州

作品:九天星辰诀663   作者:黄昏风雨楼   更新:2022-07-27 08:48:25   阅读:100.00%

    三藐仙姑这才轻轻点头,好像是自言自语道:“我素性寡淡,自幼便喜欢清净,而不喜热闹,一场灭门大祸也未能改变这种性子。后来独自一个上了三藐山清修,往往十几年间都见不到一个生人,说不上几句话,日日相伴者,唯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之属,我也安之若素,毫不觉得苦闷。”

    “直到那年将近结婴之期,我才忽然发觉:身旁竟无一个可为我护、法之人。不得已我只能潜入地底深处,藏在那里偷偷地结婴……”

    周星辰插话道:“就这般深藏于地底之下,后来还是被我与姜国七王子打扰了!”

    三藐仙姑没理会他,自顾说道:“结婴之后,终于了却了一件大事,我心头忽然空落落的,这才觉得自己在三藐山上住得实在太久了,已忘记是600年还是800年……”

    “从前我的修为低浅,恐惧这世间的恶人太多,根本不敢下山到世俗间走动,甚至连想一想都觉可怕。如今我已结婴,再也不惧那些仇家、恶人来欺负了,或许是静极思动吧,便答应了你师尊乐潇先生的请托,前往兖州助你。”

    “事后想来,一来是乐潇先生的面子,我要还他人情,二来其实我自己也很想下山走动一番,免得日日枯坐洞中,身上落满了尘土……可是我又嫌世人太过吵闹了。”

    “嗯,你这河图就挺不错的,有元气可助修炼,又有许多独立的小空间,根本不会被打扰。你如今又栽种了许多灵果、灵草,日后再放养一些小妖兽,用不了几年,这张河图就会变成一处洞天福地。在这里住着当真很不错,周星辰,能吗?”

    “能能能,”周星辰忙不迭答应,“你也一般,爱住多久就住多久。有你与我师姐作伴再好不过了,我早就觉得你们两位的性子其实差不多。”

    三藐仙姑神色淡淡地点头,与纪明月相视而笑。

    周星辰没说错,这两位女修的性子的确十分接近:都爱清净,不喜过多与人打交道,心思单纯,有点儿天真。但比较起来,还是三藐仙姑更遗世独立一些。

    纪明月打小便吃了不少苦头,又在天下会里做过十几年杀手,她对人世间的种种欺诈、搏杀并不陌生,对世情、人事其实了解甚深。

    三藐仙姑一出生便是大相国府的贵女,后来惨遭灭门,但她很快便被星月国的大人物所救,直接上了三藐山潜修,其间600年还是800年一直不曾下山。她生平所经历的人事极少,虽然修为高得惊人,其实心地比起灵素、龙天依这样的小女修来要简单得多。

    对于纪明月、三藐常住九曲长河图之事,周星辰自是求之不得,有了这两位厉害人物做帮手,整个大陆还有何处不可去的?此外他还会叮嘱许沁梅、灵素、雪燕等日后多向两位女流大高手请教,这样的便宜师傅上哪寻去?

    几个时辰后,真龙之角飞出了中州,周星辰把神识一探,见下方是一个三岔路口,三条大道各自通往中州、青州与南州,忙让陆麒麟停下云头,叫过虎尊者叮嘱道:“此去聚铁山不远了,虎兄可回山一趟,我这里有十束元气,你可代我献与梅师叔。”

    虎尊者却吭哧吭哧的半天不接话,显然是不想回聚铁山去。深山苦修何等的寂寥,怎及得跟随周星辰南征北战来得精彩、痛快、自在?

    周星辰笑着安慰道:“又不是让虎兄一去不回了,不过是托你代我问候梅师叔略表孝心而已。等我自南州返回时,还会亲自上山去看望梅师叔的,那时虎兄又可随我出来玩耍了。”

    虎尊者忸怩一阵,终于开口道:“兄弟你有所不知,老主人治家一向严厉得紧,只怕你虎兄我这一回去便再也出不来了。”

    “哈哈哈,虎兄你多虑了!”周星辰大笑道,“南州事了后,我还要回去镇魔谷与那些魔尊、魔主们厮杀,此后极可能要去魔海边走一遭,一路上多少大凶险,有多少魔尊、魔主级别的大对头等着我,怎少得了虎兄这个帮手呢?你放心,但凡我开口了,梅师叔定不会拘住你不放的,他若果真不肯放你,我自会去与他老人家分说。”

    “兄弟你说话算数?”

    “算数,算数!”周星辰满口应承,想了一想,又交代道:“虎兄你再代我跑一趟青州罢,这里另有十束元气,是我特地孝敬给韩王爷的。此外你顺路去瞧瞧我的小周庄,看看故人可还安好。”

    虎尊者得了他的承诺,终于裂开大嘴笑了,接过元气珍而藏之,转身便走。老猿阿洪苦着一张丑脸紧紧跟随。

    周星辰随口安慰道:“阿洪莫要担心,下回虎兄出来时仍会带着你的。你离进阶八级已不远了,到时自然少不得我河图里的元气相助。”

    这老猿听了感激莫名,恭恭敬敬地拜谢了他。

    送别虎尊者,真龙之角便拐进了南州地界,不久望见一处大湖泊,浩浩渺渺的湖水里点缀着小岛无数,正是愁湖。

    重回南州,周星辰胸中有些感慨:他是起家于青州,而后成名于南州的。

    在青州时他虽名气不小,毕竟只是个炼气期修为,怎么也难翻起大浪来,在那些真正的大佬眼中,他不过是个有些天赋、有些气运、又爱胡闹的小子罢了。

    可到了南州后,他先是与晏司何归四家最大的地方势力争斗,闹得一州不宁,随后历经蓝河谷大战、双龙会、大闹天月州、驰援龙泉关、逼迫姜人签下十年不战的盟约,这一桩桩一件件,终于奠定了他“南州活祖宗”的名头。

    借着南州之战取得大胜的威势,他又把晏司何归四家与天月门的高层彻底清洗了一遍,如今这两方大势力的主事人都与他交情匪浅,是真真正正的“自家人”。

    今日之南州已彻底成了他的后花园,他在南州说的话比在青州时更加好使!

    当然,这都是世人皆知的事儿,他在南州几年最大的收获可还不是这些。

本站推荐